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寿林?:石榴树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石榴树 文 / 许寿林
清晨,我不禁惊诧于门前的石榴树。
这是一棵充满生机的石榴树。一大片刺眼的、闪着翡翠般光芒的绿叶丛中,火红的石榴花朵朵绽放,有独自绽放的,如卓尔不群的隐士;有三两朵聚在一起开放的,如桃园三结义;也有一个枝端,五六朵、七八朵聚在一起,如大家庭中众多姐妹,年长的绽放,中年的半开,幼年的含苞待放,再小点的刚刚成为一个纽扣大小的花骨朵;我最惊诧的是还有一串开放的花枝,从上到下如赶集似的一路奔跑,一路开放,它们与阳光互相逗趣。清晨,红日,阳光,绿叶,红花互相映衬,尤如群蓬勃的生命在霍霍绽放。
春走了,夏来了。虽没有赶上春有百花,但石榴树迎来了夏的火烈与奔放。散落在绿叶中的石榴花万山丛中一点红,一团一簇像火炬一样绽放,像火焰一样燃烧。每一朵花就像一只火红的喇叭,前面盛开的的花瓣火红,后面绿色的花苞饱满,好似生命的绿不断向热情奔放的红输送能量,让它绽放,让它盛开,为它提供活力,这些喇叭好像在说“我在绽放!”“我在绽放”一路奔跑,一路摇滚高歌。
我凝望着石榴树,一股心酸不觉涌上心头。 这颗石榴树是我在集市上买的,家门口有一片空地,我一直想种点什么,偶尔在一个中午遇到一个卖石榴树的,石榴树样子干枯,造型也不好。当时临近饭时,我一询问价格,卖树的就一定要卖给我,15元一棵,一摸口袋只有5元,卖树的说“拿走”,买来后竟它随在一个角落,三天后才想起来要把石榴树栽下。当时树更加干枯了,栽下后,第一年发了一些嫩芽,“嘿,树没有死”,第二年稀稀疏疏的开了一些花,没有结果,“嘿,原来是一棵不会结果的石榴树”,第三年石榴树又开花了,不慌不忙,不稀不稠,“嘿,还结了两个石榴”。
今年,由于每天早出晚归,很少看石榴树一眼,没想到它却给我带来了如此热烈的惊喜。是生命就会绽放,只要努力哪怕一年,两年,三年……终究会惊艳。虽然经历了崎岖坎坷,但永不言弃,花终会火红开放。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
清晨,美丽的清晨,我惊诧在石榴树前,和太阳一起迎接这火红的生命。

作者简介:许寿林,男,汉族,1974年出生,1995年毕业于南阳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现就职于玉都中心校。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 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 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 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u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