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长廊】 荆雪梅● 孝敬不能等

100【文学长廊】
荆雪梅●孝敬不能等
作者简介:荆雪梅,网名浅笑安然,生于1970年,秦岭深处的农家女子,文学、诗词爱好者。守拙质朴,人淡如菊;历尽苦寒,不改其志;用一颗真心处世,倾一片真情写诗,让灵魂在诗意里栖息。
孝敬,不能等!
荆雪梅
陕西 洛南
中午刚下班,我正往回走,手机忽然响了。接通电话,儿子那脆生生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妈妈,我倩梅姨和我张涛哥哥(倩梅的小儿子)来了,你快点回来”。挂了电话,我一路小跑,恨不得一步跨到家。
说到倩梅,我不由得一声长叹。倩梅人长得倩,年轻时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待嫁的年纪,十里八村的媒人踏破了门槛,可她偏偏嫁给了大山深处,家境贫寒的忠厚小伙——张宝绳。庄户人的日子平平淡淡,虽然日子过紧巴,可倩梅也和有钱人一样给年迈多病的公婆养老送终,养育了两个墙高的儿子,一晃,两个儿子都外出打工挣钱了。
日子刚刚有点起色,只说是苦尽甘来,不料却应了红颜薄命的老话,正当不惑之年的宝绳,偏偏在大年初三突发心梗,不等送到医院,便在半路上撒手西去。撇下肝肠寸断的倩梅和两个从外地奔丧回来的孩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年的春天出奇的冷,三月还下了一场大雪,山里的小花,小草都在蜷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葬埋了宝绳,两个儿子都怕妈妈在家孤单难过,争着要把她接去打工的厂里,可要强的倩梅硬是不答应,她要完成宝绳活着的夙愿——盖新房,让儿子们回家有个窝。我知道倩梅家的情况,宝绳在世时,手里并无积蓄,仅有的家底是备好了修房的架木,拉回了修房的砖块。修房,对于一个刚刚遭受丧夫之痛的女人来说,谈何容易!
我劝倩梅:寺耳街道的男娃说媳妇,也要在县城买婚房。你别在那深山老林的老家修房了,外出打工挣钱吧。可她却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任我说得口干舌燥,她依然坚守着她那漏风漏雨的老房子,守着丈夫的魂…..做为从小耍大的好朋友,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了她一把,让她来县城随时来我家坐坐。我更希望她能外出打工。可她每次都来去匆匆,家里总有忙不完的活儿……
时光如梭,我试着给守节三年的倩梅介绍过好几个对象,可男方一听她家有两个将要讨媳妇的儿子,都说回去考虑一下,便再无后话。在这金钱至上的社会,“生个女儿百货楼,生个儿子日夜愁”,两个日夜愁啊,每每跟倩梅打电话聊天,她的话题永远都是在操心在江苏打工的大儿子,牵挂在南京打工的小儿子。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好在两个儿子也常常打电话回来,对她嘘寒问暖,还时不时寄钱回来。慢慢的,我也疏于问候。
终于,去年八月的一天,倩梅打电话说她的房子修成了。我知道倩梅是靠挖药、背矿及两个儿子的工资,她实现了宝绳生前的愿望,她住进了新房子。至于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倩梅总是不说的。我除了敬佩,更多的是无奈和心疼,大山一样坚韧的女人啊。
想着她的辛酸往事,不知不觉我来到门口,早就等在楼梯口的倩梅,一把接过我的包,拉着我进门。正在摆弄豆浆机的张涛,急忙站来:”姨,你和我妈坐,我去做饭”。我看着眼前这个又高又帅的小伙子有点愣住了。常言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原来男娃也同样会越变越好看,四年时间,张涛己长成个帅小伙了,要是没有他妈陪着,我还真认不不出来了。
我开玩笑说:涛,你这是放假了么?怎么没从南京给你引个媳妇回来”?张涛腼腆地笑道:这次是专门回来看我妈的。”可不是,你看看,你涛今中午给我买了多少东西,我怎么拦都拦不住。″倩梅接过话,顺手拉过沙发上的袋子,一件件地掏了出来:三套衣服,两双皮鞋,一套护肤品,啊?还有金首饰?我看错了?没错啊,真真的,老凤祥的金戒指,金耳环啊,我有点懵了。问:“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全都给你买的吗?”倩梅说:”是,都是给我买的,喏,还有那个豆桨机也是,九百多呢。涛怕我一个人早上懒得做饭,让我打豆桨和果汁呢”。
我看着一大堆价值不菲的东西,想着她的家境,不由有些生气,我沉着脸,说:你们娘俩都疯了吧,买这么多东西干啥?五六千块呢,好天神哩,你把娃当摇钱树了?两个娃都没房没媳妇,你不说给娃攒钱买房说媳妇,反倒给你五花六花的买,以为你十八了么?年轻结婚时都没让宝绳给你买首饰,现在花娃的钱,你也不嫌人笑话…..”。
在我连珠炮似的轰炸下,倩梅几次欲言又止,急得眼泪流出来了,我仍然不依不饶,还在数落着倩梅。”姨,这不怪我妈,是我非要给我妈买的”。不知什么时候,张涛己麻利地弄好了几个菜,听我埋怨他妈,忍不住插话。”吃饭穿衣量家当,在外跑了几年,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你以为你是大款么?真是个败家子,你一月能挣多少钱?就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我余怒未消又教训起了张涛。
