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玉珠万斛,才女无俦——李清照内心世界探析

玉珠万斛,才女无俦
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李清照是华夏诗词长廊中并不多见的女性作家。作为词人的她学识渊博,才华出众;作为女性的她的思想高远,不囿于世俗。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都曾醉倒在李清照的诗词中,本文笔者将通过李清照几首名作的分析探索其复杂而深刻的内心世界。
一、明朗灵动的少女
李清照出生在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父祖皆出于“蚤有盛名,识量英伟”的韩琦门下。父亲李格非和“苏门四学士”黄庭坚、张文潜、陈师道、晁补之有密切的来往,在北宋文坛上颇有名声,母亲王氏也是一个通文墨、懂诗书的大家闺秀。李清照虽出身于名门望族,但她的生活情趣却不在声色犬马,养尊处优,而是潜心创作,流连山水,再加之当时社会相对安定,因此她这一时期的词作情感基调都是欢快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鸳。”作为这一时期代表作的《如梦令》描写的是李清照在溪亭游玩的场面,词人畅游于自然的怀抱,乐以忘忧,寄情于酒,醉后竟找不到回家的路。全词运用白描的艺术手法,勾画出了一个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成长的少女,字里行间洋溢着的蓬勃朝气和对大自然的由衷热爱。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从“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洗溪沙》)、“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怨王孙》)等早期词中进一步窥探到作者明朗灵动内心世界。
二、低婉缱绻的思妇
十八岁时李清照与赵明诚结为夫妇,一位是金石大家,一位是词坛佳人,二人的结合在当时可谓天作之合,婚后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妇两人情投意合,生活十分美满。可是,婚后不久赵明诚又经常要外出游学、为官,夫妻二人常常会经历“相见时难别亦难”离别场面。思恋之中,李清照将自己的情感尽数倾诉于笔端,用女子的身份诉说女子的心事,一改当时词坛上男子作闺音的局面。
“红藕香残玉罩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下才眉头,却上心头。”
结縭不久,赵明诚负笈远游,这首《一剪梅》是诉说爱情与思念的词作,丈夫不在身边的日子,李清照举目所见,不管是白云、飞雁、明月,还是落花、流水、兰舟,时时处处,皆与赵明诚联系起来。这种感情既执著,又缠绵,摆脱不开,搁置不下,“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用字别出心裁,“眉头”与“心头”遥相呼应,“才下”与“却上”彼此衔接,相思之情、思念之意,呈于象,感于目,会于心,语句结构工整,描写细腻委婉,离愁别恨跃然纸上。与之同类的作品还有《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重阳佳节,本该与亲友一起赏菊登高,然而,无人相伴的词人却独自闷坐房中,直到黄昏时才强打精神“东篱把酒”。“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词作不着一“思”却写尽“相思”,“人比黄花瘦”一句作结更是譬喻精彩,义蕴多端,成为千古传诵的佳句。
在这两首词中,词人的内心一改往昔明朗灵动,无忧无虑,成了终日思情悠悠、愁肠绵绵的思妇。这一时期的情感,在她的《小重山》(春到长门青草青,红梅些子破,未开匀。)和《庆清朝》(禁幄低张,彤阑巧护,就中独占残春)也可窥到端倪。
三、风骨渐露的居士
好景不长,新婚之后快乐生活被接连而至的厄运打破——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在朝廷争斗中败下阵来,撒手西归,赵明诚三兄弟被罢官,遭人诬陷入狱。“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怨王孙》)“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点绛唇》)“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度芳姿。”(《多丽·咏白菊》)纵观这一时期的词作,皆是数不清的愁思与苦闷。这种愁思与苦闷一直持续到赵明诚出狱后带着李清照回青州故里,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隐居生活之时。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青州隐居的这段日子是李清照后半生中的最后一段宁静时光,李清照从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中“审容膝之易安”获得启示,为自己的居处取名“易安”,并自号“易安居士,”希望能拥一方陋室,过上怡然自乐的向往生活。然而,快乐是如此短暂而稍纵即逝,宋高宗建炎三年二月,身为知府的赵明诚在王亦叛乱一事中弃城逃跑并因此获罪革职,李清照得知后深为丈夫的行为感到羞耻。不久,赵明诚又被启用,移官湖州,行至乌江时,李清照吊古伤今,挥笔写下《夏日绝句》一诗。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诗中李清照追忆项羽昔日英雄事迹,以项羽四面楚歌选择自刎的历史典故,讽刺南宋朝廷只知偏安苟活和丈夫危急时刻弃城逃脱的懦弱,诗境风格一洗先前的女子情态,思想和眼界初露豁达英豪的峥嵘风骨。
四、倜傥豪放的大丈夫
靖康之变爆发,北宋灭亡,李清照自此踏上了南渡流亡的道路。从书斋走向现实,沿途所见所闻深深刺激着李清照的每一根神经,国破、家亡、夫死,人生命运的巨变深刻地影响了她的思想,作品风格突变。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诗作《渔家傲》以浪漫主义的艺术构思,通过梦游的方式与天帝问答,境界壮阔,气势庞大,有倜傥豪放的大丈夫气。“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词作一开始就为我们展现了一幅辽阔壮观,浑茫无际的画面。与天帝的问答以幻想的形式倾诉自己内心的抱负,李清照虽为女流,却有不输男儿的豪情壮志。“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气势之磅礴,胆气之豪放,境界之高远,更为词中罕见。
面对国破家亡的处境,李清照后期的词作除了强烈的爱国情感的抒发外,更有对自己凄凉处境的凄惶,对往昔之不可追之岁月怀念:“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菩萨蛮》);“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武陵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声声慢》)“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捐北人,不惯起来听”(《添字采桑子》)。
统观李清照的词作,或灵气烂漫,或才气通脱,或低婉缱绻,或风骨峥嵘,或婉约秀丽,或劲健豪放。但无论哪种内心情感的呈现,李清照的作品中都少有怨天尤人的消极情绪,是宋代文坛上少有的惊世风华。
参考文献
[1] 李清照.漱玉词[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15.
[2]刘鸿桥.李清照词“风”意象美学探析[J].今古文创,2020(28):4-6.
[3]林小玲.浅析李清照的心境与词风[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13(03):121-122.
作者 | 路云霞
编辑 | 赵鹏爽 杨闪闪
审核 | 杨雨晴 郭茜 黄子寒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