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梅辛(津市): 《此刻,我只想学好一声驴叫》

@此刻,我只想学好一声驴叫

读刘亮程的文章《捎话》,发现里面多次出现一词:昂……昂叽……不知怎么我就来了兴趣,想跟着喊那么一嗓子。文章有点荒诞,第一遍看到这个词时我不能肯定它的具体所指,只是照着字的读音大声读了一遍。第二遍看到时我就清楚了那是在写一头驴叫唤的声音,但我还是又照着读音读了一遍,不过音量稍微提高了一些。余下的文章里这个词出现了N遍,我也就跟着读了N遍,并尽量的试着向想象中一头驴的声音靠拢。事实上我没听过真的驴叫也没有见过真的驴,我只能一遍一遍的瞎喊,有时像狼对月长啸,有时像一头耕田的水牛:昂……昂叽……每一声都不伦不类。但我不想对一声驴叫认输,活着这么艰难都熬过来了,怎么可能被一声驴叫吓到?我把刘亮程文章里写驴叫唤的句子抄了下来再仔细对照着练:先咳嗽清嗓子,再仰头大喘一口气,然后昂昂的叫……有时叫累了停下来时我也会想:这样成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学驴叫,左邻右舍会不会害怕呢?大概是会以为我发了神经呢吧!不管他,等学会了驴叫,他们就能明白我不是发病而是在做正经事了。我学驴叫的决心之大外力无法阻挡。记不清是在哪次叫唤后我无意扭头,突然发觉自己身后啥也没有才恍然大悟:驴不应该是这样子。驴回头应该可以看见自己的腰身,屁股和尾巴。而我既没有驴流畅的腰身性感的屁股,也没有一条可以舞动情怀的尾巴,难怪学不会那一声驴叫了。可我不死心,仍旧想把那一声驴叫尽可能学得像一点。活着那么不易,大家不都还坚持活着吗?不能打退堂鼓,想做的事就得把他做好。在刘亮程的“捎话”里浸泡太久,睁眼闭眼除了一群群驴就是那漫天乱飞的驴叫。那文中刘亮程反复提到的“昂……昂叽……”已经让我彻底魔怔了。世人都说,人活着就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我不清楚自己读完“捎话”这本书能有点什么进步,文化水平的低下也制约着我无法形而上的去思考。目前我唯一想做的只是学会那一声驴叫,觉得当下没有什么事是比学不会一声驴叫更为严重的了,觉得学好那一声驴叫就是我读完这本书后最容易得到和配得到的进步。我猜想刘亮程自己是肯定能把那一声驴叫叫得以假乱真的。我总是这样:崇拜一个人时会从心底里执拗的认定他是无所不能的。所以刘亮程应该不止能学会一声驴叫,还能叫出他自己笔下风卷着麦子奔跑的声音,更能把黄沙粱的虫鸣鸟叫以及沙子吹口哨的声音一起都模仿出来。而我做为刘亮程的忠实读者,在文字语言组织能力上肯定永远无法向他靠近,但学学他笔下的驴叫总归还是比较容易一点吧。——写这些字,不是为了表达什么,隐喻什么。写这些字的目的,就是想记录一下自己学驴叫的过程,以便日后调侃。
梅辛,一个挑大粪的路过都想啜一下的。

《高举阁·诗萃》专栏
征稿

征稿对象:
1、湖南桃源桃花源籍诗人(省级作协诗协、国家级协会会员);2、桃源桃花源学习、工作、成名的诗人;3、诗作发表在省级专业诗刊或名刊大刊的桃源桃花源诗人;4、诗作获得省级、国家级奖励的桃源桃花源作者;5、出版了诗集的桃源桃花源作者;6、书写了有关湖南桃源、桃花源诗歌的文化名流、政要。
征稿要求:
1、古诗新诗都欢迎;古诗5首,新诗3首;
2、三寸照一张,简介不超过30字——标明出生年代,最高会员,桃源诗人标明到乡镇。标明发表最高的刊物杂志不超过三个,标明出版的诗集名。
3、诗作内容侧重书写桃源桃花源风土风物风景风情。
4、诗萃是存诗存人存史,将精选每位作者的诗一首,汇集出版。
5、只收电子文档(照片插入电子文档——word或者wps文档),文档注明诗萃、作者名。
6、征稿时间:即日起~~2020年11月底 出版时间:2021年
收稿邮箱:516068737@qq.com
高举阁文艺平台
2020.6.10
在看,在转;向真,向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