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14年的协议纠葛初现结果,富士达一审胜诉美商森那有限

近期,富士达披露了一份涉诉公告,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公司与其客户森那有限于2004年8月7日签订的一份原属“无需实际履行”的《代理销售协议》无效,只因这份协议或许已经成为森那有限向富士达索取不合理“赔偿”的工具。

中航富士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富士达,证券代码:835640.OC)是一家从事射频同轴连接器、电缆组件等产品生产销售的新三板挂牌公司。公司股票于2016年2月3日起在股转系统挂牌转让。在公司短短两年多的挂牌历程中,极少披露涉案的公告,但是有一件糟心的事,却连累着富士达又是公告澄清,又是公告涉案,前后发布了5个公告以披露相关信息。是什么棘手的案子,让这家年营业收入高于4亿元,年净利润超千万的挂牌公司如此焦头烂额?这件事或许还得追溯到14年前的2004年……

客户需要申请贷款,双方签署无效协议

美商Senah Inc.(以下简称:森那有限)是富士达从2000年开始,基于代理关系开始合作的客户,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均针对具体销售合同签订佣金协议,或者基于购销关系签订采购销售合同进行货物销售代理的合作。
2004年8月7日,基于森那有限申请贷款等融资事项的需要,该公司的法人代表Donald Hanes 与汝文元到访富士达,向富士达总经理郭建雄提出需要业务计划方面的协助,要求与公司签订一份代理协议,以证明森那有限的业务计划有雄厚的业绩支持。当时森那有限方面宣称,该协议不需要实际履行,不是真实的协议。Donald Hanes拿出已经事先起草完毕的英文版《代理销售协议》让郭建雄签署,由于郭建雄本人不懂英语,且该协议并未准备中文翻译版本。为了避免风险,富士达方面要求再签订一份补充文件,说明上述《代理销售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于是双方于当日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书面约定“2004《代理销售协议》仅为协助SEI商业计划而签订,并没有法律效力”。
2004年的《代理销售协议》签署之后,在长达10年以上的时间内,富士达和森那有限双方从未真实履行该协议,双方仍基于单项佣金或购销合同计算并结算佣金、货款。可是,2013年事情发生了变化……

森那有限据2004年协议起诉富士达

先前森那有限向富士达提出,要求按照2004年《代理销售协议》的内容,向其支付除北美以外所有地区销售额的20%作为佣金,当然没有获得公司的认可,于是双方就此协议发生了纠纷。
2013年9月13日,森那有限以协议违约为名,针对上述2004年《代理销售协议》的内容,向美国加利福尼亚法院北区圣何塞分院(以下简称:圣何塞分院)起诉富士达,要求公司向其支付佣金150万美元及相应利息,并赔偿500万美元。
富士达于2014年11月收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安中院)转送的诉状。截至公司收到诉状时,该案依然在圣何塞分院审理过程中。鉴于当时双方已经签订了确认2004年协议无效的补充协议,公司认为该《代理销售协议》属于无效协议,因此并未应诉。
2016年6月2日,圣何塞分院作出《关于同意原告请求缺席判决的判令》的一审判决。判定富士达需支付森那有限7,687.7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29亿元(按2017年2月10日即期汇率计算),以及利息人民币1,316.23万元,合计人民币5.42亿元。
在富士达2017年3月29日的《重大诉讼事项公告》中披露了圣何塞分院的判决结果之后,某网络媒体于2016年8月8日发表了《富士达疑涉5亿巨额诉讼赔偿不披露,新三板公司信批怎么管?》一文,使得公司又不得不在8月10日发布澄清公告,对该网媒文章中的误解进行澄清。

富士达起诉2004年协议无效

既然圣何塞分院进行了缺席判决,那么富士达断无继续置之不理的道理,作为应对的办法,公司选择向西安中院起诉森那有限。2015年11月17日,西安中院受理了富士达起诉森那有限一案。公司向西安中院提出以下诉求:要求确认富士达及森那有限双方于2004年8月7日签订的《代理销售协议》无效。公司向法庭提交了9项重要证据,以期获得胜诉的结果。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森那有限一方也未出庭应诉。
与富士达早在2013年9月就通过中国司法协助程序收到圣何塞分院的诉状相似,富士达在西安中院起诉森那有限的诉状也通过法律途径转达给了森那有限。

森那有限再诉富士达,要求执行圣何塞分院判决

一不做,二不休,2017年2月21日,在圣何塞分院作出一审判决之后近9个月,森那有限向西安中院起诉公司,要求承认和执行圣何塞分院的判决结果,并要求富士达向其支付合计人民币5.42亿元。
但是2017年5月8日,森那有限因涉案的圣何塞分院判令尚未完成中国法律所认可的送达程序,故而向西安中院申请撤回2月21日提起的诉讼,西安中院经审查,同意了森那有限的撤诉申请。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森那有限要求承认及执行的圣何塞分院判令,于2017年12月29日,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送达富士达。原先公司方面还可能存在森那有限再度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执行的担心,但是截至2018年7月13日,森那有限尚未再次要求执行。
在你来我往几个回合的司法较量之后,2018年7月9日,西安中院作出民事判决书(2016)陕01民初字第6号的一审判决如下:富士达和森那有限于2004年8月7日签订的《销售管理协议》无效。上述判决并非终审结果,森那有限是否会上诉,两家公司之间长达14年的协议纠葛是否会就此终结,让我们拭目以待。但是,在这里我们不妨给国内有外销业务的公司们提个醒,商务协议不是儿戏,签字落笔应该慎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