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女排”薛明,把民宿开在鲜花盛放的地方 | 深聚焦 · 民宿

—— 深 聚 焦 – 民 宿 系 列 ——
明 天 的 明 天
一米九三的身高、姣好的容貌,不认识薛明的人,往往会认为她是一个模特。
“当模特的话,我体重不行,还是胖了点。”她笑着说。
和普通女孩一样,薛明在意自己的体重和外形。与人见面,她总戴着耳钉、画着淡妆,再涂上鲜红的指甲油。只有傲人的身高还透露出中国女排锐利的锋芒。她曾经是中国女排的颜值担当,如今,已退役三年。
退役后的薛明,生活再简单不过。养着猫和狗,喜欢逛街和音乐,和姐妹聚会时会比腿拍照,偶而到央视做解说员。她还开了一家叫“明天的明天”的花店民宿。
有花店,有小院
“明天的明天”,一个遥不可及的名字。薛明出生那天是正月十五——“明月初上”,取名“明”,意为“明亮”。用“明天的明天”作店名,寄寓了她美好的期待。
薛明是在“穿棉袄的季节”开这家店的,之前,此地是个破烂的四合院,空了两年都没租出去。薛明的到来改变了院子颓败的模样:木栏围着宽阔的小院,鲜花木桩点缀,一只小猫奶声奶气地游离其间。
屋内花香四溢,白墙青砖、木梁花窗,一幅巨大的森林画下摆放着数盆各式鲜花,还有袖珍可爱的多肉。薛明最喜欢墙柱上的花蔓,她和朋友花了很大功夫,一条条黏上去,做出了延伸的生命感。
闲暇时薛明也做永生花。先用化学药品抽干花朵的水分,染色后搭配各式花朵,放入玻璃装置中,漂亮至极。不过她更喜欢鲜花,应时节而变,脉络里尽是生命的跳动。

推开吧台后的木门,是店里唯一的——民宿。为了开店,薛明捯饬了很久,只剩下这间小屋不知如何处理。和丈夫宗典商量后,决定做成民宿。好好装修一番,添置了温馨的家具,木条和绿叶搭配,营造出身处森林的舒适感。透过小窗,映入眼帘的是别致的小院。

每天早上9点半,花店开门。总有人驻足拍照,或被花香吸引,进来点一杯咖啡,在院子里坐一下午,享受悠闲时光。晚上7点,花店结束营业,变身民宿。离开前,薛明会将整座院子的钥匙交给住宿的客人。这里,便只是你的空间,门前的花店、屋前的小院,供你自由享用。
你可以在深夜坐在小院里,静观车水马龙。一个人也不会寂寞,不怯生的小猫总会用白爪扒着你的裤腿,让你不要忽略它。闻着花香入梦,连梦境都是香的。
排球,流淌于生命中的印记
薛明摆弄鲜花时,会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膝盖的旧伤让她直到现在都难以下蹲。
薛明10岁学习排球,每天是无休止的训练,冬天晨跑时吸一口气都能将气管冻僵——还不能停,教练掐着表在身后逼着。“习惯了还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会想放弃。”薛明说。
2001年,14岁的薛明入选北京女排,开始了职业生涯。身高已达1.92米的她经常与冯坤配合,打出精彩的快攻。2004至2005年赛季,她曾在比赛中拦网总计得到44分,被人称为“小赵蕊蕊”。
2005年薛明进入国家队,因为力量弱,两年没有上场机会。于是每天训练之余她给自己“加课”,专门提升力量。2007年,她终于脱颖而出,并以女排主力的身份出战北京奥运。
2008年奥运会 左一为薛明
第一次发现膝盖有伤是2009年,薛明以为只是普通伤病,没太放在心上。她依然坚持比赛和训练,而在深夜,靠不断抽积液、打封闭支撑。那时她年仅22岁。
膝盖的伤尚可忍受,她甚至想,即使腿断了,忍一忍依然可以比赛。2011年心脏上的疾病却让她彻底奔溃。她总感觉心脏嘭嘭地跳,闲暇时还会心慌。到医院检查,想着拿点药就回队里,这一去就长期住院。
2015年,现任女排队长惠若琪因这种心脏疾病,错过了女排世界杯。而薛明当年的病情比惠若琪还严重。
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薛明觉得好些了,回到北京队,坚持了一年多。但膝盖的伤越发严重,甚至不能正常逛街。2013年,她选择了退役。
现在的薛明过着平淡的生活,里约奥运时,她受邀担任央视解说。小组赛成绩不佳,女排备受争议。薛明早就习惯了。当初北京奥运卫冕失败,舆论一面倒,把女排姑娘们批得体无完肤。
“谁不想赢啊,但我们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女排姑娘都有带病上场的经历,薛明曾经左手大拇指脱臼,指尖错位翻了个面,肿得比脚趾还粗。教练问她能不能坚持,她哭着说可以,一坚持就是整个世锦赛!时至今日,她的左手大拇指仍不能正常弯曲。
“动”过“静”过的圆满人生
和激烈的赛场相比,“明天的明天”静谧得出令人羡慕。来的人只想伸个懒腰,小寐片刻;去的人会想,再坐一会儿也不打紧。薛明呢,自然只想在店里待着,哪儿也不去,“即便院子后的胡同也不愿去。”

