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烧破头” (民间民俗拾遗) 文 / 张百焕

话说“烧破头”
(民间民俗拾遗)
文 / 张百焕
一天,有个河南窑匠师傅正在窑场做砖,我村的宝娃子,平时爱说爱笑,不分老幼都爱调侃逗趣,大家都叫他“活宝贝,长不大”。他看见老林师傅就走过去一本正经的问他:老林,你河南五月二十六是啥节气?老林一本正经的回答:不是啥节气呀。他又说:你忘啦,我记得你河南五月二十六就是过啥节嘛。老林又说:我活这么大没听说过啥子节。他又说:你有几个孙子?老林说两个孙子。他说,都是你娃?老林说:中,可不是咋的。逗得在厂子的人哈哈大笑,一个说,老林你傻呀他是骂你呢。他指着老林又说:是你说的嘛,你孙子咋能说是你的娃,你娃给你叫大,你就是真的“烧破头”。还不承认?你没听人说,五月二十六,龙击烧破头。老林忽然醒悟,拽起一块泥巴朝宝娃子甩去,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说起“烧破头”的来历,大家都说传说是从唐朝李隆基霸占儿媳妇传下来的。说是唐朝李隆基看上儿媳妇长得漂亮,如花似玉,便利用自己的权利强娶儿媳妇做自己的老婆,就这样传到民间,以后民间把老公公行为不检点,或是和儿媳妇有不正当关系叫做“烧破头”。还有一说是:传说是宋朝王安石与儿媳妇有染,互传情书书信,把书信情书埋在香灰里,在各自上香的时候扒开香灰看看对方说什么。因此,这种事在一些地方又叫“扒灰”。红楼梦里焦大最后骂贾府的乱伦,也是说“扒灰”。
说起“烧婆头”有几个笑话。记得有一天镇上开会,大家没事都在院子里开玩笑。一个镇干部和一个年纪大点的村干部取笑说:听说你下雨涨河没穿衣服把儿媳妇背着过河是真的吗?看来你还是真“烧破头”。可他不知道这个村干部平时不爱开玩笑,他心里就有些不快,说:“你作为一个国家干部受的啥教育,竟然能这样子说话,真没素质!”当时在场好多人弄得好尴尬。我就赶紧上前劝说:他认为和你关系好才逗你玩呢,开个玩笑嘛你咋还真的计较上了,没必要嘛……这才算了事。所以,说别人是“烧破头”一定要看准对象,把握好关系是不是很好,平常爱不爱耍、爱谝、爱开玩笑。不拘言笑的人才敢说,要不就不能开这样的玩笑。因为“烧破头”这个词原来是用于贬义词,是骂人的。
还有一个笑话,有一天,一个姓郭的朋友是镇林业护林员,还有一个姓金的组干部,几个又到一起又是乱侃一通。姓郭的为人大气、爱说爱侃,人见叫他“烧破头”;姓金的也是特别豪爽、不拘言笑,人们叫他“烂嘴、不要脸”。姓郭的见他又说:今你又来了,我都说了好几次了,你只要说你是“烧破头”,你今吃多少钱我请客,说一不二,况且今咱几个人都能作证,谁说话不算数是王八蛋!就不是人!他说完,我就趁机劝说老金:他说的那么坚决,今有我呢,他不敢说话不算数的,你咋就这么瓷怂呢,他姓郭的都说了几次了,他就小看你没胆量不敢说这句话,这有啥呀,咱是开玩笑呢,你又不是真的,是真的谁还敢说呢,你就争个气今把他狠狠地宰他一顿!
