【东方诗苑?特约】商野‖遥忆故乡民权,大雪纷飞的冬天


虔诚遥望:收割之后的民权沃野,黄河冲积的豫东大平原上,辽远而空旷;神似孕妇产后的端静和安详。
星罗棋布的田垄,播种不久的麦苗儿,一排排挺立,初探新绿的剑戟。
大面积的冷风窥伺着,正打渺远的漠北、旋转吹来;御寒的棉衣,一夜之间裹上身躯。
锁定生命的途程,打量着,忙里偷闲的乡亲。从地面拔高的云朵,万马梦游,蔚然、升腾在整个大气层中。
眨眼的功夫,云层就变幻万千,显得越发慵懒、灰暗起来。
不易觉察的温度,开始变得不太友善,骤然下降了。
棉絮似的游云,开始散放剔透的水晶之光。冰晶悬空奋起,相互碰撞、黏连,重新凝华、冻结之后;乘势挣脱了束缚——层层空气,制造的浮阻之力。
在无人醒来的深夜,簌簌香飘直下,投入大地的怀抱。而倚在门框上的老母亲,更是高举温热的双手,迎接在他乡,迷失四季的娇儿。
刚开始飘落下的雪花,因吸收了地表的热量,随即融化为了雪水。等到了傍晚,温度再度继续下降,雪花在地面就会累积起来,一层结一层的雪语,抒写着对大地母亲久违的眷恋。
尤其到了后半夜,雪越积越厚;轻轻踩上去,雪与水凝结成的冰渣,脚下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即便连动物都休眠的寒冬腊月,家乡勤劳善良的农人们,依然不肯闲下来。
在祖传的老堂屋,用槐树疙瘩、生一堆旺火;一家人乐呵呵的,围坐起来、剥花生。
或者是心血来潮了,让男人去落雪的蛮地里,追寻野兔、野鸡去,好给全家人奉上,一顿美滋滋的大餐。
这时调皮、好动的小孩儿,一旦看到外面闪亮的雪花,是最不能闷在屋里的。随性而来,穿上大头棉鞋、戴上火车头帽子,呼朋唤友。
童伴们陆续从各自的家里,聚在打麦子的场地里或村头的旷野上,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银光闪闪的天地间,玩弄出了、各式各样的小心思,彰显着、创意百出的雪景。三里五村的童伴打小相熟,大家在雪地上,玩得真是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就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
不知是谁家的母亲,大街小巷,扯起粗粗的嗓门、高喊着,自家孩儿的乳名。远远听见了,娘亲们:喊儿的沙哑声,传向整个飘雪的天空;顿然震落了,满枝头松散的、塔状型的积雪。

一直以来,我私心认为:唯有落雪的冬天,才称得上真正的冬天。
每当,漫天飘雪的时候,我皆会独自一人,走向民权村庄的麦地里、走向古老大平原深处的旷野上。慢慢悠悠,踩着厚厚的积雪,铺成白地毯上。头顶着,大片大片的雪花,绘就着锦绣山河,一幕幕素锦的帐篷。
好像,从开天辟地的有生以来,先民们就这般从心所欲的走着、走着!
——噢,这时我也察觉到:自己不是游走在浊世的红尘、人间。俨然,像庄周梦蝶一样、快乐逍遥;身处,明洁的天界、仙境?!




商野,原名李运帮(邦),曾用笔名商民,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庄子故里人,贵州大学美学研究生毕业,80后诗歌创作者,现栖居于贵阳小车河畔,系商丘市诗词楹联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庄周文艺》《夜郎文学》《北湖诗刊》《江西散文诗》《贵州日报》《贵州干部教育报》《散文诗》《诗林》等期刊、杂志,并入选过多种文学选本,出版有诗文选集《生命在平原与高原之间暗燃》。
东方
诗苑
往期回顾
【东方诗苑?特约】朱光伟‖寻找雪地上的字(外三首)
【东方诗苑?特约】商野‖醉美的童年歌谣(散文诗)
【东方诗苑?有约】刘智永‖笔墨纸(三行诗)——写在全国高考之际
【东方诗苑?有约】徐世海‖归燕(外九首)
【东方诗苑?有约】谭目亚‖我的六一(外二首)
【东方诗苑?有约】孙建中‖移植,夹巷那棵树(外三首)
【东方诗苑?特约】朱光伟‖桃花岛(外三首)
【东方诗苑?特约】朱光伟‖残雪是最后的温度(外三首)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5首或诗评、诗论、散文、小小说等作品一篇,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和作者近照1-2张。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酬发放】本平台所发作品5日内赞赏款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10元以下(含10元)和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将于15日内以红包形式发送给作者,投稿后请及时添加总编微信(13781647269)。
【关注平台】打开微信,搜索“东方诗苑”全拼(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