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补短板”或在明年发力 更大范围减税势在必行

主持人杜雨萌
12月1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重要议题之一是分析研究2019年经济工作。从此次会议传达出的信号来看,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或成为明年的重点工作内容。

■本报记者 包兴安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13日召开的会议指出,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专家认为,这意味着明年将发力制造业“补短板”,加快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
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相比上个月反弹0.2个百分点至5.9%,这是自9月份以来连续第3个月反弹。制造业投资依然维持着从4月份以来的改善势头,前11个月同比增速上升0.4个百分点至9.5%。
“鉴于在固定资产投资三驾马车中,制造业投资权重高于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因此制造业投资走强对稳定固定资产投资整体增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明年带动制造业投资增长的推手和领先指标——企业盈利增长持续放缓,预计会对制造业形成明显拖累。
章俊认为,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未来政策重心会从“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转向“补短板”,从中长期角度来看,用制造业“补短板”来推动中国经济升级转型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但考虑到明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自身加大资本开支的意愿和能力会有所下降,政府可能会在信贷、财税以及产业政策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从而推动高新科技研发和高端装备制造方面的加大。
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从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深化增值税改革,制造业减税规模排在首位。5月份至10月份,制造业累计减税户数246万户,实现净减税714.5亿元,占税率降低带来总减税金额的39.8%。按照国务院的部署,今年对国家重点鼓励的装备制造等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中的企业实施留抵退税,累计退还1148亿元,其中,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享受留抵退税1061亿元,占92%。
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制造业投资与民营企业信心密切相关。今年民营企业运行难度较大,一方面与经济下行、融资环境收紧的背景下,企业利润回落、成本上升有关;另一方面,去杠杆、去产能、加强环保与规范税负缴纳等政策调整,对于民营经济的影响更为显著。当前决策层已经表态强化民企地位、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给予民营经济宽松的政策空间和资金支持等,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仍会延续这一政策方向。
沈建光表示,考虑到中国货币政策有效性已降低,明年积极财政政策应发挥更大作用,真正体现“积极”,预计2019年财政赤字率目标会进一步上调至3%,更大范围的减税也势在必行。近一段时间,决策层对于减税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围绕如何加大减税力度、切实降低企业税负、降低社保费率、降低行政性收费等方面给出更多部署。

多层面改革与开放定调 资本市场将扮演重要角色

■本报记者 左永刚
12月1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了2019年经济工作,其中强调要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
2019年将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着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工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提振市场信心。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是要理顺市场与政府的关系,目的是尽快完善我国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从目前来看,还需要在多方面继续发力。
具体来看,卞永祖认为,一是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政商之间要建立“亲、清”的政商关系。政府要加大简政放权的力度,不仅要让企业办事清楚、便捷,也要在企业遇到困难的时候,尽力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提供实实在在的帮扶。
二是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我国已经连续多年是世界上申请专利最多的国家,创新已经成为经济发展、企业转型的主要动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将会激发企业创新的热情,也是提高我国经济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
三是继续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资管新规等一系列新法规的实施,加强了对金融产品监管的穿透性,减低了金融风险的发生。不过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下一步应该加大金融机制的改革力度,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创新金融监管方式,丰富金融产品,让更多的资金流入实体经济,避免资金在金融体系内空转。
四是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以及供给侧改革,创新农村金融,消除城乡二元体制,这也是两个百年目标和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
经过40年的对外开放,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中的重要一极,是全球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我国需要通过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提升经济的全球竞争力和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
卞永祖认为,未来需要扩大对外开放领域,尤其是金融领域的开放,需要加快自贸区建设尤其是海南自贸区的建设步伐,加强负面清单管理,提高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今年出台了一系列加快金融对外开放的措施,需要加大落实力度,引入境外知名企业,不仅可以激活国内企业的活力,更可以借鉴他们的经验。
“同时,也要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提高国际化运营能力。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下,同沿线各国加快建设‘一带一路’,提高互联互通的水平,实现优势互补,这将会提高沿线各国的经济活力和抵御经济风险能力。”卞永祖强调。
谈及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时,卞永祖认为,建立强大、有全球竞争力的资本市场是解决我国融资结构不平衡、提高金融服务实体能力的重要手段,也是加快建立金融强国的主要内容。
“我国需要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卞永祖认为,这包括多方面的改革和开放。一是完善资本市场相关法律法规,以保障现代资本市场体系快速发展。二是加快推进科创板建设步伐。三是加快与其他国家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加大对外开放力度。

第二届新时代资本论坛即将举行

第二届中国证券市场金骏马奖评选标准和流程
2018全球私募基金峰会暨“金骏马”评奖即将启动

金融1号院
讲述有趣+有深度的故事
芬客你好
最新鲜的Fintech资讯

价值投资新坐标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