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离别后的牵挂 (文/汪海云 诵/张振芳)|第 230 期

离别后的牵挂作者 | 汪海云 ·诵者 |张振芳
都说越老越没出息,对于我来说,好像真是如此。每次相聚后的分离都会有那么一点不舍,参杂着说不出的滋味,并且这种不舍与味道越来越深,不知不觉中犹如一根针深深的扎在了心底。
年过完了,又到了分别时,忙忙碌碌吃过午饭,要出发了,生怕那个小家伙“胡闹”,哭哭啼啼,便偷偷收拾好行囊,让妈妈把他骗到一边,用他最上心“礼物”玩具哄他开心,看着小家伙满脸的高兴劲儿,似乎已忘却了爸爸妈妈的存在,亦或压根就没想到这是对他实施的“骗局”。顿时,我心如乱麻,很乱,很乱,内疚,不舍,难过,千万种滋味涌上心头。纵然如此,又无可奈何,只好提起行囊袋,蹑手蹑脚地跨出门槛,偷偷地上了远行的车子。
车子开动了,那笑声渐行渐远,慢慢地从耳畔消失,我不时回过头看看,只见车子过后扬起的茫茫尘土,灰尘远去,却覆盖不了我的痛心。小家伙,当你回过神来喊“妈妈”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我不敢往下想,也没有时间往下想,心早已在下雨。
一路上,虽耳畔话声不断,但心里全是小家伙的画面,犹如放电影似的,他那时而笑得前俯后仰的高调,时而哭得犹如娇滴滴的小娘子的憨态,都能令人感觉到着实的可爱。
到了目的地,忙乎乎地拿起手机,给妈妈发视频,虽说是向母亲大人报平安,实则是想看看小家伙在干什么。视频接通了,对面传来憨憨的笑声,只是表情好像显得有些不自在。我问了一声,“宝贝,想妈妈了吗?”。一句短短的话“想妈妈”,声音却很低,而在视频中看不到小家伙的正脸,我知道,小家伙长大了,他也知道了不舍得,他心里也是难受的。再叫小家伙,他不再理我,只是随口丢了一句“不理你”,就忙自己的事去了。好吧,不管再怎么看,说什么,都是揪心的刺痛。“不说了,小家伙,给妈妈拜拜。”他抬起头来,笑了,对着手机屏幕献了一个深深的吻,接着小手不停地挥动。我说挂了,我的话音还未落定,对方已挂断。小家伙的速度总是那么快,这点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终于一个人了,手边的工作,远方的儿子,这个担子或许我还要再挑几个春秋?
作者简介
汪海云,环县小南沟乡人,2015年大学毕业,开始了平凡而伟大的教师生涯,现为环县习仲勋红军小学教师。喜欢文学,偶尔提笔写一些小文字,将生活浓缩在自己的笔尖之下。
主播风采
张振芳,西峰区回民小学,喜欢文字,音乐,就这样畅游在文字的海洋里,舒展四肢,尽情的享受文字和语言的醇香味道,让它充盈着我们的味蕾,在我们心尖中央留下余味重重!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愿觅得一隅静地,将灵魂安放!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文稿审核:王茹之
音频审核:张晓英 王艺伟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