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裁员千人称对公司业务几无影响

刹车调整,或许也只是一个开始
继自建工厂“流产”、ES8多起自燃、全国大面积召回等风波后,蔚来还要裁员1200多人。种种迹象表明,在当下的汽车市场,想要在公司安静的做一个员工,已经不行了。优胜劣汰,现在只是开始。
8月22日,蔚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发表内部信,宣布蔚来将继续裁员1200人,到9月底保留7500人。尽管李斌在内部信中表示,此次人员调整会影响不少同事,但在李斌看来,这些员工的离去,对公司核心业务部门几无影响,反而会使运营更加高效。“本次减员是为了优化、提升运营效果,更为了迎接车市寒冬储蓄资本。”在8月16日举办的“2019新能源消费论坛”上,李斌表示,2019年以前,蔚来汽车的主要工作是尽快推出车型、再交付用户。从今年开始,蔚来汽车将主要聚焦公司的经济运营,提升运营效率,研发下一代产品,所以蔚来汽车需要为此做出调整。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裁员、抛售FE车队、暂停自建工厂计划等一系列动作都表明,蔚来汽车资金方面正面临巨大压力。而在新能源补贴退坡以及蔚来ES8多起自燃事故的多重影响下,蔚来更是四面楚歌。“冬天,已经提前来临。”裁员过冬据蔚来汽车上市招股书及企业年报显示,2016、2017、2018年蔚来的亏损分别25.73亿元、50.21亿元、96.3亿元。而2019年第一季度,蔚来亏损金额已达26.24亿元,截止2019年3月,蔚来亏损总额已接近200亿元。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经在2017年发微博感慨:“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确实,曾被媒体评为“最不差钱”的蔚来,如今也缺钱了。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蔚来在北京办公业务全部撤回到上海总部,人员也进行了“高效化”调整。而蔚来北美总部除了大量离职的高管以外,超过10%的普通员工被裁,同时关闭旧金山办公室。蔚来汽车发言人表示:“经过四年的快速发展,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全球性的组织。然而,快速发展也带来了诸如职能部门重复、工作任务下达不清、工作职责不明确以及某些员工工作能力不匹配等问题,我们希望通过今年优化管理效率来解决这些问题。”蔚来财报显示,蔚来员工人均人工成本超过50万元,其中研发人员人均人工成本超过80万元。人力成本之高,也成了裁员的重要因素之一。与此同时,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蔚来放弃了自建工厂计划,延续了与江淮的代工合作。而蔚来斥巨资打造的FE赛车队也规划在了缩减成本之中。甩掉一系列“包袱”之后,蔚来希望为过冬做好准备。事实上,不止蔚来受困于资金压力,就连运营模式已经成熟的特斯拉,成立16年仍处于亏损状态。新能源汽车成本高昂,盈利遥遥无期,已经成为新能源造车企业们面临的常态。而资本市场远比汽车市场更加现实,在蔚来汽车的持续亏损下,截至目前,蔚来市值已经跌至34亿美元,相比最高峰时的120亿美元,大约只剩下四分之一。祸不单行尽管已交付了约1.86万辆ES8和1073辆ES6,但李斌坦言,“在蔚来还没有将车交付用户之前,自己感觉日子过得还好,交付之后,每天都焦头烂额。”实际上,这已经是李斌第二次“出乎意料”了。第一次,则是对生产能力预估不足而导致的延迟交付。彼时,李斌自嘲当初夸下的海口是“自取其辱”。而现实,远比想象中残酷。这种残酷在越来越大的交付量中愈演愈烈。由于使用的动力电池包存在安全隐患,今年以来,蔚来汽车发生了多起自燃事故。不仅使蔚来在用户心中的品牌形象大打折扣,也引发了老车主对ES8驾驶安全体验的担忧。为此,6月底,蔚来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备案召回计划,紧急召回市场上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ES8共4803辆,占据2018年整体交付量的42.3%。而随后,蔚来汽车最新披露《2019年7月的月度交付更新》公告显示,蔚来汽车7月交付837辆汽车。这一数据相比上半年月均1200辆的成绩,跌幅达30%以上。整体来看,蔚来前7月累计交付9044辆,与去年订下的“2019年交付4万辆”年度目标相差甚远,完成度不足25%。更重要的是,在车市下行以及补贴退坡的两大环境因素下,蔚来面临的挑战则更加严峻。不过,也正是这些困难,似乎让蔚来更加回归理性。从过去的蒙眼狂奔、过度营销转向专注产品、将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正如李斌所言,“其实,我觉得补贴退坡对整个电动汽车来说并不是一个末日,反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在逆境之中,蔚来已经开始改变和调整。此外,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经历了势如破竹的增长,已经进入到了分水岭的阶段,在这个赛道上,蔚来的刹车调整,或许也只是一个开始。
值班编辑:张茹
推荐阅读

中国结婚率创近10年来新低,“结不结婚,自己说了算”
15万包裹被销毁仅赔300元,顾客痛哭,德邦:拿清单
安徽一中学“八名考生集体放弃清华北大”,校长为他们骄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