姓金的队长听了我的话,兴致突的上来了,张口就说:我就是“烧破头”,你不请客就是我孙子!这下可难住了姓郭的,几次都没胆量说没想到他这会突然说了,就骂我是战争贩子!着了我的活。哈怂,今哈出息啦!可还是很大气的说:我姓郭的说话从来说一不二,走,你们说在哪请,花多少你们说了算。就这样我们几个又说又笑美美的吃了一顿,花了三百多元。临走,姓郭的又说,我给咱再买盘炮雇个车,去你家门口响一下表示祝贺。几个说:那太好啦,可姓金的组长说:不敢!不敢!我老妈知道了还不知咋骂我呢,咱今就是耍呢。就这样大家高高兴兴的散伙了。
几个月后,他老妈不知咋的知道了,那天拿了个棍子转着圈撵着他打,说:你咋真不要脸呢,爱吃咋不到嘴上脸上打几下,丢人现眼,不嫌人笑话!他嬉皮笑脸的跑着躲着说:我们是耍呢,就想美美得宰他一顿。咱们不是四世同堂,儿子、孙子、重孙子都有嘛,儿孙们都孝顺您,人口兴旺,全家和睦,这多好呀!都不是盼着儿孙满堂吗,只要有人骂。老母亲说不过他,还觉得有点道理,几圈转下来已经是气喘吁吁的,这事也就这样算了。此后每次见了姓郭的都骂他,他还高兴地说:叫我老妈把我骂死了,都是着你的活。
如今,说谁“烧破头”这个词,已经经过演变成了褒义词。意思是说儿子长大成人、娶了媳妇,成家立业了。老人有了子孙,有了传宗接代,家庭兴旺,儿孙孝顺,也是老人一辈子奋斗追求的目标。
“烧破头”这个词在许多地方尤其是山区都有传说,还有的调侃是说,在老人给儿子娶了媳妇,年纪大的叫“老烧破头”,年纪轻轻的叫“年轻轻的烧破头”,还没有娶回媳妇的叫“未来的烧婆头”。每逢哪家儿子出生、满月、过岁,好友们祝贺时都会拿老公公开心,以示祝贺,取乐。尤其是在结婚当天,过去经济还不太发达的时候,结婚前几天就要找几个心灵手巧的,提前给老公公糊一个“烧破头”帽子,当天戴上后还要身子两边还要跨上农村烧火用的烧火棍和灰铲子,这才叫烧破头和他烧火用的工具。到了现在,有的干脆为了方便、耐用、省事,用钢筋焊一个铁的“烧婆头”帽子,戴的时候用铁链子从脖子系好再用铁锁锁好,一个人拿钥匙,其他几个人就指挥老公公和媳妇拍照合影,当众承认自己是“烧破头”,是本烧酒厂厂长……之后便再掏给好友耍的辛苦钱赎回钥匙,大家都玩高兴了,老公公才可以解放,恢复自由了。
有的老公公由于平时不善说笑,老实本分,胆小,就怕那些爱耍的小伙子强行抓去耍新媳妇,难堪又不好意思,干脆就在当天早早地躲在房后坡上或别的人找不到的地方;有的头脑灵活一点的也不躲,找个“社火头”(就是指耍新媳妇、耍老公公的挑事头),经过讨价还价,达成协议掏多少钱,拿钱免“罪”,息事宁人;有的就是农村人说见过世面的,平常爱说爱玩的老滑头,平常爱挑事的“社火头”,就是别人说的给自己攒够了。到他自己跟他也躲不过,干脆就不躲,还提前告诉人说到时候别忘了。这样的人,大家一定好好美美地准备,除了“烧破头”帽子、铁铲、烧火棍之外,还要在帽子上贴上“××酒厂厂长”,两边再夸一副经营酒厂生意逗趣的对联;再请锣鼓乐队,雇个大卡车拉上到附近村庄或街道,游街示众。路上锣鼓阵阵,唢呐声声、临近村庄鞭炮齐鸣,好不热闹!来祝贺的宾客,还有路上行人见了,都会羡慕的说:看看人家谁谁多气派,谁谁是干啥的,儿子是干啥的,如今儿子都结婚啦,功成名就啦,咱啥时候能混到人家那样.,期间也会有人说,你就想早早当个“烧破头”完成你的任务,你就轻省了…….
后来,大家都顺其自然的认为“烧破头”是一个男人成功的标志,标志着自己已经完成了人生的使命,标志着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成家立业。有些爱耍的人还真爱听别人叫他“烧破头”,特别是人多的时候,谁叫他“烧破头”他就越发高兴地眉开眼笑。
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
作者简介:
张百焕,男,洛南县石坡镇原肖湾村人。仓颉书画院会员,爱好书法,绘画,文学写作,有作品在刊物上发表。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 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刘新民
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 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 王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