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师范学校的老师们

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有句名言: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意思是优秀的大学在于它有杰出的教师,而不是有多么豪华的建筑。
梅贻琦 188912.29 — 1962.05.19
1980年代,老崔就读的师范学校,可以说,名师聚集。
成之校长一直催促为《十四道街》组一期班级的稿子,且要求老崔也写一篇。
就写一写那些老师吧。
1 王成之
1982年的成之,还不是校长,是学生科长。穿着朴素,像个有素质的工人。他几乎可以叫出所有学生的名字。
当然,当时在校生也不是很多。80届4个班,81届4个班,加上82届4个班,总共也就600多人。
在学校甬道上偶遇,成之校长喊出了老崔的名字,顿生好感。
元旦晚会,班委会成员费心购买了一些吃的喝的。班级布置得热热闹闹,五颜六色的,都是刚刚从农村考出来的小孩子,对什么是美,还处于缺少认识阶段。呵呵。
成之校长来班级拜年,用班级学生的名字,穿起来一个故事,讲给大家,讲到谁的名字,谁就站起来。
这个一下就把大家镇住了。
一是故事太巧妙了,二是由名字特征入手赋予人物形象,三是可以想象的,校长应该费了好一番心思。
一度,老崔请假,回到老家的重点中学,插到其中一个班级,准备上高中。几经周折,没读成,又跑回了师范。
期末考试,老崔无心答题,数学试卷发下来,写上名字,随便填了几个空,就交卷了。然后,心绪茫然,走出教室。
在走廊里遇到成之校长。
都在考试呢,你怎么还不进教室?
我交卷了。
答这么快?
我说:嗯。
成绩出来,数学9分。
估计也是创造了一个记录。
1986年,拿到毕业证那天,在办公楼门口遇到成之校长。成之校长拿过老崔的毕业证,翻开看了一眼,说道:拿到这个证,从今以后,就是国家干部了。
老崔那时还不能很好地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只是很惭愧,曾经数学打过9分。
1983年或者是1984年,成之校长给我们开大会,讲形势任务。大会在学生食堂里进行,伴着菜味和饭香。
成之校长说,将来,不会外语不会使用计算机不会开车,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现代人。
成之校长说,未来的生活,一定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早餐必须有牛奶和鸡蛋。
那时的中国,改开刚刚开始,一切还都是初级的初级阶段呢,听校长讲这些,觉得这真的是梦想。
可是,就是这些梦想,照进了这些年轻人的心里,打开了我们的眼界,思想有了憧憬,未来是那么美好,为什么不好好准备?
多年以后,成之校长讲得那些,都一一变成了现实。
时常会想起那天,想起那个食堂兼礼堂的下午。
一个15岁的少年,一个不想读师范的少年,有了对未来的畅想。

李明志老师油画作品
2 范树斌
今年,范老师已经70多岁了,准确地说,已经是个老年人了。
但范老师身体很好,思维依然敏捷,出口成章,文采斐然。
最难得的是,范老师可以到处走,参加他的学生的孩子升学或者结婚的喜宴。
只要接到通知,范老师一定风尘仆仆,亲临现场祝贺。他说,你们都是我的亲学生啊。
范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教我们数学,据同学们讲,范老师的数学课讲得很好。
老崔已经放弃了继续回去上高中考大学的想法,也就放弃了数理化的学习。所以,不知道范老师讲课如何。
范老师通常一本教材往衣服兜里一塞,就来上课了。似乎教案是没有的。
范老师有五个女儿,号称五朵金花。
年轻时的范老师不修边幅,估计忙于生计吧,一双皮鞋可以穿到泛白,俨然是一双翻毛皮鞋,有时,鞋带系得也不是很好。
现在的范老师,颇为时尚,穿着得体现代。经常脱口而出一些让人惊讶的时髦词汇。越老越年轻了。
在校期间,老崔和范老师关系不是很亲近。毕业后,对范老师反而很敬重。一次,和范老师说起此事。
范老师说,当时对你还是很重视的。因为你中考语文试卷,作文是满分。
而我本身虽然教数学,但是很喜欢文科。所以对你还是很重视的。
老崔就说,好吧。老师,敬您一杯。
李明志老师油画作品
3 于致琦
致琦老师是老崔比较敬重的老师之一。说话很利落,颇有学者范儿。后来,调到海伦师范任校长。也是人尽其才吧。
和致琦老师没有很多交集,就是印象很好。发自内心的尊重。
那时毕业,都弄个纪念册,请老师和同学们写上几句临别赠言之类的。
老崔也拿着一个本,找到致琦老师,请老师写几句话。
