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的思念(曹仲文)

老屋的思念
曹仲文
老屋,我儿时的老房子,已拆掉快二十年了,当时房子要拆的时候,老父亲一直看着老房子发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无知的我还暗骂老父有病。父亲去世也正好是新房落成的时候。每每想到这儿,心,总有种无名的刺痛。
我的老屋是一座坐北向南的土坯房。面向正街,地势当时在我村属最高处。听老人们说五八年沣河决口,水淹了整个村子,房子倒了一大片。人们都急着将粮食转到我家,保住了全村的囗粮。
老屋是关中传统的四合院,前面是一个青瓦门楼,处于村子正中央,左侧是一个文革时留下的请示台,有一尊高约六十公分左右的毛主席半身像,蹲坐在一米左右高的平台上。背景是林副主席的题词: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门楼的正门,虽有些厚重,油漆也脱落许多。稀依的可以看到有两个忠字,在两扇门的正中偏上。门框的夹缝有竹节,左右各十二节,上顶五节。两边竹节代表的是二十四节气,上脑的竹节代表的金、木、水、火、土。门楼上顶是青一色的小布瓦,呈人字型虽有些破损,但也不失当年的模祥。 进门是一堵壁墙,正好挡住正街探视屋内的眼光。我们老家的人,管它叫照壁子。照壁的背面有我二哥的书法,写的是苏东坡的《赤壁怀古》 在向里是两对沿厦房,东西厦房不是很大很高,但可强于一般草庐茅舍。要说老屋最辉煌的地方应当是后面的三间青瓦大房了。那气势在解放初,也确实在我曹家寨算是一道毫不逊色的风景线。房高丈八有余,是传统中原建筑,椽沿整齐排列着三十六根一通溜碗口粗的松木栓。
正门与门楼的门基本一致,只是少了那些竹节,但比头门精细许多,成色也好。门的两侧有两个极为精致方格淌窗,每窗分上下两扇,上扇可提动,作透风用。每扇有十二个小方格,分上下两组,每组各六。屋内分有四个小房子,中间一大厅,东西间各二。都有土坯火炕。头顶是板制木楼,放置着粮食,农具、物品等。逢年过节,老母亲和我俩嫂子,总是从念头那地方弄来些”白土”回来,用水一泡,把屋内外粉刷一便,尤其是过年刷的很细。刷来的墙虽然没有白灰那样的白的耀眼,但却有一种泥土的芳香。
那时候,我家有大小二十口人,兄弟五人一个姐。三哥自小寄养于人,二哥上大学在外工作,家里有大哥三哥和我及父母,姐也出嫁。但逢年过节一大家子,前院和正房整整坐上四桌子,嘻笑,打闹老母亲俨然一个佘太君。
后来,我也成家,大哥,三哥相继搬出,老母过世。老房子也慢慢破损,村子的新楼房也越来越多。我对老屋不知怎的就有一种莫名仇视,仿佛她是一件披在自己身上的贫穷的外衣。当年老父对着老房子落泪时,自己竞然无视和嘲讽。现在回想起来,自已是那样的无知和愚昧。
常言道:父母就是家,家就是父母。父母都不在了,家,你哪里?老屋,你在哪里?每当春节来临,我就想起我那逝去父母,想起我那拆掉的老房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谢之!
作者简介:曹仲文,西咸新区沣西新城曹家寨人。网名云水禅心,在家务农。酷爱文学,常作小诗、短文自乐。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