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9·11,在生命最后一刻你的绝望和勇气

2001.9.11
2001年9月11日凌晨4点,穆罕默德·阿塔在波特兰的旅馆里醒来。他先是祈祷,然后洗净身体。大约5点,他离开房间,直奔机场。在他的口袋里,是一封遗书:参加葬礼的人们,请在我的坟前坐上一个小时,让我感觉到有人陪伴……
7点59分,他和四名同伴登上了飞往旧金山的飞机。随后的故事,世人皆知:8点46分,阿塔驾着飞机,撞上了纽约世贸双子塔北楼。
转眼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已经过去了整整17年。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事件发生时,你在哪里?心中有何感想?今天岛主就用三段尘封往事,带你回顾这个21世纪初最重大的突发事件。
不知名的坠落者
尽管已经过去17年了,但那一天的场景我仍然历历在目。
那天我正守着家中那台老旧晶体管电视看动画片,然而信号被突然掐断,屏幕一片雪花。正当我以为又是天线出问题时,画面很快就恢复了,不过不再是动画片,而是一段飞机撞向大楼的视频。

当时我还以为这只是某个电影的片段,殊不知在那一刻,我正在见证历史。
通过电视台主持人粤语腔的普通话,我听到了“美国”、“恐袭”、“本·拉登”等字眼。当时的我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看到那张照片,才切身体会到事件带来的恐怖与绝望。

照片中是一名跳楼的罹难者。他垂直而下,与身后的建筑群线条完全一致。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个黄金分割点,与两侧的世贸北楼、世贸南楼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几何图形。
这张相片拍摄于美国东部时间9点41分15秒,他的坠落速度是每秒9.75米,时速超过了241公里。
在那一刻,他已经无从选择自己的命运了,但在生命即将结束时,他看上去神态放松,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以拥抱大地的方式与尘世诀别。
照片一经登报,就引起了轰动。媒体一再希望查找到这位坠楼者,甚至还拿着照片询问几位可能的家人。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他不是我的丈夫(父亲)!我不想再看到这张照片。”
更有一位老妇因为不堪骚扰,不得不选择遁世隐居。她的女儿也患上了神经衰弱,耳边时常响起:“那个人就是你的父亲!”
在很多人看来,“9·11”事件都值得从各种角度大书特书。但在当事者心中,事件就像这名坠落者,是无法触碰的伤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有的亲属在事后从未去过遗址,更有的家庭干脆戒掉了《纽约时报》,因为在那上面,曾经有他们亲人的名字。
时至今日,仍没有人知道这名坠落者是谁,甚至尸首也没有得到确认。他没有墓碑,这张照片就是他的墓碑。
或许他生前只是一名籍籍无名的小职员,但这义无反顾的纵身一跳,浓缩的却是千万个家庭中的血缘与亲情的伤心往事。
沉默的消防员
根据统计,恐袭共造成3000人罹难,许多人在事件中失去了家人与朋友。也有人因为那天请假,而逃过一劫。但有时,幸存也是一种煎熬。
沙利文原本是纽约第41消防支队的一名消防员。2001年9月11日清晨,他接到了一个纽约皇后区第288消防队的电话。对方称一个消防员请了病假,需要沙利文过去代班。
沙利文放下电话就开车出发了,路上还听着音乐……然而,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音乐被打断,收音机里就开始播报世贸大厦被飞机撞击的新闻。
事后他得知,他所有的队友都被派去现场救援,最终全部遇难。这次冥冥中的代班,救了他一命,沙利文成了纽约第41消防支队“唯一的幸存者”。
沙利文在911救援现场
直到下午四点,他才抽空通过公用电话告诉妻子和孩子他还活着,在此之前,他的家人都以为他已经和战友们一起遇难。随后,他又返回现场继续参与救援。
尽管大难不死,沙利文却一直被“独活”的负罪感折磨着。从那以后,他三缄其口,从来都不谈那天发生的事,甚至一度想放弃消防工作。
或许这正印证了土耳其作家帕慕克的那句话:“人一旦开始沉默就不会再说话了,这种沉默可能会延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有时深夜醒来,沙利文恍惚觉得自己已是行尸走肉。他陷入深深的懊恼之中,在那一天,他本该和队友们一起死去……
在曼哈顿世贸中心遗址旁,一块绘制在墙壁上的铜质浮雕向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展示纽约消防员当时救火的英姿。

这里成了沙利文经常光顾的地方,有时他一坐就是一天,看看废墟,再看看纪念碑,一言不发。有时他也前去陪伴那些牺牲的队友们的家人。在他眼里,这是一种“赎罪”。
17年过去,灾难看似结束了,我们大多数人都能以平和的心态去回看历史,但在某些人心中,灾难却从未远离,它如魔鬼般蛊惑人心,死缠烂打,让人一生都陷入挣扎。
英勇的华裔空姐
看着恐袭后人们惊慌失措的表情,恐怖组织一定躲在某个角落弹冠相庆,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目的。但也有人在那一瞬间迸发出英雄的火花,让邪恶的人知道,正义永远不会被打败。
“我是第11次航班的3号乘务员,我的名字是贝蒂·邓。”
911事件遇难华裔空姐“商务舱有人被刺伤了,现在商务舱里根本无法呼吸,有人喷了毒气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我想他们正迫使飞机飞向哪里……我想会是一次高空撞击。”
“我们的1号乘务员被刺伤,乘务长被刺伤,我不知道是谁刺的。我们现在甚至不能去商务舱,因为在那里没办法呼吸,我想有劫机者在那里,可能已经堵住了去那里的路……”
缅因州波特兰国际机场——奥马里(中)和行动领导人阿塔(右)经过机场检查站,准备飞往波士顿。他们将在波士顿搭乘计划劫持的美国航空公司11号航班。这是2001年9月11日上午9时左右,美国航空公司第11次航班被恐怖分子劫持后,一名华裔空姐邓月薇和地面控制中心的部分通话录音。
正是她的冷静汇报,让世界第一时间知道了恐袭的发生,也使得美国政府立即关闭全国机场,避免了更为重大的损失。而她最终留给世人的,只有这段20分钟的录音,以及一块腿骨。
由波士顿飞往洛杉矶的美国航空公司11号航班劫机者
起初,纽约的新闻报告和一本有关“9·11”事件的书,都描述邓月薇在那通讲述飞机被骑劫的电话中,是尖叫和颤抖的,但是她的朋友和家人都拒绝相信。最后2004年联邦911委员会公布那段通话的录音时,证实她的亲友是对的。
如今,她的画像被永远留在中国城的墙上,向世人讲述她44岁短暂人生的英雄故事。旧金山市长布朗也将9月21日命名为“旧金山邓月薇日”。
不过对这一家人来说,邓月薇的牺牲依然是永远的痛。他们有时会参与纽约的纪念活动,有时则会避开,安静地怀念逝者。
但他们从未被磨难挫败。曾有媒体追问邓月薇的大姐邓月芳,如今有什么话想对妹妹说。她停顿了一下,收起了哽咽,坚定地说道:“你在生命最后一刻表现出来的勇气让我们感到安慰。我们都以你为骄傲。”
投票

上周五小柯剧场赠票活动
获奖名单
@金畅、@安排上了
请这2位岛民尽快
将姓名、地址及联系方式发送到后台,
以便岛主火速登记~
获取更多福利,欢迎添加岛主个人微信
不老斯基【ID:bulaosij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