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舟平|王酒花和她的三个男人—— 读魏晓婷女士长篇小说《酒镇》随感

七零后实力派女作家魏晓婷与我同城,又同为酒镇人,相识多年。小城不大,偶尔在街道或开会也能遇见她,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们一起聊与文学有关的话题自然多一些。得知她四年磨一剑,写了本长篇小说《酒镇》,目前已出版发行,而且很是畅销。同为烹文煮字者,作品能结集出版且畅销,实在值得额手相庆。
拿着晓婷女士给我签名的40万字长篇小说《酒镇》,我细细端详,书的封面设计典雅,深蓝底色,烫金篆体的“酒镇”两字泛着金光,透出古色古香,加上精美的装帧,一股厚重大气的感觉扑面而来。
晓婷女士出过一本散文集《绝处风景》,还出过一本长篇小说《伤城》,六七年内连续出版三部书,洋洋洒洒共计百万字,很不容易,个中酸甜苦辣只有同为出书人才能真正理解。
小时候没有书读,现在书却读不过来。就文学书籍而言,说实话,好多文友的著作尤其小说类我大多只浏览一下。因为我的兴趣是散文,对小说精读得不多,何况现代人太多“手机控”,喜欢碎片化阅读,习惯虽不甚好,我却也不例外。大概出于文友的担当吧,写篇读后感,为发行暖暖场,自是应该的。藉此,看来我必须得老老实实读读《酒镇》了,没想到《酒镇》环环相扣、高潮迭起的故事一下子吸引住了我,不由得佩服起作者来。
写小说说白了就是讲故事,如果没有故事性,思想、语言、结构再好,也不能成为一部成功小说。《酒镇》主要讲述了酒镇三家人——柳家、陶家、王家的故事。全书在矛盾和冲突交错中围绕主人公王酒花和她的初恋情人柳德茂的爱情故事、创业故事,围绕柳德茂和他爷爷柳义振的酿酒故事徐徐展开,使小说的味道如同酒味意蕴悠长、百味俱生。小说的主要场景设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但故事一直追溯到民国甚至更远,不仅给酒镇树碑立传,且揭开其层层面纱,展现多彩纷繁的世相百态。《酒镇》的文学价值、社会价值暂且不论,单从小说故事性出发,对其情感视角解析,小说女一号人物王酒花的情感生活就是小说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也是一大看点。王酒花与男一号人物柳德茂及丈夫陶鸡换、未婚夫陈熹这三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故事就很值得玩味。
王酒花是酒镇“拔头梢”的姑娘,“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无论什么年代,长相漂亮的女子都会受到倾慕和追求,而每个男子都会有倾心的女子,并为之疯狂,绝色女子周围注定春夏秋冬都会有“地雷”。柳德茂是王酒花儿时游玩嬉戏的玩伴,形影不离的知己,青春萌动期两情相悦的恋人。但由于同村同龄人中另一玩伴陶鸡换的介入和恶作剧,使得这对恋人之间产生深刻误会,加上以柳德茂爷爷柳义振为代表的传统世俗家族势力的强烈反对,最终撕毁了这段纯真的恋情。但两人并未走远,心有不甘,内心深处一直念念不忘,心照不宣,心心相印。陶鸡换是酒花初恋的破坏者,一直暗恋酒花,为了得到酒花,他将放有猪虱的树叶趁酒花不注意放到她的脊背,酒花奇痒难忍,他又假装帮酒花抓“毛毛虫”把酒花的衬衫领子扒拉开,恰巧这一幕被柳德茂的爷爷柳义振以及收工回来的村民撞见,酒花的名声从此污损,被以讹传讹,以致满镇风雨。而后,鸡换娘粉墨登场,说服酒花一家人,竭力撮合了酒花和鸡换的姻缘,酒花跌入鸡换和鸡换娘精心设计的婚姻圈套,只得违心嫁给陶鸡换。俗话说:“从小看大”,少年时期就猥琐的陶鸡换长大后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自从娶了酒花后便成了一个典型的渣男,万丈红尘里的一摊烂泥,不但打柳德茂妻子杨兰芝的主意,又打酒花妹子蛋花的主意;好吃懒做、吃软饭、败家不说还常常对酒花施家暴、耍无赖、百般凌辱,用“恶心透顶”“寄生虫”来形容陶鸡换一点也不为过。美丽、善良、能干、苦命的酒花受尽了婚姻和生活的双重煎熬。陶鸡换在一次骑摩托车的意外事故中摔伤,导致全身瘫痪,酒花不离不弃,精心伺候。陶鸡换最终良心发现,放手酒花,酒花与陶鸡换协议离婚。陈熹不是酒镇人,是酒花在办刺绣厂时遇到的一个外地客商,陈熹宽厚、儒雅,有眼光、有本事,与酒花在生意交往中熟络起来,他懂酒花,欣赏酒花,酒花与陶鸡换离婚后,陈熹大胆向酒花表白,几经曲折酒花接受了陈熹的求婚,正当两人约定爱情准备结婚时,陈熹却涉嫌假冒名酒被调查,柳德茂为了成全陈熹和酒花的婚事,以凤柳酒厂厂长身份主动承担了责任,陈熹辩解此事与柳德茂无关由他承担责任的理由未被司法机关采纳,最终柳德茂被逮捕法办判刑。酒花与陈熹决定推延婚期,共同担当起代管柳德茂凤柳酒厂、照顾柳德茂妻儿、传承“义德”精神的重任,小说就此剧终,却留给读者无尽悬念。
艺术的生命力在于真实,真实的艺术形象才具有无限广阔的美感和魅力。法国作家雨果说:“在舞台上,有两种办法可激起群众的热情,即通过伟大和通过真实。伟大掌握群众,真实攫住个人。”可见艺术的真正魅力在于艺术形象、艺术效果的真实感。那么,现实中有没有酒花这样的女人?答案是肯定的,特别做为小说“酒镇”原型地——柳林镇出生的我来说,小说的一幕幕故事使我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但是,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
