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 原创】槐花嫂(小说)

槐花嫂(小说)张锋 原创
尚德村的槐花嫂去世了。而且是不清不楚地死于车祸。
槐花嫂是镇子里方圆几十里都有名的好人。她的娘家在东山七里之外的田沟,田沟山高谷深,交通闭塞,村民生活贫困。但田沟山清水秀,水土好,出美女,槐花就是田沟著名的美女。槐花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见人就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说话细声细气的,总是招人喜欢。六十年代,槐花嫁给了镇中心尚德村的战魁。战魁是文人,读了好多书、写得一手好书法,在镇中心小学当民办教师,是村里唯一吃皇粮的人。战魁和槐花的郎才女貌联姻,在当时传为美谈。
战魁是独子,婚后仍和父母住在一起。槐花接连生了三个儿子,战魁主外、槐花主内,三代同堂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当时小儿子几个月大的时候,战魁突然死于心肌梗塞,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槐花嫂既要照顾年迈的公公婆婆、养育三个幼子,还要种田挣工分,槐花嫂家的日子急转直下,家境越来越唏慌,竟成为村里最困难的。村邻们劝槐花嫂改嫁,她坚决不同意;公公婆婆也同意她招个上门女婿,她也不同意,理由是:为了战魁哥,为了三个孩子,一定要把这个家撑下去。别人问槐花嫂这样累不累,她总是笑着轻声说:不累么,不累么。
槐花嫂孝顺公公婆婆,为他们养老送终,同时视三个儿子为掌上明珠,呵护有加。用槐花嫂的话来说:自己遭多大的罪,也不能让娃娃们遭罪。槐花嫂从来不打骂孩子,对孩子有求必应。有次大儿子偷了母亲的一毛钱买豆腐,槐花嫂也没对儿子生气。暑假里,槐花嫂冒着三十多度的高温去责任田里干活,也舍不得正在上中学的老大、老二去帮她,反而让孩子在家睡觉。
大儿子初中毕业后,槐花嫂带他去拜镇上著名的风水先生为师;当时有人有求风水先生,报酬是一包香烟和一包红糖,如果请到家里,还要给风水先生打两个荷包蛋吃,是个令人眼红的职业。如今大儿子在当地很有名气,如果帮人宅基择日,则收取五十元,外加一瓶酒和一条烟;如果是婚丧嫁娶择日,收费标准是二百元,外加一瓶酒和一条烟;如果是卜卦、看相、出神治病,费用因人而异,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
槐花嫂喜欢听秦腔戏,二儿子受她影响,从小喜欢唱秦腔,初中毕业后考上县剧团。但没过几年,剧团解散,二儿子失业,但很快利用自己的特长,成立了一个响器班(唢呐班),专为红白喜事表演秦腔或者流行歌曲。如今,二儿子的响器班成为演艺公司,一到节假日,演出安排满满的,每天(每晚)演出收费至少一千五百元。三儿子初中毕业后,槐花嫂托人找关系,让他入伍当兵。三儿子当了三年炊事兵,学得一手好厨艺。退伍后,他在镇上的一家酒楼当厨师。几年前,酒楼老板退休,三儿子把酒楼生意盘了过来,生意一直做的顺风顺水,镇上有人家办红白喜事,经常来这里包餐。
三个儿子先后成家立业,个个都在村里盖了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洋楼。村民们都说槐花嫂有眼光,为三个儿子找了不同的好职业,都有令人羡慕的收入。按理说,槐花嫂有福气,老年终于能过上人上人的好日子。但三个儿子、三个儿媳没有一个愿意赡养槐花嫂,她一直居住在战魁哥遗留下来的三间矮小、黑暗、破烂的土坯房里。以前槐花嫂身体硬朗,自己种责任田,完全可以养活自己。三年前,槐花嫂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每天像疯子一样在村里瞎转悠,生活也成了问题,但三个儿子还是没有一家愿意把槐花嫂接到他们的小洋楼里一起居住,都说另外两个兄弟比自己更有钱,应该养活老母亲。在村委会的调解下,三个儿子同意每月轮流把槐花嫂接到家里吃饭。但随即产生了新问题,每月的天数多少不一样,按月轮流,有的儿子吃亏、有的占便宜。于是,村委会又重新调解,三个儿子按每周七天轮流负责槐花嫂的饮食,这样谁也不吃亏。村民们在教育子女们如何赡养老人时,总是说:希望我们老的时候,不要像槐花嫂那样唱《墙头记》。
几乎每天都能在村里看到槐花嫂。有时槐花嫂坐在村口的大石头长时间上发呆,村民路过,对她说:槐花嫂,快去儿子家吃饭啦。槐花嫂还是像以往那样笑嘻嘻、轻声轻语地说:不急哩,我在等战魁哥回家一起吃饭呢。过不久,槐花嫂的一个打扮入时的儿媳妇就会来找她,一边扯者她往家走,一边大声喊:老糊涂,整天在这里发呆,到底饿不饿?槐花嫂还是那样笑嘻嘻地说:不饿么,不饿么。有时候,槐花嫂还是像几十年前那样,到村西省道两边的杨树下捡树枝,背回家当柴火烧。村民会劝槐花嫂:槐花嫂,现在谁还捡柴火呀?槐花嫂还是那样笑嘻嘻地说:要哩,要哩,三个娃娃还都小嘛。于是,槐花嫂的老院子里柴火堆成一个小山包。
