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三十九章 巴尔库村迷踪

女子看上去很年轻,头发蓬乱,不施粉黛,油腻腻的皮肤上泛着肉腥味儿,粉红色的睡衣皱皱巴巴,领子上的污垢老气横秋。

走风子一行,幕寒渊便开启了寻亲之旅。第一站便是拉萨市公安局。
“想起风子和雪茜听说你也要留下来时那错愕的神情,我便有些不忍!”在去公安局的路上,幕寒渊不无调侃地说道,“他们肯定认为我是一个大魔头,哈哈……”
“你才不是呢,我才是。哈哈……”杨辛燕也跟着笑起来,笑声里有安慰,也有无奈。
拉萨市公安局位于拉萨市东部纳金东路7号,办公大楼是一幢十五层高的颇具现代气息的大厦,淡蓝色的玻璃幕墙与蓝天融为一体,和谐而优雅。
“这跟北方政府机关威严、庄重、刻板的建筑风格差太远了,感觉很亲民。”幕寒渊说道。
“还真是的呢,要不是门前‘拉萨市公安局’那几个大字,就是一座纯种的商务写字楼。”
“门口也没有‘唬人’的保安。”
“不知道服务怎么样。”
“一会儿就知道了。”
在大厅碰到一个身着制服的警务人员,幕寒渊很礼貌地跟他打听:“警官先生您好!请问报案应该找谁呢?”
“您好!您上二楼右转直走,进办公大厅问问。”
“好的,谢谢您!”
“不用谢!”
办公大厅前台是两名年轻的干警,英俊帅气,态度和蔼。见幕寒渊走进来,其中一名站起来热情地招呼:“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
“您好!警官先生,我要报案。”幕寒渊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梦清秋失踪的情况,并主动出示了梦清秋的身份证照片。
“一年前我们追查到他来到了拉萨,麻烦您帮我们查找一下。”
“您是他什么人呢?”
“我是他外公的弟弟,我受他家人的委托来寻找他。”幕寒渊边说边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
警察看了看幕寒渊的身份证,然后在电脑上输入梦清秋的身份证号码,查到了梦清秋的信息。他确实暂住在拉萨市。但出于职责权限的原因,他并没有直接把结果告诉幕寒渊,而是让他们去找当地刑警。
“这样,您去拉萨市刑警支队,这件事归他们管。您记一下他们的地址。”接待警官和颜悦色地说道。
“好的,谢谢!”
幕寒渊记下地址便和杨辛燕一道乘出租车直奔刑警支队。
“感觉服务还不错吧?”途中幕寒渊问道。
“是的,还不错。”杨辛燕说道。
刑警支队的接待警官是一位女士,在简要地了解了情况后,又给了幕寒渊一个地址——娘热乡派出所,并说道:“您去这个派出所,他们会给你们提供帮助的。”
“好的,谢谢!”道谢出来,幕寒渊和杨辛燕便直奔娘热乡派出所。在这里,他们终于拿到了梦清秋的住址:娘热乡巴尔库村336号。本以为大功即将告成,不时即可见到梦清秋本人,但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
巴尔库村位于拉萨市北城关区接巴果热山脚下,房屋多是村民自建的四合院,以一至两层为主,高低不齐,新旧不一,只有门上整齐划一的白色香布赋予了它们统一的文化内涵。街道基本上都是自然演变而来,歪歪斜斜,宽宽窄窄。这地方明显属于城乡结合部,形形色色的建筑简直就是一部拉萨近代史。
幕寒渊带着杨辛燕一路打听巴尔库村336号的位置,走遍了十几条街道,问了几十个人,但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在哪里——门牌号时有时无,而且杂乱无章,根本无迹可循。奔走了两个小时,终究还是一无所获。时值下午一点,他们走进路边一个小茶馆歇脚。老板是一位藏族中年妇女,简单的藏族服装,系一件条纹的藏式围裙,着黑色头巾,倒也还干净整齐。看到幕寒渊时,她正在同另一位藏族妇女聊天。
“老板,打扰一下,请问您这里有午饭吃吗?”幕寒渊问道。
“只有牛肉面,可以吗?”老板的普通话发音并不标准,但勉强能听懂。
“可以的。来一壶茶,我们先喝着吧?”
“好的。”
“对了,跟你们打听一个人可以吗?”
“什么人?”
“这个人你们见过吗?”
幕寒渊调出手机里的照片给她们看,但她们都摇头表示没有见过。
“那你们知道巴尔库村336号在哪里吗?”
