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院子里的树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老家院子里的树
文/李均宏
我的农村老家院子里除了椿树、梧桐、洋槐、青槐树等遮荫木材树外,还先后曾经有三棵果树,一棵是杏树;一棵是柿子树、还有一棵是核桃树。
杏树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我的祖父祖母用二斗麦子从我村清代贡生李秀元家后裔手里换来移栽的,据说移栽时只有胳膊粗细,但在我家长了四十多年后,根部已经有石磨盘大,树干顶部也有水桶粗了,树枝分为五六个大树杈,伸过围墙,高过屋顶。春二月中下旬,满树繁花粉白,香气浓郁,蜜蜂嗡嗡飞舞。花落后形成高粱米大小的果子,三月和四月中逐渐长大,成为酸涩的青杏。麦子黄时杏儿也变黄了,上面还带有红色。一夜风雨过后,满地都是落果。早晨上学时,我捡到落在地上的杏儿,先吃上几个,可甜了!软软的、绵绵的、虽然有一点酸味,但不涩牙。然后我把捡到的杏儿送给祖母吃,这时候祖母非常高兴。满树的杏子吃不完,就拿出去卖钱。我挎上竹篮,走村串乡,喊着“卖杏儿哩!”,可以给自己挣点小钱。我母亲和婶娘还把多的杏儿用架子车拉到彪角集市上去卖过。可惜在八十年代末,叔叔家盖房子,杏树被砍掉了,木材我父亲兄弟俩平分,用来做了大小五六个厨房擀面切菜用的案板。
柿子树从前在陕西关中农村随处可见,据说明末清初时,关中连年灾荒,老百姓经常青黄不接没有饭吃。淸康熙年间,有位大臣上疏皇帝,建议关中农村每家每户最少要栽种五棵柿子树,否则以违法论处。成熟的柿子可以在冬天补充人体糖分,减少粮食消费,柿子制成柿饼可以长期保存,远途运输交换贸易还可以增加农民收入。祖母年老时牙齿不好,喜欢软的甜的食物,她每年腊八节都要给柿子树涂抹一些小米干饭犒赏一下,说是来年可以多结柿子。柿子每年都不能摘光摘尽,祖母说:“最高处的柿子留给老鸹吃吧!”其实柿子的关中方言谐音死字,当然不能柿光光了!我岁爷是柿子树嫁接专家,他家里院子大,有十多棵柿子树。祖母每年冬天都去岁爷家,五毛钱就能买到一篮子火蛋柿子,拿回家放在碗里,用热水暖热了,剥掉薄薄的皮儿,一口就能把整个柿子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嘴唇咂吸一下,咽下去,那个香甜味儿,透心透肺,养脾开胃。可惜碗口粗的柿子树在移栽到新院子时因枝条砍掉太多而枯死,现在老家后边院子里只有一棵小小的柿子树。
我家的核桃树是甘肃天水的核桃品种。九十年代初,对门嫂子的母亲从康县来看女儿,给我母亲给了几个核桃。她让我母亲把两个核桃埋在院子后面的土里,一年后竟然长出一棵核桃树苗。桃三杏四梨五年,想吃核桃得九年。我家的核桃树从育苗到结果实好像长了十多年哩!核桃果圆圆的像头颅,核桃肉形状像脑髓,核桃营养丰富,多吃核桃可以养肾健脑。核桃有的皮厚格子多,不易剥开,但我家的核桃却是格子少,很容易取出完整取出核桃肉,油质多,清香可口。核桃树是我母亲培育成功的,她很有成就感,经常说:“甘肃的核桃树品种好,埋个核桃都能长成核桃树,结的核桃还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由于院子搬迁和盖新房,现在农村老家院子前后的树木很少能长到三十年以上,而在从前的农村各种参天大树随处可见,郁郁葱葱。
家里养的公鸡母鸡在树杈上栖息,猪马牛羊狗在树荫下乘凉,孩子们爬树掏鸟窝摘果子,树长大了砍伐下来干透后经过防腐防虫处理可以用来盖房子、做家具,甚至给老年人做棺材。人们积极种树植树,树与人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又是一年植树节!真是:植树节里植树忙,美化环境氧气长。夏季遮荫保水土,十年成材作栋梁。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李均宏,男,1972年5月生,陕西凤翔人,长安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