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构建“童真”与“现实”间的桥梁——《火烧云》与《祖父的园子》文本分析

2020/7/1

栏目主持人语
语文的文本分析能力是语文教学的核心要素之一。但在实际的课堂中文本分析能力似乎到了一个死胡同,大学里面学的知识与实际的课堂似乎有矛盾与冲突,我想这是对实际的语文教学不熟悉的原因。语文并不是单纯的讲授一篇课文,语文有其复杂的规律,这种规律的发现一定是来自实际的课堂。我在大学的语文课程标准与教学设计等课程教学中,除了进行实际的技能讲授外,认为必须重视学生的文本能力训练。语文改革与研究不能太过学究气,华丽的辞藻下失去了语文的鲜明特色的语文不会是真正的语文。我始终认为一个好的语文老师是要扎扎实实读几本书,认真的解决一些课堂中出现的实际问题,否则所有的语文研究都是水中花、镜中月,终究会昙花一现。
河南大学 文学院 杨亮
小学的学习阶段是所有学习阶段中学习时间最长,学生成长变化最大阶段。所以,语文教学在学生三观建构的引导与情感审美激发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人教版三年级下册的《火烧云》和人教版五年级下册的《祖父的园子》都是选自萧红《呼兰河传》。节选文章在原文本中都是靠前的章回。毕竟就我看来《呼兰河传》还不是一部可以适合小学全年龄段阅读的书目。虽在表象上来看,其中有着童真的视角和天真的语言,仿佛将读者与作者放在一个年龄段相似可以交流的平台,但其中最本质的情感内涵与审视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呼兰河传》作为萧红一部经典的自传体小说,其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绝不仅仅是“童年”。她是要以“童年”的她用童年的口吻,去说现在自己内心的话。所以在这两篇课文的教学过程中,不可以仅对节选文本局限地讲解,应该对一些“现实”点到位置。我认为把握好“童真”与“现实”之间的度,是讲好这两篇课文的重要条件
一、《火烧云》中的童趣与流逝
从文本上来看,两篇课文的叙事角度,还有其中与方言歌谣结合的语言特色都是极其相似的。《火烧云》是三年级的课文,这篇课文可以按手法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存在着大量的颜色描写。第二部分运用了大量自然的比喻手法。
“大白狗变红了。红公鸡变成金色的了……喂猪老头儿在墙根靠着,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头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简单几句就把霞光下的乡村写活了。所有原本都是鲜活、充满生机的小动物都静静地、乖乖地跟着时间在变化。其实颜色作为文字出现,在表达效果上本身就带有着强烈的感情,而这种感情的体会能力是比写就更重要。因为文中写到红时,我们都不会想到花朵的红色,想到的都是记忆中的那抹太阳的红色。就是这种自然的、亲切的、富含生活化的表达才能更深入学生的心理去感动。并尝试将自己的生活写进作品,这种作品其中必然引发人们心中共通的情感共鸣。关于作者在描写火烧云颜色的笔墨中,依旧透露着浓厚的生活气息,也非常值得我们去探究和把味。“半紫半黄”“半灰半百合色”“葡萄灰”“梨黄”“茄子紫”,将多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倒入读者的脑海,每一个具体事物表述的颜色都有着其独特的象征,足以见得作者对生活的观察奠定了她对颜色运用的高超。大家也可以去想象,在那个没有电视电脑,手机平板的时代。他们的童年是一种什么样的童年?他们童年在那段无聊漫长的时光中,感受着生活最本真的快乐与幸福。
“天空出现一匹马,马头向南,马尾向西”单单来看这一笔马尾向西,足以感受并想象出云朵的厚重感,在广阔的天空中真正活了起来。跳出了二维空间的囚禁,在空中驰骋。“看的人正在寻找马尾巴,那匹马变模糊了”“跑着跑着,小狗不知哪里去了,大狗也不见了”。极致写出了人们沉浸这种自然美妙的变化中,又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从美好中醒来。这种投入与回归之间的变化全在那个有云构成的动物不知所踪为结束。这几段描写中对比喻手法的运用和把握都十分自然流畅,每一段的比喻都在情景当中发生,充满了趣味性和童真感。三年级的小孩子在接触这样与他们视角相同的文章时,体会感会更加强烈。因为,在他们的眼中世界就是这般变化莫测,充满奇幻色彩的。