“不知道哦,这里的门牌号都是乱的,要不你们一会儿去村委会问问吧。”
“村委会在哪里呢?”
“出门右转沿大路一直走,到路口左转,然后下一个路口再左转就到了。”
“大概有多远呢?”
“大概七八百米吧。”
“好的,谢谢!”
不一会儿,两碗牛肉面就端上来了,热气腾腾,可惜杨辛燕那一碗白色的碗边有一些黑色的像油污似的东西,颇不耐看。杨辛燕瘪了瘪嘴表示不满,幕寒渊跟她换了一碗,并小声说道:“我们家乡有一句俗话叫做‘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病’,呵呵!”
杨辛燕感激地看了看幕寒渊,伸手又把那碗面换了回去,“好吧,或许你说得对!”
“这个真的有道理,你看那些乞丐,穿得破破烂烂,吃的脏不拉叽,一年到头都不得生病的——适应了就好。”
杨辛燕笑笑,没说话。
好运说来就来,吃完饭出来没走多远,遇到一个四川汉族姑娘,杨辛燕跟她打听村委会怎么走,却正好遇上一个村委会的电工师傅经过。
“大哥,这两个人想去村委会,能麻烦你带他们过去不?”姑娘操作纯正的四川话说道。
“好的。”电工师傅面色黑里透红,满脸写着诚恳,很热情地答应了。
“他也是四川老乡,你们跟他去吧。”姑娘回头跟幕寒渊说道。
“好的,谢谢老乡。”
“不客气。”
路上,幕寒渊跟电工师傅说起要到366号找人的事情。
“那你们不用去村委会了,我帮你们问问。”电工师傅说完掏出手机给管户籍的同事打电话,打完电话说道:“我知道366号在哪里了,我直接带你们过去吧。”
“哇塞,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啦!”杨辛燕高兴地说道。幕寒渊也表示了感谢。
“不客气,好简单的事情。”电工师傅很诚恳地说道,脸上洋溢着朴实的笑容。
其实没走多远,大概也就两百多米,电工师傅在一道红色双扇大门前停了下来,看了看藏在香布下面的门牌号说道:“就是这里了。”
“原来门牌号在香布下面啊,还以为没有门牌号呢!”杨辛燕兴奋地说道。
“就是,我们真笨,刚才还从这里经过来着!”幕寒渊非常高兴,紧紧地握着电工师傅的手,给他鞠了一躬:“太感谢你了,老乡,谢谢你!”
“没什么,你们太客气啦!我先走了哈。”
“好的,师傅再见!”幕寒渊和杨辛燕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待电工师傅离开后,幕寒渊开始敲门,敲了几下之下才发现门根本没有上锁,于是推门而进。
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两层东向小院,进去大门的右侧下面是两间厢房,上面是三间到头,正对大门的下边是两间正房,上面是一座八角亭,西边是围墙,靠大门的左手边是通向二楼的拐角楼梯,楼梯间是一个公共浴室。幕寒渊顺手敲了敲右手边第一个房门,没有任何反应,门也推不开,也没多想,便一直向里走,但门都锁着,明显没有人,于是转回头准备上楼。正好听到有说话声,循声而去,发现一胖一瘦两个年轻女士在楼梯上晾衣服,于是像见着救星似的走过去打招呼:“二位美女好!能打扰一下吗?”
“你好!”胖一点的女士说道。可能是因为突然看见一个陌生人,两位女士有点发楞。
“你们认识一个叫向泰的小伙子吗?”
“不认识,我们也是刚来不久。”胖女士说道,“你问问别人吧。”
“好的,谢谢!”幕寒渊说道,“借过一下,谢谢!”
两位女士挪了挪,让过幕寒渊和杨辛燕。
依次走过两个没人的房间,在第三个房间发现一位女子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书。幕寒渊努了努嘴示意杨辛燕去问。
“您好!能麻烦您帮帮忙吗?”杨辛燕站在门外问道。
“好的,你稍等一下。”
女子穿着睡衣走出门来,然后和杨辛燕在凉亭坐下。幕寒渊本来还有些难为情,看见女子没有半点忸怩,便也跟着她们过去在桌边坐了下来。女子看上去很年轻,头发蓬乱,不施粉黛,油腻腻的皮肤上泛着肉腥味儿,粉红色的睡衣皱皱巴巴,领子上的污垢老气横秋。幕寒渊一度以为她是少妇,但聊过后才知道她是一名财会专业刚毕业的藏族大学生,家是昌都市的,来拉萨找工作。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