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随笔】武陵君子: 杀年猪

武陵君子:
杀年猪
在人民公社时期,田地、粮食、牛猪羊都是队里的,出的是集体工,实行的是工分制,想吃肉一般要等春节时杀年猪后。虽过去了几十年,随岁月流逝,很多事都淡忘了,但一想起那时队里杀年猪的情景就莫名其妙的兴奋……
“啊呜,啊呜”
清晨一阵凄惨的嚎叫,打破了山村的宁静,也扰了我的美梦,梦中妈妈给我盛了碗没渗苞米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碗巴掌大一块的猪肉,刚准备吃可梦醒了,好烦!
要知道,在那年代能有碗白米饭,并还有肉吃那只有过年才有呀!
“进伢!快起来,队里杀年猪了!”隔壁山伢边拍门边大声喊我。
啊!差点忘了,快过年了,队里要杀年猪。”来了,来了”我急急忙忙的糊乱穿好衣服,打开门跟着山伢撒开脚丫就往禾场边跑。
禾场边围了很多的人,很多小伙伴兴奋得直往人堆里拈。我和山伢使出浑身本领,钻推挤拉终于穿过了大人的人塙挤到了最佳观察位置。

一块长又厚的木板橫挌在四根粗木头架子上,米队长,山伢爹,山佬叔,么嘎公,王三伯等正手忙脚乱的把一头肥猪按在上面,那猪在拼命挣扎,嚎叫,那滴溜溜的大眼绝望的看着我,好可怜,我吓得都扭过了头!
那杀猪佬是龙潭河街上买肉的覃老三,一米七的块头,挺着个大肚子把挂子都撑掉了一粒扣子。猪肝色的脸,光着头,手里提着一把白晃晃的杀猪刀,得瑟的迈着方步慢慢走到猪头傍!说时迟,那时快刷的一声,一道白光一闪伴着猪的一声惨叫,他把刀快速的插进猪的脖子,又快速问抽出,一道冒着热气的鲜血哗哗的射进放在下方的大木盆里!随着渐渐减低的惨叫,猪挣扎一阵后无声无息了。
这时,刘妈妈和姜幺幺提来两大桶滚开的热水打进一个大腰盆里,米队长他们几个把猪放进盆用木棍来回的滾动,十来分钟后他们拿着瓦片似的铁刮刀,三下五下的把猪毛刮了个精光,然后用铁片使劲的拍打猪身,再用尖刀从两支后蹄边划个小口,用一根空芯的铜菅扦进猪皮下,山佬叔晗着铜菅末端”普吱普吱″地吹,把猪吹得圆圆滚滚真好玩。这是我最爱看又最好奇的事,真想吹。后来为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没少用自制的卷烟器给山佬叔卷烟。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声:”山佬叔,让我也吹一下好吗,就吹一下””行,你给我的东西呢?″”带来了,带来了”我一边把偷偷从家里拿的我爸的烟斗给他,一边用嘴含住铜管,憋足劲使劲的吹了几下,看着那猪腿慢慢伸直好爽!
“好了,好了″
“还让我吹下,吹一下沙”
我又吹了几口才无奈地站起身来。
“给你个奖″山佬叔把一个洗得白白的猪尿泡递给了我,哇那可是个好东西,去年杀年猪我就没取到的,被刘妈妈给了小妹儿。我拿过猪泡吹,用根稻草一个扎成了个大汽球,我转头一望——山伢,高胖,姣姣,小妹儿,明伢都瞪着眼晴羡慕地看着我,我也学着覃老三的样儿迈着方步,慢慢地走向他们,那份嘚瑟之味好拽好爽!走啰,我一声高喊带着一群啰啰兵跑开了。

————————————
【作者影像】

【图片来自百度,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公 告
所谓伊人,在河之洲——
登高举,而望白鳞
居白鳞,而眺高举
白鳞洲文艺平台和高举阁文艺平台为诗人楚天之云主持,热心文艺和宣传,乐于推介作家诗人、新人新作。欢迎文艺家、文艺爱好者们赐稿。
【投稿要求】
1、新诗5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2、古诗词10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3、散文2篇左右,2千字内,配作者照片、简介;
4、书法绘画摄影10幅左右,配作者创作谈或者相关评论,配作者照片简介;
5、小说请赐小小说,一篇字数在两千字内。
6、收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结算】
1、文章发表后第十天结。低于20元不发稿费,高于20元作者稿费为赞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
2、稿费结后,零星赞赏不再发放,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3、作者请主动加主编微信chutianzhiyun73,领取稿费,自发表后一月不领取,视为赞助平台。
4、奖励:发表第3天阅读量达到400,奖励红包8元;达到800及其以上,奖励红包18元。

楚天之云工作室
2018.09.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