可是在本篇课文的最后,最后一句话将我们所有人从无忧的童年来回现实当中,文中暗藏的情感在此处流露。“可是天空偏偏不等待那些爱好它的孩子。一会儿工夫,火烧云就下去了。”再次结合萧红的写作经历,是以一种阅尽时间苍凉的视角去讲述童年的故事。火烧云就像所有人记忆中最纯真、最浪漫、最美好的那段童年记忆。每个人都很喜欢它,每个人也都很爱护它。可就像最后一句所说,在时间的手中在成长的催促下,不得不让那段“童真”抛下这群必须长大的孩子。马东说:“曹雪芹最喜欢姑娘,而最讨厌的是婆子。所以在曹公笔下,姑娘必须写死,否则终究有一天她们会变成婆子”。成熟前,我们是向往的;成熟后,我们是无奈,也只能怀念的。在当今的信息化背景下,孩子们接受信息的方式和数量也越来越多,这种“成人化”的倾向是在一步一步略去孩子本该拥有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所以这篇课文我想对于教师的意义要比对于学生的意义重要得多。面对这样的时代问题,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守护住孩子们的童年。而对于人心的启发,没有哪门课比语文更合适。
二、《祖父的园子》中的爱与自由
从写作手法上来看,《祖父的园子》运用了更多的细节描写,并将目光聚集在而作者“我”的身上。本篇课文中仍然通篇在写童年的经历,只是与之前相比,这段童年的美好的欢乐被具象化到了具体的事件情节当中。祖父的园子其实就是作者童年的乐园,课文开篇写到花园里的各种小昆虫和记忆中花园的模样,《呼兰河传》中反复描写萧红心理,说这个大院子特别无聊没有一丝新意。萧红之所以喜欢祖父的菜园,可能是因为园子的事物一种都在变化翻新吧。可是这一部分中,我们只能见到作者对园子的细致观察和整体印象,却并未吐露出真正的情感“祖母喜欢养羊,养把果树啃了,果树渐渐死了”就像在冰冷地复述着过往一样。
课文到后面祖父的出现,打破了这种情感上的寂寥,从而凸显出了在“我”乃至所有小孩子的童年时期陪伴在情感维系中的重要作用。“我”每天都跟在祖父后面转,学祖父的样子做着农活,分不清狗尾草和谷子,见到黄瓜摘下来就吃,看见蜻蜓就丢开黄瓜去追……作者在祖父的陪伴下感受着童年无忧无虑的快乐与美好。相较于自己度过的所有漫长时光来说,有祖父陪伴的时光是那样幸福。课文将视角聚焦在我和祖父身上,不仅要体现一种对童年趣事的记录,更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去体会亲情的力量。任何情感的力量都会作用于时间,时间会给所有情感以最丰盛的答案,在萧红的童年中祖父是他最亲的人。也是祖父的言传身教,让她在后来的写作生涯中更懂得同情在底层挣扎的人。“太阳在园子里是特别大的,天空是特别高的,太阳的光芒四射,亮得使人睁不开眼睛,亮得蚯蚓不敢钻出地面来,蝙蝠不敢从黑暗中飞出来。是凡在太阳下的,都是健康的,都是漂亮的……”这里的太阳具有一种双关的意味,自然中的太阳是大地的太阳,而我的太阳是祖父。我沐浴在祖父阳光般的关怀与陪伴中,我就想园子中的花草,是健康的,是快乐的。在那样一个充满着压迫和黑暗的时代,是亲情的力量将我保护在这个园子当中,让我可以自由茁壮地成长。
“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在爱的阳光下,激发出的自由是这世上最美的事物。这种自由的价值倡导是一种最本真的状态,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说不清什么是自由,但我们清楚地知道什么不是自由。我们的教育应该是尊重天性而不是一味地规范天性,我们给予他们土壤,水,阳光,我们不要期待他们是什么种子,也不用去规范他们要长成什么形状。因为那片土壤终究是属于他的天地。“可是白云一来了的时候,那大团的白云,好像洒了花的白银似的,从祖父头上经过……”阳光照耀下的园子非常健康并富有生机,“可是白云来了”白云在与太阳抗争,就像其他人也在与祖父“斗争”,“小团圆媳妇”的恶婆婆甚至是作者自己的父亲,他们的存在就像是云朵遮挡本该照入的阳光。他们在已有的社会规范中活得心安理得,也让作者觉得这样的童年是灰暗的。白云与太阳抗争,更是时间与祖父的抗争,银白色逼近了祖父的头顶,岁月也在渐渐偷走他的生命。祖父的老去,在作者心里就是精神支柱的崩塌。但是在课文的最后,笔锋有所翻转“玩累了。不要枕头。不要被子。把草帽盖在脸上睡去”这是一种很洒脱自由的心态,可能暗含着就算那些与祖父抗争的事物一定存在,我也不会为之放弃,这是成长中必须要承担起来的责任。我们的成长不是让我变得冷漠无情,而是不再将所有情绪无处释放,不再将自己放在必须被保护的位置。没有人能躲过成长的追捕,不要逃,带着草帽和小锯,继续走到远方。