而槐花嫂就死于捡柴火。前几天,省道西边的龙王河因暴雨发洪水,从上游山里冲下来不少树木。等洪水退后,槐花嫂就去干涸的河道里捡树枝。那天,槐花嫂一直捡到天黑,驮着背、扛着几十斤重的柴火慢慢地过黑麻麻的省道,身后长长的树枝拖在地上。刚走到公路中间,不远处有一辆卡车快速驶来,等卡车司机看清楚树枝下是人、而且站在路中间不动时,司机连忙按喇叭、刹车、急打方向盘。卡车躲过了槐花嫂,但后面的拖挂车后轮把拖在路面的树枝卷起来,而槐花嫂因为两只胳膊卡在树枝里,整个身体随着整捆树枝转了两圈,重重地摔在公路上。不远处有位村民目睹了整个过程,连忙跑过来,看到槐花嫂头上的血汩汩地往外冒。卡车没有停下来,继续开走了,目击者在黑夜中完全看不清卡车的车牌号。
等槐花嫂的儿子们赶来时,槐花嫂已经没气息了,他们只有仓促为母亲准备丧事。跪在槐花嫂灵前的儿子和儿媳们闹腾了很久,决定不用报警,这样也没法追查卡车司机。路过秦岭山里这条省道的卡车,通常不是山西运城的拉煤车,就是来自渭南的贩卖蔬菜的车。听说报警后,警察要外出办案,亲属不但要给警察送礼、还要承担警察的旅差费用;如果抓住了卡车司机,但可能要通过法院审判,才能拿点赔偿款,而且打官司又要花不少钱。他们同时决定母亲的葬礼一切从简,不用招待客人,不用吊唁,只求尽快埋葬母亲,这样把丧葬费降到最低,费用由三个儿子均摊。
当晚临近午夜时分,村里来了俩闪着警灯的警车。几个警察下车后,径直来到槐花嫂的家。原来村里有个同族长辈,看到好人槐花嫂不清不楚地离世,而且没有一件像样的寿衣就被下葬,很是生气,就打电话给在县交警队任副队长的女婿说了,女婿立即开车前来调查这起交通事故。交警们了解事故的经过后,对槐花嫂的儿子们说:你们不用有任何顾虑,我们一定会用科技手段尽快找到卡车司机。同时告诉槐花嫂的儿子们不要急于下葬槐花嫂。
第二天中午时分,交警队副队长又来村里,这次带着一位双手被手铐铐住的中年男子。原来交警队连夜调查这次车祸事件,调出来省路沿途的录像,很快就确认了来自渭南的卡车和司机。第二天一大早,交警已经出现在这位司机的家门口,把正在睡觉的司机带回了事发现场。司机原以为他已经躲避过扛树枝的人,就连夜赶回了渭南,没想到惹出来人命。经过指认现场,司机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他跪在槐花嫂的灵前,痛哭流涕,后悔不已。司机也出身农村,一直做蔬菜贩运生意,其母亲和槐花嫂差不多年纪,但他对母亲非常孝顺,在城里买了房,和母亲同住。
司机愿意出十万元了结此事,但槐花嫂的儿子们要价十五万。在交警的调解下,肇事司机和槐花嫂的儿子们达成协议:司机赔偿十四万元,槐花嫂的儿子们不刑事起诉司机。当槐花嫂的儿子们看到母亲的死亡反而带来这么多钱时,立即改变原来的计划,决定为母亲举办一场隆重的葬礼。于是,大儿子从家里搬出来整箱的好酒好烟;二儿子的演艺公司为槐花嫂连唱两天热热闹闹的秦腔大戏;三儿子从自己的酒楼里带来了厨师和最好的食材,四凉四热的流水席连吃两天。前来吊孝的客人络绎不绝;槐花嫂生前为人和善、德高望重,全村老少都来送她最后一程,有的扑在槐花嫂的灵前,捶胸顿足、长哭不起,而跪在两侧的儿子和儿媳们也陪着哭,只是脸上没有一滴眼泪。槐花嫂的葬礼招待规格之高、规模之隆重,成为尚德村历史之最。
丧事处理完后的那天,三个儿子立即清算了槐花嫂丧礼的总费用。大儿子为母亲葬礼择良辰吉日、并且贡献自家的好烟好酒,合计两千六佰元;二儿子的演艺公司为母亲连唱两天秦腔大戏,价值三千元;三儿子负责了所有伙食和厨师费用,总共两千八佰元;槐花嫂的丧事共收到亲朋好友礼金一万七千余元;卡车司机赔偿了十四万元,除去花费,每个儿子最后平分到手五万元左右。
最后,儿子们处理槐花嫂的遗物。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母亲土炕头的那个桐木箱子,这个箱子是母亲结婚时的唯一嫁妆。箱子正面黑油油的油漆下仍能看到几朵深红色的牡丹花,右边有四个隽秀的楷体字“花开富贵”,油光铮亮的铜拉环上挂着一把小锁。儿子们撬开了锁头,里面除了母亲的一些旧衣物外,有父母的结婚证,但没想到还有张皱皱巴巴的存折,存折上竟然有存款六千二百余元。当他们看到存款金额时,个个嚎啕大哭起来……
作者简介:张锋,洛南石门人,1987年洛南中学毕业后,进入中山大学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硕士就读于香港,博士就读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现定居加拿大温哥华,任博顿学院校长,从事教育27年,一直关心家乡洛南的发展。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郑金民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焦 静徐 娟李斌麻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樊会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鸣 张正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 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山野闲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