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知多少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花落知多少
文/梅笛
晨曦还挂着。天没亮醒,风,有点凉。
我习惯地踱步窗前,拉开了帷帘。寒意激了我一下,稍时,看清了街上的景物。
一位老者搀着一个女童,在卖煎饼果子的小摊停了下来。女童不耐等待,向旁侧移了几步,驻足在了卖鲜花的老妇跟前。她默默地痴痴地盯着那五颜六色看,两眼喜悦而清亮。就觉得这很象一幅画,那么真实,那么幻美。
转身又见案几上的花瓶,插着的郁金香虽没褪色,然已没有了往日的鲜灵,有些无精打彩了。走近它,心想明天再看,恐怕离开土壤的花儿会耐不住时光的消磨,无奈地等待零落了吧。
时光轻轻一划,似乎没看清它怎么流逝的,岁月已刻下深深浅浅的印痕,让你止不住感慨,还有点惆怅。
我突然明白了梳妆台为什么一直受人青睐甚至痴迷,因为名贵的化妆品总象个淑女,那么温文尔雅,那么如梦似幻,惺惺地帮着期望青春永驻的她或他们,做起岁月无痕的梦……
年轻时有不少朋友,有的纵跨西洋,有的横渡东瀛,揣着缤纷的梦,去了他乡异国。那个年龄,梦仿佛就是现实,轻盈得撩人,再被青春的眼光一抚摸,前面即便是荒漠,依然满是诗情画意,照样沉浸得如痴如醉。
这一切终究成为了过去。在时光中穿梭的我们,有一天蓦地张惶了起来,那是无意中在镜前看到沧桑刻在了额头,风尘挫糙了皮肤,岁月催白了两鬓,不竟疑惑,怎么啦?我是谁?
纷繁的往事把思绪牵向了遥远。我们还是按捺不住地从漫忆中剪开一个口子,接下来便如溪水,潺潺地流个不停了。欣喜和伤感,成功和失败,满足和缺憾,开阔和狭隘,都来聚会了。
泡上一壶茶细细的品吧,累了打个盹也无妨。“花落知多少”?问你,问他,也问我。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怎么写得这样好呢,象是从心上剥下来似的,因为怎么读,都觉得慰藉与失落并存。
不少的朋友,又西洋纵跨东瀛横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年届知命,就觉得没那个精力也没那个兴趣再把玩什么梦了。步态也大不如前,找一个词自慰一下吧,于是有了“稳重”。
朋友们还是会聚在一起闲聊,只是不知不觉没有了刻意的话题,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东拉西扯的随意。
仍然还是笑容满面,但少了灿烂添了淡然。温热的茶飘着清远的香,谈谈外面的风土人情,谈谈走过的东南西北,谈谈胖了瘦了,谈谈今晚吃些什么……那么琐碎,那么现实。
早晨,还是会听到街上小贩的吆喝。轻抚额头的沟纹,就自然想起了那个在花贩前痴迷的女童,那画面真叫人难忘!
心里便如含了一枚青橄榄,愈久愈醇香了……
2017.2.28.上午完稿
(本文图片授权自西安拾年摄影工作室)
作者简介:
梅笛,1960年出生于上海。1987年修读华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后从事教学工作。二十五岁开始在纸刊上发表文章,喜爱文学,曾在报刊、网络发表散文、诗歌、微小说百余篇。其中有些篇章分别获得《上海东方杯》、《上海诗歌百年杯》一等奖、优秀奖等。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