三、作者与土地之间的情感联结
人类文化学中有一个概念,叫作人类文化整体性。人类的生理机体与地域文化共同组成了这个民族。所以不同环境对不同民族的塑造作用及塑造结果也是不同的。萧红生活的那片土地是中国最北部的一份沃土,这里生长着无限的希望,同时也滋生着愚昧的毒蔓。作者在表达与土地间的情感联系时,其心理是一种爱恨交加的复杂心态。
每当描写自然景物时,一幅北国风光在仿佛在一个稚嫩的声音下浪漫呈现。情感地流露那样自然,“花儿开了,就像花儿睡醒了一样;鸟儿飞了,就像他们想飞上天一样”“群山都落在脚下,显得空阔高远,高得可以同月牙儿拉手,同太阳亲脸”,可见作者在这片土地上收获的希望全在眼中和笔下留了下来。但作者也无数次地说道,这片土地是多么的闭塞,多么的无聊,不是她故意去找那些愚昧与腐坏的事物而是这些蔓草悄无声息地侵入她的童年。
“偏偏这后园每年都要封闭一次的,秋雨之后这花园就开始凋零了,黄的黄,败的败,好像很快一切花朵都灭了似的,好像有人把它们摧残了似的”,就像园子中的秋景一般,她所寄托美好期望的地方都在被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摧毁。作者也不相信“小团圆”媳妇是被那样这么折磨死的,作者也时常听见那边的桥下时常传来“大兔子”的声音,当这些不能被一个孩子所接受的事物不断进入他们的世界,她们只能用看似无知实则惊悚的言语来表达不满。
与其说作者对待故乡的土地情感是复杂的,倒不如说所有人对待土地的态度都是复杂的。我们与那片生活的土地有着最亲密的物质情感羁绊,我们往往在想要逃离的时候会同一种力量撕扯。当我们用尽力气,真正地逃离过后,我们总会在某个时候想起家中的味道。这就是土地于我们而言的宿命感,最初想要逃离,最终又要回归。萧红面对家乡的境遇没有办法亲自回到那片热衷又痛恨的土地,也只能透过笔尖,去触碰黑土下的脉搏。
四、如何把握文本中的“童真”与“现实”
《呼兰河传》的创作视角决定了这部作品的基调必然是“童真”与“现实”相联系的。而在我们传统的教育观念中,往往突出的是课文使用价值,缺少对课文进行挖掘的思考价值。对学生“童真”感的保留是一个很重要的作用,我们之前说过可以使这类作品与孩子们产生共鸣,去激发他们观察生活并感受生活。但是生活绝对不止是孩子的世界,生活是一个纷繁复杂,而面对这样纷繁复杂的能力不能完全依靠孩子们在日后的摸索,我们需要在一些现实性的问题上加以引导。这种引导应该是潜移默化的,而不是以小学毕业为界限,初中开始完全灌输的。处在五到六年级的学生已经有一部分进入了青春期,在青春期开始正是思想活跃,需要去引导的时期,在这时我们去将《呼兰河传》中一些课文之外,孩童视角之下的问题去讲授给他们是很重要的。比如,那个呼兰河镇上的大泥坑;这个社会不需要围观的人群,需要解决问题的声音,面对这个大泥坑他们的解决方式又是什么?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大泥坑,那这些大泥坑又代表着什么?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针对感恩教育也不能机械化地看待,要去让他们懂得有的感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对一无二且正在随着生命消逝……
我不觉得这些问题过于现实,让孩子提前了解太早。因为在信息化时代的催化,孩子的心理年龄已经远远超过其生理年龄,这不一定是件坏事,这表明他们对探索世界内在的愿望越来越强。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封闭其他探索世界的门窗,而是牵着他们的手,带他们走进那些传统上被命名为“现实禁区”的地方。
我们努力守护他们的童真,但如果他们有了自愿去触及现实想法,那我绝不阻拦。因为那一刻,他们选择了成长,而我愿意构建这座桥梁。
END
作者 | 张振轩
编辑 |张明月 刘海宁
审核 |马 瑞 李章鑫
推荐阅读
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在现实苦难中凋敝的灰色希望——《我的叔叔于勒》文本解读
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论朱自清《背影》中对新文学“父亲”批判的自我反思
鉄塔语文学刊
立足中原,做研究型教师
投稿邮箱:tietayuwen@163.com
地址:河南大学文学院B306语文教育教研室
来,试试最新的分享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