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中秋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月圆之夜
文/肖生文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金色的圆月终于还是在赶这中秋之夜前爬出了那块厚重的云层,像一块皎洁的玉盘一样挂在南际的天空。连日的阴雨将天空冲洗得格外澄碧,除了远处的天空还有两三朵乌云外,整个天空月朗星稀。皎洁的月光将整个小区分割成了或明或暗的一个个斑块。小区的大门口也贴上喜迎中秋的大红对联,与小区内灯柱上喜庆的红灯笼交相辉映。虽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但门口进出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而每个人脸上似乎比往日也多了一份节日喜悦。
小区的F楼X层一户的客厅内灯火明亮,但客厅内空无一人。茶几上果篮里盛着苹果和香蕉,旁边还放着一盒打开了的月饼。中式的家具和陈设散发着浓郁的书香,而墙上的书画更是将主人的爱好彰显无遗。与客厅相连的饭厅,除了一幅水墨壁画外格外显眼的就是挨着墙立着一个厚实的实木书柜,书柜里陈列着各种书籍。而餐桌与书柜显然是搭配成套的,如果不是餐桌上酒具,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书房。
而书房,则在客厅对面邻近阳台处,此时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老榆木的大书柜和书桌占据了大半个房间,书架上依然罗列满满的且不失整齐的书籍。桌上除了笔墨书籍外还有一台电脑。女人坐在书桌前,正在翻看着一本《李清照诗词全集赏析》,她就是这一家的女主人赵倩。赵倩和丈夫都在高速公路系统工作,她是收费站一名普通员工,工作在收费一线。而丈夫原在高速公路建设部门,工程竣工后转岗至运营公司,而天意弄人丈夫所在的公司却远在汉中。从结婚至今,孩子已是高一的学生了,而一家人却还是长期的两地分居,家中琐事与孩子基本都是赵倩一人照管。在外人看来赵倩阳光乐观属于刚强的有点女汉子的风范,可真实的自己恐怕只有赵倩自己明白。春去秋来年年岁岁,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在闲暇的时间里,在寂寞的长夜中,原本就喜欢文学的赵倩对李清照的诗词更是情有独钟。而那本《李清照诗词全集赏析》连她自己也不知读了多少遍,可是每次来读,她总能将自己的心境融入到诗词里,或喜或悲,她都能在那些入骨的诗句里找见自己的影子。
又是一年中秋夜,而今年的中秋恰逢周末,原本还想着今年的中秋一家人能在一起过个团圆节吧。而临近中秋的前两天,丈夫的一个节日值班的电话彻底击碎了她的中秋美梦。吃罢晚饭,赵倩洗了水果,摆上了月饼,又给自己和女儿沏了壶滚烫的普洱茶,电视里播放的是中秋晚会,娘俩吃着月饼看着电视,没多一会,女儿因为和同学出去玩了一天,说太累了就先去睡觉了。赵倩随即关了电视,端了茶独自坐在书房里发呆,手中捧着平时喜爱的易安诗词却怎么看不进去。窗外月光如水,窗内茶香袅袅,而满屋的茶香却似乎蕴含了几许落寞,一丝莫名的惆怅悄悄地爬涌上了她的心头。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硕大的圆月就象一个洁白的冰轮一样挂在蔚蓝的天幕上,空中看不一颗星辰,也许星星也怕寂寞悄然躲了出去。赵倩望着圆月,更加地思念着那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丈夫,她真的很想很想他,很想此时他能陪陪自己,很想让他陪自己说说话,很想让他听自己发发牢骚,很想让他听听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满腹牢骚和委屈,这些牢骚和委屈早已将自己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除了他自己又能向谁去诉说?她想说,老公,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普通的小女人,我不求荣华富贵,不求锦衣玉食,我只想能像正常的人家一样,一家人能在一起,这个要求过分吗?老公,再强悍的女人也是女人,需要爱,需要呵护,你常年在外地上班,一年满打满算休假时间有一个月吗?想到这儿,赵倩眼睛有些发潮,心中五味杂陈些酸楚难禁,生活中的一幕幕涌入她的脑海。
老公,你还记得刚有孩子时咱们借住的房子吗?那是一栋四五十年代修建的老房子,房子渗漏严重,线路老化。一下雨,家里到处摆满了接雨的盆子。因为是单位的居民楼,没有物业,房子的维修是由单位水电工负责的。因为我们是借住,房内水电维修只能靠我们自己找人维修或自己修。记得我第一次换灯管是在孩子刚满八个月的事情。卧室的灯管坏了,屋内漆黑一片,孩子又不停哭闹,好在家里提前准备了备用灯管。我找来手电筒,搬来一张桌子,再在上面加放一把椅子,虽然我自小就有恐高症,可我只能将心一横,哆哆嗦嗦地爬了上去。我站在椅子上,借着手电光我小心翼翼地卸下坏了的灯管。可当我装新灯管时,灯突然亮了,因为俢灯前我忘了关灯,突然的灯光刺眼加上恐惧使我差点从椅子摔下来,满腹的委屈全化成了泪水。如今我都快成半个电工了,可你知道我这“电工”的心情吗?
