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美元债市10月回顾

继去年10月之后,中国财政部今年10月再次发行3种期限(5年期、10年期、30年期)合计30亿美元的主权债。此次发行获得超130亿美元的认购额,其中,30年期美元主权债的发行也进一步完善了主权收益率曲线,为中国企业长期融资提供了有效的参考。10月份,共有29家中资发行人在离岸市场定价36笔美元计价债券,本金额合计138.47亿美元(相比2017年10月的156亿美元发行量缩水12%,相比2018年9月的186.48亿美元环比下降35%),其中,安徽投资集团(皖投)、北京环卫集团、四川发展、潍坊城投集团、盐城高新、恒大地产(中国恒大集团之房地产业务旗舰)、台州基投是首次发行美元计价债券。10月的首次发行人中,除恒大地产,其余全部为城投平台,推动城投美元债当月发行量达到26.91亿美元(占比19.6%)。考虑到不少城投公司近期宣布了美元债发行计划,预计城投板块的一级市场发行量将进一步增长。
10月份,房地产美元债发行量为32.06亿美元,占比23%;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恒大地产(Hengda Real Estate Group)。恒大地产3种期限合计18亿美元债券的发行收益率都超过10%,其中2年期为11%、4年期为13%、5年期为13.75%。虽然收益率远高于中国恒大集团已有债券,但在当前市况下,除许家印先生外,其他投资者的热情不高:最终订单量为23亿美元,其中10亿美元来自许家印先生。稍早前,8月20日,中国恒大集团公告,将分派2016年及2017年股息,折合每股1.287港元,按照2018年6月底许家印先生直接/间接持有的10,162,119,735股计算,许先生将获得约130亿港元分红 [约合16.6亿美元])。“预期股息将于2018年10月19日分派,”公司8月20日表示。
恒大地产新债的发行,重新定价了整个恒大美元债曲线。因恒大美元债的体量巨大(约109亿美元存量),此次发行也导致地产高收益,甚至是整个高收益板块的下跌。
不仅仅是恒大地产,当前市况下,高收益发行人(特别是低评级高收益发行人)的融资成本显著升高,具体表现为高收益率 + 短期限 + 可回售,比如:佳源国际2年NP1 – 14.053YTP,正荣地产2.25年 – 13.5%,泛海控股3年NP1.5 – 14.513%YTP,中国地产3年NCNP1.5 – 15%YTM,海航控股2年NP1 – 14.216%YTP。iBoxx USD Asia ex-Japan China High Yield的数据显示,中资高收益美元债的Annual Modified Duration已从年初的2.56降至2.03。
同时,新债的Pipeline还在增加,华尔街交易员的数据显示,10月份宣布美元债券mandate(且尚未定价)的企业包括: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省西咸新区沣西新城开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柳州东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商业银行有限公司、山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方正证券(香港)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光大新鸿基有限公司。二级市场方面,高收益板块10月表现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iBoxx USD Asia ex-Japan China High Yield指数显示,中资高收益美元债的Annual Yield从月初的9.69%急升至11.36%的全年高点,同期的Total Return Index Level从282.6跌至274.1,跌幅3%。
高收益个券风险也在发酵:兴业太阳能美元债在10月违约,Singyes 7.95 02/15/19暴跌超30pt至50s;康得新美元债因证监会的立案调查下跌约10pt;因股权转让予深圳投控,紫光集团美元债大涨2 – 7pt。除此之外,金鹰商贸、佳兆业、远景能源等名字10月都录得大幅下跌。
投资级板块相对稳定,但利差也在拓宽。iBoxx USD Asia ex-Japan China Investment Grade的数据显示,中资投资级美元债的Index Asset Swap Margin从10月初的144.5走宽至月底的158。投资级个券方面,10月份的波动名字包括:中国华融、龙湖地产、顺丰控股等。10月份,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月中一度涨至3.25%附近,后因股市大跌、避险需求上升而有所回落,月底收于3.15%。上周五(11月2日)的就业数据十分亮眼(+250k),失业率维持在49年以来的低位3.7%,薪资增速也达到近10年以来的新高3.1%。受此影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周五再次涨至3.2%以上。从近期美国国债的走势来看,除非事件驱动、避险需求大幅上升,美国国债收益率向上的基本面动量依然较强。不论是国债收益率再度攀升,还是避险需求剧增,都意味着市场波动增加,都不是对投资者友好的假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