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文洛:八一前,我给“理发员”理个发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前排最右边为父亲蒋云
八一前,我给“理发员”理个发
文/蒋文洛
昨晚给父亲刮胡子,发现他头发也长了,于是我主动承诺:“八一前,我给您这个老‘理发员’理个发,表示一下对您这个转业军人的敬意!”
父亲听了我的话,有些浑浊的眼睛突然亮了,连连答应道:“好!好!好!”
父亲眼睛突然一亮,又连连答应好,我感到父亲此时的心情一定是大悦的,他的思绪肯定一下子飘回到了当年他在部队时给战友们、领导们理发时的情景,那个年代可是他人生事业辉煌的开端。
1963年12月,父亲参军到工程兵后勤部直属洛阳仓库当兵。当时部队正在落实毛主席为工程兵先进典型雷锋同志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父亲在为人民服务的选题上选择了理发和参加宣传队。
经过理发师傅的点拨,父亲的理发手艺日渐娴熟,工作之余,主动为战友们和仓库领导义务理发,这一理就是八年,直到1972年9月调到北京工程兵后勤部总部。
义务理发让父亲得到了战友的友情和心灵的快乐,不仅拉近了和战友、领导之间的关系,还让他心静如水,躲过了文化大革命军队里派系斗争。
父亲通过理发,和战友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前几年父亲生活还能自理时,他能讲出洛阳仓库的每位战友的名字、籍贯、性格特点和他们的故事。
父亲当年以为人民服务——理发为借口,远离文化大革命狂热分子的拉拢和“有心人”之间勾心斗角,一边理发,一边潜心揣摩打快板的技巧,以熟能生巧的方式提高说快板的口语能力。
父亲说快板的技艺越发精进,成为宣传队不可或缺的压轴节目,他从宣传队队员里脱颖而出,成为宣传队的副队长和实际召集人,1968年10月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因为理发好,他成为仓库领导苦闷时的忠实倾听者,知道了他们苦闷的缘由,提高了他对单位实际情况的认知度,从而规避了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不知何时仓库领导们的讲话材料交由父亲撰写,1967年后他的几篇关于洛阳仓库正面的信息、通讯报道陆续登上了《工程兵报》,一时成为洛阳仓库的美谈。
当理发理得好、快板说得好、没有参与文化大革命派性斗争、初中文化程度相对较高、有文字功底、人朴实、口风紧等等这些优点聚集到父亲身上时,他便成了仓库领导层眼中的“人才”,他得到了仓库主任的青睐, 1970年4月他被提拔为仓库技术员。同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后勤部再次下达命令,任命父亲为一零六五仓库助理员,技术员转为干部身份。
1971年7月洛阳仓库戴先明主任调任军委工程兵后勤部管理科任科长,临行之际,他叫父亲去为他理发,提前透露了即将调到工程兵后勤部的消息。父亲替戴主任高兴之余,也表达了对首都北京的向往之情。
1972年中央军委工程兵后勤部装备处给兵种司令员打报告:为援外亚非十三个国家物资,需增设编制援外科一个,人员6人。总参军务部七二年七月将报告批复下来,没有增设科室,但人员却批进3人,隶属工程兵后勤部装备处领导。
工程兵后勤部装备处决定从后勤部直属仓库干部中选调,选调标准为“党员、初中以上文化、熟悉工程兵装备、有一定写作能力和语言表达水平的干部”,此时工程兵后勤部管理科科长戴先明推荐道:“洛阳仓库有个人才符合这个条件!”
于是,1972年8月洛阳仓库连级助理员蒋云同志被上调工程兵后勤部装备处调拨科工作。
由于戴先明科长的推荐,一个出身人民“理发员”的军官调到了北京总部,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十年北京生活……
看到中风了23年、行动不便了5年的父亲,他眼睛虽说有些浑浊,但时而一瞥,那睿智的目光仍让人感到他是一个有阅历、有故事的老人。
想到2011年镇平县文联副主席闫英明给父亲回忆录《赵河悠悠》写的《序》,闫主席给父亲大半生的总结是“三立”和“两全”,即立德、立身、立言、忠孝两全。这是一个对父亲人生至伟的评价,感谢闫主席的点评。
八一前,我想给父亲这个老‘理发员’理个发,表达一下对他这位转业军人的敬意!
借“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我向全国的转业、复员军人、现役军人和预备役军人表达一份真挚的敬意,是你们在挥洒汗水、甚至献出宝贵生命,来捍卫我们祖国的安全,你们辛苦了!祖国和人民感谢你们!
为了军人的无上荣光,我向你们敬礼!
作者简介:蒋文洛,笔名白果树,男,1970年生,蒙古族,中共党员,现为河南省镇平县发改委一级主任科员,爱好文学,曾多次在市级以上报刊上发表过文章,散文《带泪的馒头》在第五届中华情全国散文诗歌联赛中荣获金奖,2019年政论文《怎样当好驻村第一书记》在河南省南阳市委组织部等七家单位联合征文比赛中获得二等奖。
此照片为作者蒋文洛在中共豫西南地委旧址前留影。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 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 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 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号:lanxinhui88
【涅阳文学】蒋文洛:我和苹果(征文三)
【涅阳文学】蒋文洛:油条的故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