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10年,开了一家“日咖夜酒与书海相遇”的天真咖啡馆

在没有迷上精品咖啡之前,如果要问我心目中理想的咖啡馆是什么样子?那必须是海明威《流动的盛宴》里的样子,伍迪·艾伦《午夜巴黎》里的样子。
《午夜巴黎》剧照
平等而热闹,从早到晚的敞开着盛情难却的门,有歌者、有写作者、有批评家、有附近的居民,有富人,有流浪汉。一杯杯咖啡,一只只美酒,烟雾缭绕、觥筹交错中是思想的碰撞,平等的交谈和对话,文字如同流淌的河流跟随作家的钢笔汇聚在纸张之上。
仿佛每一个人都是“天真者”。
天真而理想的咖啡馆
在这个夏末秋初的时候,这样一家天真的咖啡店就真的出现在了北京:naive理想国。
「十年前,“为了人与书的相遇”,作为图书品牌的理想国成立了。十年后,不再满足于纸面上心照不宣的神交,或是智识、审美上的认同,我们迫切地想在一个真实的空间,与具体的每一个你相遇。因为时代越是保守,现实越是虚幻,生存越是艰难,越是必须保卫社会,保卫我们每一个人,保卫“人与人的相遇”。于是便有了“naive理想国”。」这是naive理想国的主理人叶莺对这个品牌的解释。
主理人叶莺留学英国伦敦,本身就对运营咖啡、酒吧、书店的综合实体空间充满了兴趣,naive理想国的名字也源于她曾经主编的青年独立杂志《NAIVE 小樣》。
naive理想国不仅仅是一个咖啡馆,它是一个真实的追求着理想的空间。有人来到这里是为了一杯咖啡一杯酒,也有人是为了理想国出版的图书,也有人因为这个空间本身的魅力。
naive理想国的吧台足够长,一进门的四米是意式咖啡、手冲咖啡的出品区域,靠近室内的另外四米是鸡尾酒区,相互不干扰谁也不会喧宾夺主。设计团队是年轻的建筑创作机构「余留地」,曾经设计过大小咖啡、铃木食堂等商业店铺,而理想国也是「余留地」所涉猎的第一个文化综合空间。
空间内的装饰材质运用了永不过时的水泥、金属、皮革和木质;灯具、吧台和座椅都是针对这个空间的实际运营需求和氛围感受而订制的,装修也花了数月精心打磨,因此不管是灯光、使用的感受还是位置尺寸,你的感觉会都是有质感、有细节且恰到好处的舒适。
整个空间都与文学和书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灯光把理想国出版的图书里的文字摘选打在墙面、柱子和地板上,目及之处都可以感受到文字的力量。
除了长长的吧台之外,客区都有可以随意取阅的书架,每一本书都是来自理想国出版社的精选图书。
明亮舒适又不失古典韵味的阅览室,宛如走进伦敦大学的图书馆,几乎拥有理想国近年来所做过的所有图书,从文学到社科,从诗歌到小说,从历史到未来。
在此处,我们能够在在文字中汲取力量,就如作家陈映真所说:“文学为的是,使丧志的人重新燃起希望,使受凌辱的人找回尊严,使悲伤的人得着安慰,使沮丧的人恢复勇气。“