每周三是花店的休息日,因为那天是丈夫的假日。假期里,夫妻俩外出旅行,结婚半年,几乎每天都是蜜月。拾贰象岛拜访那天,他们刚从泰国回来。
算起来两人认识10年,几次断了联系,最终走到了一起。退役前,宗典偶尔会去看薛明的比赛,但也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北京奥运时他还是一个学生,而她却是场上的明星球员,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时间对了,身份地位差距不大了,缘分也就到了。”他说。
谈起约会经历,薛明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让花也逊色。队员的外出与归队,国家队有严格规定。为了约薛明看场电影,他要开车走一遍去电影院的路,还要考虑到堵车和电影放映时间,一分一秒计算。
“如果他没耐心,想着我这次没时间,就说‘算了,下次吧’,那我们可能就没有以后了。”薛明说。
退役后的薛明放弃了留队的邀请,也不想当全职太太,想开一家咖啡店或者花店。薛明不懂经营和宣传,办手续也很麻烦。丈夫就在一旁协助,不会的就由他来做。经过近一年的筹备,“明天的明天”终于开张了。
在丈夫和朋友的帮助下,薛明的这家花店+民宿开得不错。偶尔有粉丝探访,店里还专门做了售给粉丝的便宜精致的干花束。
尽管只有29岁,未来的路还很长,但薛明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已经很满意了,“我经历过非常丰富多彩刺激的生活,现在又回归平淡,我觉得我的人生特别圆满。”

······ Q & A ······
◆ 26岁退役是不是太早了?
中国队的训练量非常大,这也让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减短。一般就是两三届奥运会,除非是身体对抗不那么强烈的运动项目,有的黄金期甚至就两三年。排球自由人和二传的位置寿命相对较长,她们的激烈程度不如攻手,以传球分配为主。但30出头也差不多了。
◆ 退役后为什么想开花店?
花其实只是一个过渡,我的这家店,有鲜花、有民宿,还有茶和咖啡,等于是一个休闲的场所。我想借着鲜花、民宿、咖啡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让更多的人来享受。这个店是我特别爱惜的,我希望来这里的人也能同样爱惜。
◆ 拿奖牌的成就感和被客人肯定时的满足感,哪个更让你愉悦?
我觉得愉悦的程度是一样的,奖牌来的刺激会更强烈,而顾客的肯定会更温和一点。赢了球,特别刺激、特别激动,也是对我的训练和比赛的肯定。客人的肯定就像是细水长流,更温柔一些。我回想起来,都不错。
◆ 小时候的你曾因排球感到痛苦,如果让你回到10岁,你还会选择排球吗?
还是会。我十几岁就跟着国家队出国打比赛,长了很多见识。我们是代表中国打比赛,这是很多普通的女孩子没有的经历。在奥运会、亚运会上,全场几千人都在为你加油,你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这种经历很珍贵。
◆◆ 文末彩蛋 ◆◆
“拾贰象岛”记者胡描与薛明合影
(最萌身高差,请忽略掉踮起的脚尖~~)
· End·
文字/ 胡 描
图片 / 杜怀一
编辑/ 乔如月
视觉/ 徐铭远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你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