张涛给我和他妈各倒了一杯水之后,搬了个小方凳,坐在我面前,不急不躁的说:”姨,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说吧,我看你能说个啥,哼!”。张涛笑笑,起身双手把水递给他妈,也给我端了一杯,接着说:姨,你知道我爸不在时才四十三吧,我那时在外打工,发了工资我总是先给自己买东西,我想等我有钱了再孝敬大人也不迟,可我爸没给我这个机会,连让我伺候一天的机会也没给我,我爸去世了,我给我爸买了许多他生前没吃过.没用过的东西烧了,可哪有什么用呢?不说我爸了,说我妈,我妈跟我爸过了一辈子的苦焦日子,结婚时什么都没有,我妈还为我爸守着这个家,完成了我爸的心愿。我想让我妈也活得跟别的女人一样,别人有的我妈也要有,尽管我妈不要,但我不能不给。我一月工资虽然也只三四干块,一年也就三四万,我仅仅给我妈花了两个月的工资而己。没有我爸了,我妈就是我家里的天。我不能让我妈活的太苦,我不能再等我妈老了,再去后悔没有及时行孝,人生,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啥事情,失去了就回不来了。所以,有孝心就去做父母生前想做的事,才是真的为父母好。姨,你说呢?”。
“可…可是,你现在没房没媳妇啊,以后再给你妈买也不迟啊”。我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说话也有些底气不足,张涛站起来,有点激动:“不能等以后,坚决不能等。以后我手头紧,拿不出钱怎么办?以后媳妇管钱,不让乱花怎么办?以后我妈不等怎么办?以后,有太多的变数,且不管以后会怎样,先过好眼前吧。我知道你嫌我花多了,其实那首饰也和把钱存在我妈那一样,说不定还增值呢。哈哈…..”,“就你小子会说,你做的对,我心服口服”,我红了眼眶,转身对倩梅说:你养了个给座金山也不换的儿子,你是天下最幸福的妈妈。”倩梅笑了,继而又热泪两行,我也控制不住泪水,转身去卫生间哭了个稀里哗啦…..
吃完饭,张涛提仪一起去仓颉塬,我不想打扰他母子俩这难得的团聚,便推说脚疼没去。张涛拉着他妈,亲亲热热地出去了。
我坐在客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
张涛,这个二十二岁的小伙子,今天给我补了一堂当代孝道的德育课啊!活生生的教材!和他相比,我汗颜,我内疚,我无地自容!行孝,真的不能等。我自己也有切肤之痛。因为,我今生欠父亲的情再也还不上了。父亲最后的日子里,面对让病魔折磨得神志不清的父亲,我因不能忍受他对我的谩骂,赌气带着孩子回家。在我回去的第二天,父亲就摔在台阶上磕破了头,直到弥留之际一直喊着我的名字。
终于我知道父亲最牵挂的依然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啊,尘世上原来有一种骂叫——掰情。就是即将离世的老人,为了不让阳间最亲的人太牵挂他,所以才骂,这种骂也是一种不舍。我早应该知道父亲是病得糊涂了,不应该和父亲记较的。可我却任性的离开了病中的父亲……九年来的愧疚感,负罪感,不忍提,不敢提!每年到父亲的祭日,我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焚一柱心香,奉三杯薄酒,泡上父亲爱喝的红茶,把心里苦楚与幸福都给父亲说说。好想重温父亲在世时的温暖,可阴阳两隔,任凭我哭得死去活来,可怜的父亲再也听不见,再也回不来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痛是撕心裂肺.深入骨髓的。没有父亲了,才知道这辈子遇到难事,再也没人给我排忧解难了;没有父亲了,过生日时,再没人打电话提醒我煮个”消灾蛋”从头到脚滚一下;没有父亲了,娘家成了哥嫂的家;没有父亲了,我从小公主变成无所不能的女汉子了;没有父亲了,我终于理解父亲病中的那种痛苦和无助…..可父亲活着时侯,我都做了什么呢?……我在张涛这面镜子面前,我照见自己灵魂里的自私,任性和渺小……
小时候,我看过《二十四孝》的连环画,那是美好的神话传说。如今,在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年代,好多人习惯把儿子当祖宗一样供着,却把老子当流浪狗一样;在有些空巢老人去世后尸体都腐烂了,儿女们却不知道的年代;在养得起十几万的宠物,养不起二老的年代;在啃老不脸红,啃老”总有理”的年代;在儿子结婚要房要车“要老命”的年代;在薄养厚葬盛行的年代,张涛的孝母行为,无疑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与学习!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孝敬,不能等,孝敬,需及时!因为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孝敬,的确不能等!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主要推广原创首发作品,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书画摄影,歌词等。禹平文学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震撼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次成长心声的快乐。 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本期编辑:兰馨草堂(lxct668) 欢迎赐稿!推荐阅读1、洛南●荆雪梅●古诗六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