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像什么

老师像什么?这还是一个问题吗?我以为是。
说老师像春蚕、像蜡烛的,我最不赞同。这个比喻化用自李商隐的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诗虽好,意思却悲:感觉我们就像一群活不了多久,马上就要献身的祭品,尤其是那作茧自缚的行为让我这样追求自由的人受不了。
说老师像辛勤的园丁,这种说法是最常见的。这种比喻就完美吗?我以为未必。辛苦这是自然的,哪个职业又不辛苦呢?我以为老师与园丁的相同是都要挥动大剪刀修修剪剪:多余的枝丫、太密集的株苗、花坛里的杂草,都要剪除、拔掉。不过,这应该是一件慎之又慎的事,这也是老师与花匠最大的不同:不同品质的学生、学生的多种多样的兴趣与爱好,能轻意下剪刀刈除吗?花园匠与老师的追求根本的不同就在此:一个追求整齐划一,一个追求百花齐放。不过就目前的发展来看,他们都只强调统一协同了。你可以说,花园里单看一个花坛是一色的,但整个大花园就是五颜六色的了啊。但带班不能如此,如果一个班级追求同一规格,学生不成了流水线上的制式产品了吗?能为了班级的统一泯灭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吗?不能!要因材施教啊!园丁还有一个最大问题:他们最终目的是呈现形状各一、颜色有殊的花朵,有时为了强调变异的美甚至刻意去扭曲花枝,这人道吗?更大的问题的是只顾开花,但果实呢?甚至结出果实也不允许摘来吃,只准看,这样的果实有何用?尤其是如果学生只中看不中用有什么用?
所以,我以为以园丁来比喻老师不完全妥当。
菜农、果农呢?这两种职业似乎要更加务实一些。他们与花工相比同样辛劳,同样流了一地的汗水,追求却有所不同。那是果实啊,不仅有光鲜的外表,还有不错的口感与味道,甚至是营养。这是老师应有的追求。不一定要培育奇珍异果,有用就行。有大用的大才社会需要,有小用的小才社会同样的需要。类比过来,北大、清华的高材生社会需要,普通的本科、专科、职业学院以及社会开放性大学学生,社会同样需要。品相好的就卖个好价钱,卖相差的就卖个公道的价钱,绝不以次充好就行。但是,现在有部分菜农、果农为了让蔬菜,尤其是水果免遭虫害,就用口袋将果实包起来,并在里面辅以杀虫剂、营养液、增长剂,这样果蔬长得又快又好,这样的产品你敢吃吗?尤其是按这样工艺流程生产的人才你需要吗?即使需要,也只能将他们安排在即将被机器人取代的流水线上,创造性强的岗位他们胜任不了。
所以老师与菜农、果农还是有根本性的不同。
相比较而言,我以为老师更像牧人。牧人与饲养员不同。工作环境:一个舒适,连温度、湿度都是可以控制的,一个就是风霜雨雪、阴晴不定;工作方式:一个拘在尽可能狭小的空间里长膘,一个在天地区自由的奔跑增肌;喂养方式:一个是定时定量定品种地投放,一个自己随便吃、自由选择吃,吃饱为止……
老师就应该像牧人一样,在更广阔的空间里行走,在更自由的条件下施教,管是为了不管,教是为了不教,让学生自由的野蛮生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