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 我 的 高 考 (文/万治中 诵/强歌) | 第 369 期

我 的 高 考
作者|万治中·朗诵| 强歌
1960年秋,我上了高中。在第二周的语文课上,夏维均老师讲评了我的作文,并说,这是他当教师以来给学生作文打出的第一个5分(优秀)!我暗暗自喜。决心好好学习,还在课桌左上角贴了工工正正的隶书“戒嬉”二字。老实说,以前我非常贪玩,两年前又迷上了绘画和读小说,加上适逢1958-1960那个特殊的年代,我有点儿忘记了上学应该做什么。这个“5分”真的给我加了油,换了档。
可是,正应了“好景不长”的箴言!两三天后,学校公布了一个决定:全校学生的供应粮指标缩减为18名。我,不在这18人的名单中。从此须缴原粮或粮票才能有饭吃。家里是六十多岁的母亲,颠着小脚辛勤劳动,得到的口粮真的不够她自己和父亲糊口,哪有粮食供我上学!没有眼泪,没有犹豫,也没有向老师求情。第二天我起得很迟,磨磨蹭蹭地打点了行装,中午饭后,背起被褥,晃晃悠悠地走上了辍学的路。
走了大约二十里,一位同学骑自行车追上我,说是夏老师要我回学校,粮食指标解决了!
原来,昨天夏老师看到了我当天缴的第二篇作文,晚上在教室会上声情并茂地朗读了一遍,深情地说,“不该让这样的学生辍学”!老师们被感动了,校长也被感动了。第二天一大早校长就拿着我的作文去了县政府,争到了一个追加指标。
从此,我以上一天算一天的心态,没有理想,没有动力,没有古圣今贤所倡导的勤奋,浑浑噩噩的上完了高中。
毕业后就回家开始了耕耘生涯。因为我从来就不知道为什么上学,似乎觉得,没有长大,就到学校混;长大了,就劳动养家。我周围的同龄人都是这样。
一天,班主任田广中老师来到离学校百里路的我家,说是学校叫我参加高考。我两手一摊,说:“田老师,你看我这家,我能上大学吗?”田老师无奈地说,你上大学的确有困难!学校的意思是,只要你参加高考,为学校提高一点升学率。咱们学校前年高考升学率百分之百,破例成了省重点中学,去年升学率是零,学校压力很大,今年必须有个像样的升学率。老师们再三考虑,你考上的可能性很大。学校决定你这六天复习的生活费,灯油费,往返车费,都由学校承担,只希望你拿下一个录取名额。
我父亲听罢,立刻发火说:“学校培养了你几年,要你参加一下考试,你推脱啥!跟老师回去,考不上不要回家”!
到校后,教数学的徐济时老师做主,给我报了理科,我考虑到数理化的许多定律公式得背,太吃力,就改报了文科。徐老师苦口相劝:“你得明白,像你的性格,学文将来免不了犯错误,学理是会有出息的。”徐老师是摘帽右派,说这话是冒着风险的。我说,我只是考试,并不真的上大学,考理工,考文史无所谓。
不料还真考上了。那年我校13名学生参加高考,5人被录取,升学率还算是不错的。
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心里就有点儿想入非非,加上亲戚相劝,我抱着到大学转一圈的想法,凑了点钱,就做了老万家第一个大学生。临走时,又得到夏老师支助的20元和“少写诗文多读书”的金玉良言。
论勤奋,太惭愧;论天资,真无奈。就凭着一路的贵人相助,我走进了甘肃师范大学。
上大学,我只是为了过把瘾,并没有刻苦学习的精神。三个星期了,像外语和写作课我一次也没有进过教室。一天,教写作课的沈心芜副教授让班长转告我,“请”我到他家一趟。我知道该遭训斥了,晚上,就忐忑着去拜见了沈先生。他给我讲了一通治学的道理和方法以及他自己的经历。还告诉我,是因为我高考作文得了满分,才被录取的。他希望我能在写作上有个良好的发展。
1963年的高考,文科语文分作文和古文翻译两堂,翻译的是《薛谭学讴》,我读过。作文题是《唱国际歌时所想起的》,这题目竟然把我撞了个正着!
高中期间,我的各门课都学得不好不坏,只是生吞活剥地读了许多书:初中读了当时推介的《青春之歌》等八部小说,还读了现在说的“四大名著”,高中时又把《脂批石头记》读了个第二遍。按夏老师的指导,又读了《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窦娥冤》、《汉宫秋》等十多种元明杂剧。通背了《杜甫诗选》和《梨园按试乐府新声》等。读书无目的,只凭兴趣。
高三时,我是班上的团支部宣教委员,学校给每班订了一份《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杂志,由我保管。同学们都忙着课业,这一报一刊就只有我一个读者。毕业前夕,连续几期《中国青年》的封底里刊载的都是《国际歌》,因喜欢它的旋律,无视身边同学的反对,一味哼着学唱,虽没有音乐细胞,却记住了三段歌词,还看了欧仁·鲍狄埃和皮埃尔·狄盖特的简介以及《国际歌》的诞生背景。特别是看到报纸上连续八版只刊登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出于好奇,就读了一遍,发现有跟苏联老大哥翻脸的味道,就又读了一遍。我想,当年的考生,有这些素材贮备的,全国不会有第二人。据说那年全国一半考生又把《国歌》当成了《国际歌》来写感想的,按规定该作跑题论,由于跑题的考生太多,教育部临时决定,凡写成唱《国歌》有感的满分为80分,我占了天大的便宜。
叫做瞎猫碰上死老鼠也罢,叫做株下得兔也罢,我感谢运气!
在大学,假期里,系上介绍我到校印刷厂当校对,给函授部分发讲义,一个假期挣到的钱,足够一学期开销,何况师范大学学生吃饭是不用自己掏钱的。日子比中学好过多了,就糊里糊涂地混到了毕业。
一路贵人(父母和老师)相助,又透支了一辈子的运气,这两条,就是我成为本村至今唯一的大学生的资本。
成功的人,总有两条经验:一条是父母留下的受用一生的警句格言,可惜我父母只给我留下了忘不掉的形象。成功者的另一条经验,无一例外地是勤奋、刻苦;所以,我理当平庸!
鉴于我的亲身经历,我一贯重视引导学生培养学习兴趣,而不强迫学生苦读。这也误了不少农家子弟,于今只有自愧了!
作者简介
万治中,1943年出生于庆阳县驿马关。1967年毕业于甘肃师范大学中文系,1968年分配到环县从事教学工作,先后在环县一中为六七个班的学生教过语文课,也给六七个班的乡村教师教过语文课。曾担任过环县一中校长、党支部书记。1989年正式赋闲,1993年主动退休。
主播风采
强歌,甘肃省普通话水平测试员,庆阳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环江夜听首席顾问。情在心中,声无止境。诵读,是对生活的至深告白。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