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被要求30日内完成高管重组 现金流压力大

4月16日,美国对中兴通讯重启制裁,迄今已近两个月,期间中兴通讯仍然向7万余员工正常发放工资,这一项的支出每个月近40亿人民币,如今天价罚单缴纳在即,中兴现金流压力可想而知。

《财经》记者 周源/文 谢丽容/编辑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中兴通讯(000063.SZ)于6月11日对内发布一则红头文件,称已经成立一个新和解协议执行小组,主要负责30天内完成中兴通讯董事会与高管层的重组。
美国时间6月7日,美商务部网站公布与中兴通讯达成的新和解协议。协议显示,除了再缴纳10亿美元的罚款和4亿美元的保证金(保证金由第三方代管)之外,中兴通讯还被要求必须在30日内更换全部董事会与高级管理层。美商务部还将向中兴通讯开出一份新的为期十年的限制令。
中兴通讯新和解协议执行小组由申楠、曹巍、李广勇三人组成。其中,申楠负责统领工作,全面推动公司执行协议;曹巍负责重组董事会,她也是中兴通讯董事会董秘;李广勇负责部分高管的解职。
图1:中兴通讯董事会名单
来源:中兴官网
图2: 中兴高管名单
来源:中兴官网
目前已经被爆出解除职务的高管有两位:中兴前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徐慧俊,以及负责运营的前高级副总裁黄达斌。知情人士称,徐慧俊和黄达斌曾代表中兴负责和美商务部沟通合规执行层面的相关事务。
非执行董事田东方则被任命为中兴通讯新党委书记。田东方此前亦任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771所)所长,中兴通讯创始人兼前董事长侯为贵也出身于771所。
但对此时的中兴通讯而言,比起董事会与高管重组更棘手的是资金上的压力。
美商务部是在美国时间4月16日激活对中兴通讯的限制令,之后中兴各生产线陆续停产,迄今仍未复工。根据新和解协议,只有等中兴支付完总额为10亿美元罚款和4亿保证金之后,美国商务部才能解除禁止中兴与美国公司业务往来的禁令。
但在此期间,中兴通讯一直向7万余员工正常发放工资,多位中兴员工向《财经》记者预估这一项的支出每个月近40亿人民币,加上天价罚款缴纳在即,势必给中兴通讯现金流带来巨大的压力。
中兴通讯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1088亿人民币,营业成本约为750亿人民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2.2亿人民币。

大家都在看:


美朝历史时刻 |《财经》封面
关税战火弥漫G7峰会 特朗普不惧围攻一走了之
比特币黄金首遭“51%攻击”,可能动摇数字货币世界的根基
中兴生存代价既定,中美多维博弈的下一子是高通吗?
漩涡中的大连港:罕见的审计报告、内部董事的反对票、合作方诉讼


责编 | 黄姝静 shujinghuang@caijing.com.cn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申请并获取授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