一本书,一杯好咖啡
精品咖啡是这个空间的主角之一,坐在这个书的殿堂里,看着室外的景色,感受一杯咖啡所带来的味觉体验。
咖啡产品有经典的意式咖啡,单品手冲咖啡(单品咖啡豆烘焙与国内首屈一指的咖啡烘焙师李震合作),而亮点是根据理想国出版物的意向所延伸而来的创意咖啡。
海海人生
根据日本插画艺术家横尾忠则的个人传记《海海人生》而延伸出来的创意咖啡“海海人生“,运用了海盐、肉桂、橙皮、芝士奶盖、浓缩咖啡和竹炭,咸咸的味道让人联想到海洋。横尾忠则被称为日本的“安迪沃霍尔”,一生引领了日本的设计潮流,香料的厚重味道如同设计大师的深沉的人格。
光明共和国
西语届当红作家安德烈斯·巴尔瓦的《光明共和国》是这款同名创意咖啡“光明共和国“的灵感来源。在拉丁文学魔幻主义的框架里,书中有一群打破了城市规则的孩子,他们穿越森林河流建立了自己的乌托邦“光明共和国“。
抹茶酒代表了孩子们藏身的森林,浓缩咖啡则是穿过城市的河流,杯壁上的柠檬片代表了孩子们光明的旗帜。抹茶酒里还有燕麦奶的调和,与咖啡融合之后更加的回味无穷。
柚稚
这杯“柚稚”取自这个空间的名字“naive”,新鲜的西柚浸入冷萃咖啡中,果酸与咖啡的香浓产生发酵的美感。它意味着天真、好奇、对习惯的拒斥,对另一种可能性的践行。就如同这个空间里的一切,以天真的心态,探索自我独立的生活方式与品味。
一本书,一杯迷人的酒
到了夜晚这里就摇身变成nightingale bar“夜莺酒吧”,天真者到了夜晚更加温柔。
在沙龙场地的对面,是8米长的吧台,上面陈列的18种书,对应着18款特调鸡尾酒。
甚至连酒单都藏在一本书里,翻到固定的某一页,就可以找到,趣味性很强。
当然在这里,你也可以“指书点单”——咖啡特调和鸡尾酒都是用理想国的书,或根据看理想的节目调性来设计、命名的。每本书,每款酒,店主都会为你娓娓道来背后的故事。有的人是因为书而喝了酒,也有人是因为喝了酒所以买了书。
渺小一生
《渺小一生》讲述了四个男孩到纽约打拼的故事,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痛苦的童年记忆,在相互的支持下意气风发却不名一文,漂泊不定,到事业有成。男主人公幼年时的阴影才如舞台布幕般缓慢拉开,残忍而酸涩的一部长篇小说对应的也是一杯以柠檬叶做装饰的果酸味道的酒,第一口喝起来会有一激灵的刺激感觉。
我忏悔
灵感来自乔莫·卡夫雷的作品《我忏悔》,因为偷了父亲昂贵的古董橡木小提琴而引发了悲剧的男孩的故事。酒以橡木的熏烟为装饰和烘托,用橡木泡过的威士忌为基酒,非常经典的味道。
?
伊斯坦布尔三城记
一款横跨亚欧大陆千年历史的风味调酒,基酒是中东香料浸泡过的黑朗姆,用土耳其咖啡壶出品,充满了异域风情。葡萄柚
灵感来自小野洋子的杂文集《葡萄柚》,这本书涉猎了文学、音乐、设计、时尚等等领域,这杯以日本清酒为基地的鸡尾酒也拥有甜美轻快的味道,如同这个猎取了约翰·列侬爱情的日本女人。
深夜降临的夜莺酒吧里,一切都变得深沉,而灯光所照射的文字段落却更加的鲜明,在时间更加寂静的时刻里,目光会更容易聚焦在这些方块字之上,其中的含义和力量也仿佛更加难忘。

一个与你相遇,
发生“关系”的空间
在最初的设定里,这里就会举办各类文化沙龙、讲座、音乐会、展览。
以理想国imaginist十年来在文化领域所积累的深厚资源为基础,这里的文化沙龙活动都会有极高的质量和品味,并且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
我个人非常喜欢空间里的一个互动设计,叫做《致同时代人》。
在吧台对面的讲台上,主理人放置了信封、信纸和印章,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留下一段文字,写给不曾见面的陌生人,装进信封投进邮箱的同时,可以从讲台的抽屉里取走一封信。人与人的相遇就以这种方式发生了,素未谋面,却抚摸到了对方的字迹。在我们已经习惯了阅读手机的时候,这种充满了性格色彩的手写文字本身就极富魅力。
这一个流动的信箱,故事会持续的发生着。
另一个我很喜欢的设计是门口橱窗的装置,这个艺术装置叫做《我们在此相遇》。
得名自约翰·伯格的同名书,这里“不是任何地方,只是相遇的地方”。叶莺和团队剪辑了四组视频,试图在框定的画幅中,呈现人与人相遇的几种典型方式——演说、访谈、对话,以及注视与回望。还有一只空无一物的镜子,也许你可以就此跳进兔子洞,遇见久违的世界,重新审视已变得陌生的自己。
前一夜的拜访,叶莺正在吧台里跟调酒师一起研发新品,为郭小寒的新书《沙沙生长》发布制作鸡尾酒。她用黑麦做基酒,以沙棘果冰沙做成酒杯中的小丘。届时会有国内民谣圈的大咖到场,耳畔是音乐,杯中是醉人的“沙沙生长”。
所以我说,这里是一个藏着一千零一夜故事的地方,书中的内容会变成文字以外的形态触达我们,可能是味道,可能是声音,也可能是人与人的之间的奇妙反应。总之,它会吸引着天真的人们流连忘返,不知归路。
naive理想国
coffee / bar /book
北京市朝阳区通惠河北路
朗园Vintage2号楼一层
周一至周日:10:00-00:10
周二:10:00-19:00
把理想国的咖啡带走
理想国译丛的书封都有一个大大的 M 字,取自英文 Mirror 的首字母,意涵明了:以他山之石为镜,照认今日之中国。
许知远、刘瑜和梁文道这三位译丛最初的主编在丛书首发时的发言都谈到了年轻人,推出这套译丛就是希望大家更了解外面的世界,并通过对外界的了解而促进对自己国家在历史和世界中位置的了解。
理想国10年,naive也推出了M系列的咖啡挂耳,同样是冠军烘焙师李震操刀内容物的制作,选用了新产季的埃塞俄比亚古吉罕贝拉日晒咖啡,中浅度的烘焙,杯测风味有丰沛饱满的花香,接近百香果,杏桃、甜橙的明亮果酸。在这里也推荐给大家。
点击本篇文末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留言福利:聊聊你理想中的咖啡馆是什么样子的,点击文末右侧“在看”,我将抽一位留言赠出一本理想国出版社2020最近出版的《我的咖啡生活提案》。
撰文:羽罄 摄影:Joyce逮住猫咪、羽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