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斌礼: 红白喜事执事大锅饭

点击上方蓝天文苑关注我们!
红白喜事执事大锅饭

文/乔斌礼
在农村红白喜事是每个农家迟早必过之事。一家过事,全村(组)成人,都会被事主人请去帮忙。在红白喜事大总管的安排下,执事执事,各执一事。尽心尽力,完成自已所分派的活路。约定俗成为村风民俗。
执事除了过事正日子里,在客人亲戚之后坐席吃臊子面,大米饭,席面九碗、十全;十二件子、十三花各种主人款待的花样饭菜外,在过事日大前天的晚上吃请执事饭,在过事日先一天吃三顿待执事饭,我们这里概称执事饭。
执事在事主人家共同进餐,由于人多食量大,必须锅大做的饭多才能满足,故又称大锅饭。其实大锅饭与平日各家各户的小锅饭的同一类饭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但吃饭的气氛不同,饭菜的味道不同、火功不同。在上世纪七八九十年代我所在村子里红白喜事执事大锅饭在我脑海里记忆犹新。
白米米汤馍。在我的老家白鹿原上盛产小麦,缺水无水稻,所以上世纪人对大米比较稀罕,有爱好的事主人会在请执事的那天晚上,除了一个拼盘一壶白酒,两个凉菜,两个热菜外,白米米汤大蒸馍,任你吃饱喝足,尤其白米米汤(稀饭)是地雷大锅熬的,油香油香,粘(nian)香粘香,手工麦面馍,事前地雷蒸的馍因火功好而津津有味,合众人之胃口,小家之灶,不可伦比。
苞谷糁菜馍。属执事进门后第一天早饭的常规饭。大锅苞谷糁,稀稠熬的恰到好处,一粘(nian)二香,比白米米汤耐饥。桌子上摆放着两碗就饭菜,一碗是浆水酸菜调上油泼辣子,一碗是腌萝卜(咸菜)切成丝用热油一浇搅匀,咸酸辣香俱有,各人吃饭就菜,口味自便,有的只喝饭就菜不吃白蒸馍,有的一碗饭一个馍,饭量大的有吃两个馍的,边吃边东拉西扯说闲话。若过事时值十冬腊月天气冷,正二月春寒料峭,这个饭吃着暖和温馨,经济实惠。
旗花面汆菜。执事进门第一天(正事日前一天)中午饭。面食是原上人的主食,过事也不例外。旗花面是由帮忙的农妇把面擀得不薄不厚,切成菱形,赶饭时提前下到大锅里煮好后而焖热着,并汆入豆腐、萝卜、白菜一大盆烩菜,给锅中放少量盐醋。开饭时饭桌上会放一个盐碟,一个辣子碟,一个醋碗,各人自便调味。一碗饭吃过,就会用盘子端来手工白蒸饭,让你吃个实在滋润。一桌一个盛饭盆子带有舀饭勺子,稀稠各取所需,不限时限量,各人吃饭快慢不一,饭量大小不一,一席八个人要等最后一个人放下筷子,方可离席,这是一种吃饭的礼节素养,任何人不可私自提前离席。
一盆大烩菜。执事进门笫一天第三顿饭,晚饭的特色菜。执事都是乡党,不讲究样样道道,品种美味,只讲究吃饱实惠。白菜、豆腐、冬瓜、大肉在过事的扯灶上烧烩成功,火功到,味道好,几个普通菜样后给执事各桌用盆子上烩菜,各人用勺子舀,吃白馍喝稠洒,食烩菜,不言不语,吃的争先恐后,尤其上年级没牙的人称这道菜为“老汉美”。

农村土地分田到户后,农民转变成农民工,到城市闯荡生活,农村成了空壳村。过事租赁帐篷、桌椅、灶具,雇请了厨师服务队,过事的前一天事主人家执事稀少,只是正事日先天晚上,在外打工的经商的会闻讯而归,行礼送人情,在事主家吃烟喝茶打麻将,有了一些消遣之气。有的过事当日上午回来,红事行个礼,白事送个葬,中午饭不坐席就开车离去,主人家收的礼金比上世纪多多,而温情比上世纪少之又少。因为经济社会,人都要顾生活,挣钱的时间很紧迫!现在红事农村人城市集镇包席设宴的不少;农村老人被子女接住到城市病故火化回农村只埋骨灰盒,一日丧事完毕,日益推进,丧事的简单化初见端倪。昔日红白喜事大锅饭,乡党帮忙执事多多将日益消亡。时代的境遇不会因乡村俗老的习惯而裹足不前的,谁想扭转客观社会现实是不可能的,时代的意识流会冲破昔日的思想束缚的。那昔日的红白喜事执事大锅饭只能成为一种文字的记载和回忆。
作者简介
乔斌礼,白鹿原人,文学爱好者。
《蓝天文苑编辑部》
顾 问:雷养超 教授 陕西省作协会员
于西敬 西安市作协会员
主 编:魏娟妮
副主编:王 刚
编 委:乔斌礼 郗崇民
杨亚贵 刘少青
杜 颖 安 玲
韩立平 李西平
法律顾问:刘 晶 陕西白鹿原律师事务所
关于投稿
本平台采用电子邮箱接稿,只接收原创文学作品.如小说,散文,诗歌,故事等纯文学作品,勿一稿多投。如有抄袭,分享、转发等现象,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被录用稿件需接受主编对错误标点、字句的修改,如有异议,勿投稿。
稿费来源于赞赏。前7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用于平台运作和文学活动以及计划结集出版纸刊。十元以上发放。原创不易 鼎力支持。
投稿邮箱 1073587708@qq.com
请加主编微信wxid-upaolh59zy7i22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平台原创作品 转载须注明(蓝天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