老公,不是我矫情,你知道生活中的琐事有多少吗?你知道很多时候我有多么无助吗?你不在家,家里的事情我能靠谁?记得孩子一岁多时,那是冬天的一个夜晚,孩子突然发烧,烧得满脸通红,我急忙找来温度计给孩子量体温,高烧40℃。我慌了神,用大衣将孩子一裹,抱着孩子跑出了家属院大门。冬夜漆黑一片,孩子高烧成这样,我那里会顾得到害怕两个字。可当我冲到街上却没有一辆车。看着不停咳嗽、烧得满脸通红的孩子,我泪流满面,心急如焚,恨不得抱着孩子飞奔医院。后来终于过来一辆车,我急忙拦车。这是位在政府工作的好心人,他问明情况后,二话不说开车给我们母女送到了医院。经过医生检查,孩子是急性腮腺炎,医生还说幸亏送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等给孩子看完病,我才想起那位好心的司机大哥,至今我连他姓名,车号都不知道,更别说感谢人家了。
老公,我知道你奔波在外也是为了这个家,可是我也要上班啊,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真想给自己放上几天假,可是我哪里有假啊?老公,家是我们两个人的家,它需要我们两个人共同来支撑。每次说你,你都说你们单位忙,没办法。可是再忙,家总得要啊?你总说累了少干一些,多休息。可是我哪有时间休息啊?
记得咱们买房子时,你们项目部正值大干活动,你回来把事情说了,就又去上班了。可你知道当时家里只有几万块钱,而你们第一次缴款却高达几十万元,你说我能变戏法变出钱来吗?没有办法我只能找亲戚朋友去借。好不容易按期缴了款,可还不等我喘口气,三个月后,单位又催缴二期房款,这一次虽比前面少一些,但是也得十七八万。没办法,我只好再次去求亲戚朋友帮忙,刚把钱凑齐交了,可是开年三月份,单位却又一次催交尾款,这一次依然是十来万元啊。老公,你知道吗那时候我都快疯了!可是交房在即,你甩手又去上班了,我能怎样?除了又一次厚着脸皮求人借钱,我还能咋办?临近缴款之前一日,依然还差六万钱。此时亲戚朋友该求的都求了,该借的都借过了,我已无处可借了。就在我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我的同事好友慧慧从自己的买房款中拿出六万元帮我救急。老公,你知道吗?那时候她自己也不宽裕,至今想起我都感动不已。老公,你知道吗?在那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最怕的字就是钱字,可是我偏偏每晚做梦都在借钱,都处在跑,到处在借…
一想到这些事,赵倩就感到内心阵阵发疼,鼻子阵阵发酸,委屈的眼泪再也无法抑止。可是她又能向谁去诉说?赵倩也曾想过改变这种现状,为此她想尽了一切自己能想到的办法,但她也明白类似他们这样情况很多,而集团公司在西安周围高速路本来就不多,因此作为单位也是无法进行一一照顾,也只能自己多去克服困难,尽最大可能的做到家庭、工作两不误吧。
“不行,就离开他,重新寻找自己的新的生活吧。”内心突然蹦出这个疯狂的想法猛地把赵倩吓了一跳,说实在她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虽说自己的老公没有什么太大的能力,但他却一直深爱着自己,而她也一样。对于自己和丈夫的感情,赵倩觉得踏实温馨,她常常觉得自己今生唯一的成功就是她的婚姻和爱情,她觉得她嫁他是对的。如果说为了生活,让她放弃自己的爱自己的家,赵倩无法做到。爱情是浪漫的,婚姻是幸福地,可生活却是艰辛的,这也许就是爱的代价吧。这时手机响了,赵倩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老公发来短信:“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看着短信,她笑了,忽然觉得这心里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的委屈了。赵倩甚至感到心里阴霾一扫而光了,且还略有一丝丝的甜意。看着窗外的明月,赵倩觉得是诗人说的很对“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是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既然诗如此,生活如此,也就只好如此吧。也许世间的爱正因有了悲欢离合,才有了千里相思,有了千里相思,才有了那些千古不朽的爱情诗篇。
夜已深了,周围静悄悄的,月亮已经稍稍偏西。但赵倩觉得此时月亮特别的明亮,也特别的圆。睡吧,明天还得继续上班。但赵倩坚信今晚自己一定能够做个好梦。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肖生文,汉中洋县人。大学文化,毕业于西安地质学院,理科男。现供职于陕西高速集团西略分公司。作者心语:落叶黄花秋意晚,千里思乡客。秦岭望尽,归期无信,何日复长安?念卿遥对西窗月,更深独研墨,欲语道别来,情深难书,红笺为无字。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