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立敏:荷月

荷 月 文/苏立敏
莫名喜欢农历六月的别称“荷月”,最初给六月以花命名的人,一定是喜欢极了荷花才赋予它这名字的。如果把一年的十二个月比喻成书,六月一定是一本返潮的线装书,轻轻地打开它,扉页上有一朵粉红的荷花,花色已渗透在纸张里,顺着脉络向周围氤氲,清香也持久拂面,是吧,粉是荷月的底色,香是荷月的韵味。
荷月,不约会一池荷花是有缺憾的,看荷的路上决不孤单,一定有小蜻蜓为站在荷花的顶端而来,“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句到了这个时节就被世人频频念起,浪漫的宋朝绵延至今,荷花不再是那时的荷花,蜻蜓也不再是那时的蜻蜓,一个“早”字依然让我们感动于蜻蜓的执着,仿佛它一直傲然枝头,只等人们前来读它对荷花的告白,怎样地飞旋,怎样地痴缠,怎样地预示晴晴雨雨。
湖面如镜,荷花娇柔,像极了对镜梳妆的女子,湖边的柳就是守护她的君子了,“四面荷花三面柳”,荷花娉婷,柳枝依依,它们无需言语,守望已足够深情。荷花是依偎,是团聚,柳树负责别离,每一个前去看荷的人,可以把自己的悲喜安放在那里,然后一身空灵地投入红尘,接受生活怎样来就怎样爱。
荷叶上滚动的露珠是菩提心,看它在风里悬而不落的模样,多震撼,它不染荷叶的青碧,不染天幕的湛蓝,以自身的通透和光洁诠释着朴素的美,看久了,感觉一颗悲悯的种子已落进心的土壤,也要开出荷花来,自此愿意携带善念前行,不问路途坎坷,学会了放下,再不计较得失,终于明白:别人待我是因果,我待别人是修行。
荷月,是很禅意的月,许是长长的午后适合静数繁华落尽,许是安恬的夜里适合灯下读书写字,蝉吟蛙鸣,唤醒的是骨子里熟睡的童年的真,与对朴实村落的向往,陡然明白人生一世需要的是什么,多年不懂的道理放在荷月就懂了。
“荷月,荷月……”静下来这样虔诚默念,流过唇齿间的气流都是幽香的,是经了故人祝福的名字吧,我大姨的名字里带着“月”字,时间久了就忘记了叫什么月,瑞月?书月?真的忘记了,只是到了六月想起大姨,就觉得她是叫“荷月”的,源于外婆村的村南有一个水坑,开着荷花的,即使水少不开荷的年份,也觉得淤泥里珍藏着荷花的灵魂,就像大姨的一生,永远是付出自己,照亮别人。
荷月里应该有一个失眠的夜晚,最好是月色无所顾忌地流一屋子,寂静的空气里,真的能听见月色流动的声音,它倾洒于每一个角落,翻着窗台上的书,窥探着心底的小秘密,就这样与月色对峙,不语,心灵也是丰盈的。窗外,月亮在隐晦里皎洁,罩着朦胧,带着光晕,它似乎满腹心事,走得那么缓慢,回眸那么依恋,突然觉得,这是荷月的月,是芳香的月,是湿漉漉的月,每一寸被月色眷顾的光阴都是不复重来的。
于是,置身书桌前,想在月色里写几个字,写什么呢?任何字都配不上荷月的质地呢,它是水晶美,是琉璃脆,荷月里的字都金贵,就写“荷月”吧,横竖耿直,撇折含情,原来表达唯美意境的字,本身就被人赋予了最好的笔画,简静迷人了。
我走在荷月里了,我一页一页地翻着这本与荷花与月色有关的书,津津有味地读,不舍读完,怕读完了就再读不到这么美的意境了,每一页书都是一个池塘,我喜欢在池塘边盐白的月色里注解人生况味,或甜或酸,有时候看久了,竟然觉得自己是从月亮里走出来的人,人间一趟只为奔赴荷花这场盛事。
作者简介:苏立敏,河北元氏人,中国金融作协会员,河北散文学会会员,河北文学研究会会员,河北采风学会理事,《三清媚》特邀副主编,出散文集十三本,诗集一本。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闫宪|孟燕|苏立敏|陈 晔|郭振萍|刘清华|赵昱国|张海峰|孙丽君|刘仓|王胜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