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范诚: 夏日的香瓜

夏日的香瓜
文/范诚

朋友从湘西来,知道我爱吃吉首的香瓜,便给我带来一筐。我看那一个个香瓜,静静地躺在竹筐里,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几分亲切,几分怜爱。
今年的天气热得早,才到夏至,城市就像蒸笼一样,热得喘不过气来。看到这一个个圆圆的香瓜,就像干渴之中饮了一瓢甘泉,清凉甜蜜,回味悠长。
我想起初次到湘西吃香瓜的情景。

那是1985年的盛夏。我大学毕业,主动要求到湘西工作,来到山城吉首。虽然吉首的气温比长沙要略低一些,但正午时分,太阳直射,小城位于山间盆地中,很少有风,仍然很闷热。
我行走在街头,十分口渴。那时是没有矿泉水、纯净水的。只见街道旁边,摆着一些卖水果的地摊。有卖桃子、李子的,有卖西瓜的,还有卖一种什么瓜的,那瓜像小南瓜一样,但皮是白色的,看上去粉嫩。
恕我孤陋寡闻,第一次见到这种瓜。问卖瓜人,她说这是香瓜。为什么叫香瓜呢?卖瓜人笑了,说这瓜吃起来有一种清香,最好吃的,你试一试就知道了。说完,从背篓里取出一个剖开的香瓜,用刀子切下一瓣,要我品尝。并且交待,不要吃皮,瓜子和瓜瓤都可以吃,特香。我一试,真的很甜,甜蜜中有一股清香味道。吃到嘴里,不仅清凉爽口,而且满口生香,乐口消融。

别看这香瓜,当时只有吉首附近才有,是当地的一种特产。它的价格,比西瓜略贵,但它个子小一些,一两个人一顿可以吃一只,不像西瓜太大,往往要摆过夜,不新鲜,那时是很少有冰箱的。
从那以后,我常常买香瓜吃,并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味。
有一次下乡,看到老百姓在地里摘香瓜。背篓里已经摘满了,那瓜的柄上,还带着几片嫩叶,看上去十分的新鲜。我问老乡,你家的瓜味道怎么样?只见男主人,一手取下一个瓜来,放在手心。另一只手握拳,一拳击去,那瓜立刻破裂了,滴出鲜嫩的汁来。接着将瓜的一瓣,递到我的手上,“同志,你尝尝。”我不好意思的接过来,一吃,果然很香甜。

在湘西就是这样,到了老百姓地里,什么都可以吃,不要你一分钱。如果你不知好歹掏出钱来,老百姓可会同你翻脸。湘西人就是这样豪爽。
慢慢的,我知道,香瓜属葫芦科,属一年蔓生草本植物。由于清香袭人,故名香瓜。它是湘西夏令消暑的瓜果,除了水分和蛋白质的含量略低于西瓜外,其他营养成分均不少于西瓜,而芳香的味道、糖分和维生素C的含量则明显高于西瓜。吉首种植香瓜已经很多年了,因而在周边很有名气。
故乡邵阳当时是没有香瓜的。记得我女儿出生时,母亲来照料了几个月。那时正是夏天,吉首满街都是香瓜。有一天傍晚,有一老农,剩下一些香瓜没卖完,求助于我。我便将剩下的香瓜“杀转”——都买了回去。没想到,其中有两个香瓜老了,几乎不能吃。白天孩子睡着了,母亲便将太老的香瓜剖开,将瓜籽掏出来,挤掉瓜瓤和水份,铺张报纸放到阳台上去凉干。我问母亲干什么。母亲说,这瓜老了,吃不得了,我看可惜,就把瓜籽取出来,拿回老家去做种子呀。我听了笑了,爱耕种的母亲啊,真是一片苦心。

离开湘西好几年了。长沙的市场上也经常有香瓜,我也时常买回家吃。但不知道为什么,味道都没有吉首的好吃。
不是我偏心,那吉首的香瓜确实要好吃一些。一是脆,不像有些地方的瓜,咬起来软绵绵的;二是甜,水分多,吃起来像吃蜜一样;三是特别的香。香得无法用文字来形容,只有吃过的才感受到。我想,也许是吉首的土质、气候好,香瓜才那么香甜。
我迫不及待地剖开一个香瓜来。一吃,一股香甜浸入心田。还是那种浓浓的湘西味道。这种味道已经伴随我几十年,挥之不去……

——————————————
范诚,湖南新宁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主任记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刊发于各种报刊,已出版散文集《崀山走笔》、《本色凤凰》、《阅读湘西》、《崀山乡土》、《走玩湘西》等。
通联:湖南长沙市开福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
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