在我国漫长的男权社会中,重男轻女观念根深蒂固。自古女人苦,漂亮能干的女人要做点事就更苦,而她们的感情世界就是苦上加苦。因为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难跨卖醋摊”“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不管男女,无关婚否,都逃不过爱情关、婚姻关。酒花半生缘中遇到的这三个男人,与酒花的命运休戚相关,也可以说,大多数女人生命中都曾遇到过这三种男人。
初恋情人柳德茂,与酒花情投意合,青梅竹马,但现实的鸿沟却使两人咫尺天涯,阴差阳错,与婚姻擦肩而过,只留下“人面不知何处去”般的深深遗憾和惆怅,只留下彼此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梦,这是酒花梦想版的婚姻,也是每个人的梦中婚姻,有爱情却无缘婚姻。虽然昙花一现,但“此事古难全”,却仍值得每个人好好地回味一生。陶鸡换是把酒花明媒正娶来的,是酒花的合法丈夫,但对酒花来说嫁给陶鸡换则有万般的无奈:娘家父母的胆小怕事,顽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娘家哥哥的残疾、贫困现状等等,这一切的一切绑架了酒花,她不得不违心嫁给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的陶鸡换,这就是酒花的现实版婚姻,如果把这种婚姻放大,其实也是每个人的现实: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甚或两个人彼此都不欣赏对方,但现实却偏偏让两个人成就姻缘,有婚姻无爱情。从本质上说,如果不爱一个人,那他(她)的爱就是累赘和包袱。于是,婚后要么委曲求全,等有孩子了,声声叹息变为阵阵怜悯,最后转化为亲情责任,彼此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辈子;要么为了孩子,为了面子,不喜欢转化为不讨厌,一直凑合下去;要么相互欺骗,互相隐瞒,彼此“身在曹营心在汉”过一天是一天;要么吵吵闹闹伤痕累累,或者冷战分居,直至离婚,甚至……一句话,质量不高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和谐处。不可否认,我们生活中大多数人的婚姻都是这样的,所谓搭伴过日子的凑活型婚姻。
缘分这东西,强求不得,如果不爱,勉勉强强,只能委屈自己,也委屈了对方,虽然生活一辈子或一阵子,但彼此心中不会留下刻骨铭心的真爱记忆。其实,还是杨绛女士一语中的:“人到最后娶到的人,总不是意中人。”陈熹的出现使酒花眼前一亮,而陈熹第一眼看见酒花就很心跳,用现在话说叫有眼缘,圣经里说:“有时候,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缘分一旦来了挡都挡不住。酒花和陈熹在生意的默契中,彼此渐渐有了好感,深度了解后,“郎有情,妹有意。”两人最终名正言顺地约定了爱情,彼此深情且坚定,酒花终于要迎来合适版婚姻,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般配姻缘、美满婚姻,古人所说的琴瑟和鸣,这当然是上上婚姻了,即有爱情的婚姻。人在年轻时,不管经历多少段感情,最后发现依旧要进入平淡的生活,这时候合适就显得尤为重要。
从爱情到婚姻可遇不可求,爱是无条件的,可婚姻是有条件的。你庆幸也罢、叹息也罢、怨恨也罢,这一切,其实一半掌握在自己手里,一小半掌握在别人手里,一小半掌握在老天手里,这就是每个人的婚姻命运。人生其实到处是进退失据的尴尬徘徊,不论时光如何,人性永恒。文学恰恰是表达人类情绪的人学。婚姻围城是心里的围城,执手真爱,便无所谓出去与进来。王酒花背后的这三个重要的男人:柳德茂使她成长,陶鸡换使她坚强,陈熹使她感到安全和自信,但现实生活中酒花和陈熹能真正走上婚姻的红地毯吗?小说至此戛然而止,恰恰说明真正的爱情要成为婚姻还有一段风雨路要走,爱情不等于婚姻,有婚姻不等于有爱情,这就是小说大结局的奥妙之一。
酒花与她的三个男人的故事还在生活中继续复制,上演,结局如何?每个人既是当事者又是旁观者,就像诗人卞之琳所说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杨舟平
陕西凤翔人,高级法官,陕西省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理事,凤翔县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情关风月》。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杨舟平:追逐自己内心的声音——《情关风月》跋●【史海钩沉】杨舟平|方孝孺之死●.杨舟平:拿破仑真正的最后失败
●杨舟平|乡音不改(有声版)
●杨舟平|清明记忆
●杨舟平 | 执法与良知
●杨舟平|故乡的坝
●杨舟平|家风的力量
●杨舟平|张树子和他的三个女人—读范宗科先生长篇小说《热土》随感
●杨舟平|肺疫当前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杨舟平|100年后的一桩寻人启事 ——丁龙的家风故事
●杨舟平|“天理·国法·人情”错杂谈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