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雪莹|三姐

烈秀是娘生的三女儿,小名烈烈,稍年长我,是与我一起长大、相伴今生的三姐。
三姐说娘给她起的名挺好,的确名如其人,渗透着几分热烈,几分刚直,几分坚韧,几分自强。木秀于林,更有几分优秀与出众,像一束灿烂的阳光。
三姐一张圆脸,齐耳短发,从不涂脂抹粉,清淡素颜,少了几分女子的温婉娇媚,多了几分男娃儿的豪放不羁,朴素得像开在初春的蒲公英,乍暖还寒之时,来为春天的原野献出那抹亮色。
在我心中有两种耀眼的光芒,一种是太阳,一种有如三姐那努力的模样。
1985年,青春年少的三姐初中毕业,窘迫于家境的贫寒、生活的无奈,辍学在家帮父母务农,正赶上国家改革开放的春风,鼓励全国搞横向联合创办乡镇企业发展经济,跟随着改革发展的滚滚春潮,三姐踏入了在村办纸箱厂打工的行列,从此在社会发展的逆流浪涛中,一路摸爬滚打、跌宕起伏,似拼命三郎般地折腾,硬生生要闯出一番天地和事业来。
外面的世界也许很精彩,三姐想去看看。三年后,三姐离开了纸箱厂,去了宝鸡市粮食局群乐粮店的饭店打工,那时我已在宝鸡上中专,隔三岔五去三姐打工的地方,亲眼目睹几十斤生猪肉在三姐手里像剁豆腐一样,不一会功夫变成一大锅香喷喷的臊子肉,一根根扯面条在三姐手中起舞,在顾客的唇齿间留香,至今记忆犹新。
传统的女大当嫁, 1990年冬,三姐结婚了。“不能总在外面飘着,回来寻个事做””在母亲的叨扰下,三姐回来了。
人只有生活着,一切才有所附丽。
那些年,三姐在县城租柜台卖过皮鞋,在镇街道摆摊卖过涮菜串串,就在怀孕生女儿的那两年,还利用亭子头村的特色种植优势,栽了两亩三秦红辣椒,两亩透心红萝卜,筹谋过活着日子。
女儿出生后,三姐在一个民营生产学生用品的小厂当车间生产管理员,后来被推荐为西关印刷厂业务科长,将业务拓展到宝鸡之外的甘肃,宁夏,商南等地市,第二年印刷厂的营业额就翻了翻,三姐的能力得到了肯定,她也在不断积累着经验。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但三姐心中始终有个梦,有个想自己创业的梦。
一个人想做些事情,什么时候开始也许都为时不晚。
2004年,三姐下定了决心,拿出打拼积攒的几万元资金,与两个朋友合股,办理了营业执照,购买了设备,雇佣了工人,在城东纸坊创办了凤翔县阳光彩印厂。合伙的事情在经营中难免总会出些差错,历经几番周折,三姐认购了合伙人的股份,真正有了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凤翔县阳光彩印企业,这一年她37岁了。
既然迈出了自主创业的步伐,就得撸起袖子加油干!
三姐把女儿放在婆婆家,风里来雨里去,骑烂了一辆摩托车,一边跑业务,一边物色新厂址,两年后,三姐终于将彩印厂搬迁到县城西街村委会院内,修建了厂房,增添了设备,扩展了业务范围,才逐步稳定了下来,随后企业也更名为宝鸡阳光印务包装有限公司。
为了拓展业务范围,把企业做起来,三姐起早贪黑驾驶她的白色起亚小车,几年下来行程20多万公里,平凉一趟、陇南一趟、商南一趟,西安一趟,风风雨雨、来来回回,凭着那份勤奋踏实做事,靠着那份谦和诚信待人,业务范围逐渐扩大,产品质量不断提升、企业在业内有了知名度,三姐也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和赞誉,生活也一天天丰裕起来。
创业的路上总是充满艰辛。为了给企业贷款,三姐也曾经被某信用社领导赶出办公室,迷茫地站在街头;曾经在去新疆考察办厂时在火车站被小偷抢走了背包,又死缠烂打地抢了回来;曾经多少个除夕,放假送走了职工,她一个人在办公室回顾总结一年来的业务发展,筹划春节过后企业的发展方向和产品定位,最后一个离开厂子……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三姐这个从不愿掉眼泪的女子,也曾经在企业遭遇困顿和瓶颈时,在被无情的生活击打时,好几次心理脆弱到泪流满面……强者能同命运的风暴抗争,她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
2017年冬天,因我家装修房子,我在同一小区的三姐家住了近两月,见证了她每天的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我才知道她有多么忙碌,多么辛苦,生活中的三姐在拼尽全力,原来体制内的自己比三姐要安逸自在一些。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全身充满正能量、心中有爱的三姐,散发的那束光,既照亮自己,又温暖他人,像太阳花一样。
三姐喜好聚朋会友,不论是同学朋友、企业客户、或是家人亲戚,三姐尽显热情豪爽、真诚仗义,诚实守信的本性,一副豪肠,饭后抢着买单。这些年,每到法定长假,三姐常常邀约家人们聚在一起,三姐说她只有一个女儿,负担轻,家庭聚会的单多由她买。
三姐乐于助人,身边的人不论谁有个难处,或需要帮忙,三姐开着她的车尽力而为,并说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爱之花开放的时候,生命便会欣欣向荣!
宝鸡阳光印务包装有限公司车间有这样的一帮职工,他们之中有的是残疾人,有的是贫困户,他们有的已跟随三姐十几年了。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业务量减少,材料涨价,还要将利润让给客户,复工复产后,三姐尽其所能拓展业务,不但没有辞退一个职工,三姐还吸纳了一些贫困户员工,三姐说,“这一年虽没有赚钱,但把企业和这些职工养着,也没白干,值得。”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去冬,在县妇联倡导的“助力脱贫攻坚,基层妇联在行动”活动中,三姐邀请李斌、卢志伟、黄彦军、连红英等社会爱心人士,为亭子头村48户贫困群众捐赠过冬爱心棉被,并联系发放扶贫技术宣传书籍,给全村小学生捐赠学习用品。特邀县医院五官科张亚红等几名医护人员给小学生进行眼保健知识讲座,并为村民开展义务诊疗活动;年初疫情期间,为南大街社区和西街村委会分别捐赠苹果以及防疫物资,为她母校的校史馆捐款……“企业也要尽社会责任。”三姐这样说。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不要为成功而努力,而为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而努力。”
三姐用她的执着与勤奋,爱心与奉献,实现着生命的价值,诠释着存在的意义!
时光易逝,青春不老。如今的三姐也已是跨过知天命的年龄了,可她依然信心满满,干劲十足,赋予生活百倍的热情,永不言弃。
三姐是我生命中的亲情陪伴,更是激励我一路前行的力量源泉。
今生有这样的三姐,我倍感幸运!

作者简介:高雪莹,女,从事行政工作,喜好文字、书法、音乐,喜欢以散文、诗歌的方式,记录对生活的体验与感悟。有多篇散文、诗歌在多个网络平台发表。
往期精选
【诗词评说】高雪莹:一代词宗李清照
高雪莹|七古·平凹故里行
高雪莹|畅游金丝峡(诗五首)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