当时,老崔喜欢文学,刚刚发表了一篇小说,还有一个叙事诗获了个奖。有点小小的骄傲。
致琦老师似乎也知道这个情况。提笔写道:几枚酸涩的野果,不是收获,果满枝头,才是秋天。
让年轻的老崔马上收敛起浮躁的心绪,沉静和冷静了许多。
多年之后,每次有一点进步,有一点小收获,就会想起致琦老师这句话。
李明志老师油画作品
4 李明志
师范学校属于普师,什么都学,培养小学全科老师嘛。比较喜欢上美术课,上美术课,可以放心地读课外书。
美术教师李明志先生,授课时根本不把学生放在眼里。他的眼神是朝向屋顶的。
仿佛那里是神的存在。几乎就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这是一位有大师范儿的老师。画油画。
在校期间,一个很震惊的消息是:李明志老师考上了中央美院徐悲鸿画室进修深造去了。
这个消息给大家的震动不小。
加上二班的高义退学回去考大学了。
老崔愈发感觉一眼就可以预见的未来缺少吸引力,心生不满。更加勤奋地读书,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进书里,逃避思考。
多年以后,明志先生已经是著名画家了。
多次相聚,明志先生善饮,酒风浩荡。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意想不到的是,作为画家,还写一手好文章。以画家的细腻笔触,描摹市井百态,好读耐读。
为有这样的老师,颇感骄傲。
李明志老师油画作品
5 修鹏飞
我们习惯称呼修鹏飞老师为大修。大修人高马大,180以上的个头,大手,大脚,大嗓门,大脑袋。大修教我们文选课。
毕业于哈师大的大修,是1978届大学生。也就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届大学生。水平可想而知是很高的。
大修给我们上课,讲文选,同时也讲一些做人的道理。
老崔喜欢文学,自然在文选课上听课认真,回答问题积极主动。
大修不知是偷懒还是教学改革,鼓励我们学生给学生授课。
一次,轮到老崔,讲的是王愿坚先生的《七根火柴》。受到好评,这也是老崔第一次在课堂上讲课,记忆深刻。
自然,大修和老崔关系就很好。
大修刚刚毕业,住在学校的教师单身宿舍。有时候,会喊老崔给他理发。学生之间都是相互理发。老崔学会了理发。
理发往往是在午间,大修能在理发间隙睡着了。
有一段时间,大修回哈尔滨结婚去了。我们就知道,大修不会在这所学校呆多长时间了。还小小地有了一丝丝失落感。
后来,大修的女儿出生了。大修很开心地说:我给女儿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我们都很好奇,问,什么名字。
大修笑呵呵地说:修正。
有一件事,对老崔影响很大。
一年冬天,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正月十五。大家都去市里看烟火燃放。
大修那时候还没有结婚,老崔发现,一位圆脸庞的特别白净的漂亮女老师,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手挽着大修的胳膊,一起往市区走着。
这个画面,在1980年代,在一个少年心里,还是挺震撼的。怎么可以这样呢…
老崔和大修熟悉了,就问:修老师,那个挽着你胳膊的是你女朋友么?
大修疑惑:好朋友啊。男女之间,非得是男朋友女朋友么?也可以是好朋友的。纯洁的友情。
不久,大修调走了。去了哈尔滨。
毕业之后,老崔去看过一次大修。当时,大修已经是一所中等教育学校的副校长。
听了老崔的工作情况。大修说,不能满足现状。不要以为现在的一切比预想的好,就满足,就停滞不前,要有大志向,有新追求。
老崔忙不迭地点头。
再后来,听说大修和老婆一起去了美国。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写这篇小文时,百度了一下修鹏飞。网上散见几个视频:修鹏飞牧师讲道。
打开一看,还真的是大修。
我们的修老师,在美国已经信了主了。
李明志老师油画作品
6
记忆中,还有很多优秀的老师。
毕光启毕老,著名书法家,教我们书法,记得老先生说,你的字要是到老了写成这样就好了,儿童体。
张德厚老校长,范中天老校长,王立新老校长,都是立德树人的典范。
历史教师薛明先生,化学教师石永昌先生,音乐老师刘云秀先生,生物老师林慧娟女士,语文教师朱家荣先生、隋平秋女士,等等吧。
这都是教过老崔的老师。
就不一一去描述了。
可以说,每一位优秀的教师,在学生身上都投射着某部分影子。
这就是教书育人吧。
致敬,老师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