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bounce都该遭到歧视,该鄙视的是那些话痨mc

在文章的开头,我先阐述一下我的观点:你们不应该把土嗨都当成bounce,也不能把所谓的“大大大”的和“今夜星光闪闪”都归属到bounce。
接下来给大家科普下,为什么会有大,大,大,大大大~ 阿嘞,啊嘞,啊嘞啊嘞啊~
这几年在国内风靡的一切源自于2017年,我在参加wcd音乐节时去的一个酒吧。当时我们是先遣部队,提前去仁川的一个酒吧做预热。当时韩国蹦迪盛行一种“喊文化”,只要一有人带头喊话,其他一起蹦迪的人都会跟着喊,而不是mc在带头带节奏。
在韩国,我们切身感受到这种“喊话蹦迪””口哨文化“真的非常能带动气氛,以至于像我们这些资深爱好蹦迪的人,都被洗脑了,接着逐渐传入了中国。
(2017年韩国Club内令人难以忘怀的气氛)
然而“喊话蹦迪”传到国内后却变了味,我为发展至今所造成的恶劣影响说声抱歉,因为当时把蹦迪时喊哒哒哒的文化带入国内的人是我。但是我无法预料到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在今年年初,在新冠疫情的蔓延下,bounce突然爆红整个网络,风靡各大酒吧。
2020只要提到bounce,就是骂声一片,几乎所有听电音的人都在抵制bounce。因为bounce在抖音的崛起,抖音里出现了各种网红dj、被经济公司包装博眼球的伪dj,他们因为流量大经常受邀酒吧,导致打别种风格的dj事业一落千丈。
相信那些网红艺人在最初期是只会拿着U盘放音乐以及做着一些夸张的表演,甚至在电音节里放着洗脑神曲,喊着土味口号,还能拿着高额的演出费,这才引起了全国Raver和原创dj的强烈不满。
导致大家都觉得听bounce风格的男人都是只会抱抱摇的锡纸烫,女人都是想圈钱的ww混圈女,对它的态度就一落千丈。
因为在国内,电音本来就是小众的音乐产品,所以很多人第一次接触电音接触夜店其实是在抖音里。
自此之后电音圈里就存在了鄙视链,听bass的看不上hardstyle的,听hard的看不上trance等等。
但无论你最喜欢的是哪种风格,一旦有人说自己爱bounce,就会被当成土狗,只会上头不懂电音的自嗨批遭到所有人的鄙视。
越来越多的公众号文章喷击着bounce,把它当成电音文化中最低俗的一种,你听bounce就是在污染电音文化。
所以听bounce就真的是罪该万死吗?
当然不是,bounce它也分很多种,例如future bounce、minimal bounce、melbourne bounce、New Orleans Bounce、Urban Bounce/Hardcore Bounce等。
实力bouncedj也会在bounce中remix hard、house,二者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一样能带来惊喜与感动。
bounce这种音乐风格绝对没有错,错的是抖音里那些不入流的伪dj,洗脑歌以及尴尬的土味顺口溜。
我们真正该抵制的不应该是bounce这种风格,而是这些想快速牟利的伪dj们和夜店里尴尬的土味顺口溜。
当你领略过韩风夜店时,你才会发现bounce真的不只有大大大大,污染电音文化的也绝不是bounce。
那么罪魁祸首是什么?是污染了bounce的中文喊话mc。
像你在享受bouce音乐时 突然听到mc喊话 “马东什么梅?跟一起喊马东梅!”
说实话 当时我我真得想拿这酒瓶子上去给他一下 别什么马东梅了 你家没了!
例如韩国本土韩风夜店,上海即将开业的土嗨酒吧(筹备中)北京已经开业主打韩风bounce夜店:ECHO
立体沉漫式舞美坐落帝都顶级的穹宇,机械灯光装置干盞幻彩银花,带给 ECHO突破视觉边界的魔幻体验。
无论是韩国首尔夜店的“天亮文化还是欧美国际化娱乐方式,最原始100%纯正的狂热玩乐模式。
体验原汁原味的bounce。
这次我们带着亚洲潮流文化与欧美娱乐文化相交融的模式来到了北京,打造全国唯一的全新国际化高端夜店娱乐品牌。
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亚洲最新最潮流的音乐体验和娱乐文化。
(分享我在Echo度过的快乐万圣节)
如果你想听真正的bounce ,欢迎你来到百子湾ECHO。
EchoPluse BeijingClub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东四环中路76号金隅大成国际中心D座订台热线:010 59625892
精彩回顾蹦迪迷惑行为 |男子职业图鉴|渣男名表全鉴雪场渣男鉴别 |留学男子图鉴 | 好看小姐姐00后入圈 | 岔道绿茶 |鱼塘满满|宝藏男孩女孩猝死|直男发问|韩国EDC |蹦迪自由 |说好不哭夜店女孩 | 海底捞 |混圈婊 | 小姐姐| 黑话后台回复以上关键字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你“在看”我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