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小思 (文/宫钺 诵/杨星泽)|第 254 期

小 思作者 |宫钺 · 诵者 | 杨星泽

昏头昏脑的睡了一天多醒来,忽然觉得连人生都是新的,一切都像隔在一层雾的后面,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之前的所有,包括自己都可以一并隔开,所有的情绪感受都像是梦一场,真假都淡去不计较了……坐一会儿,清醒了过来:不过是昏头昏脑罢了。
听说我的一位姑爷去世了,胃癌,七十几岁。跟着长辈附和几句人生无常的老话,心里想: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七十几岁,且走的不痛苦,不遗憾了吧。似乎是亲近的亲人,但在记忆里也只见过一次面,像一个跟我无关的路人,实在没什么感觉可讲。
不过姑爷走之前跟姑奶奶讲的几句话却进了我的耳朵。大致是说自己没什么挣大钱的本事,种了一辈子地也害老婆跟着吃了一辈子苦,钱也没攒几个,就这么走了,觉得对不起老婆,且自己生病之后老婆照顾的细致周到,很感激,希望自己死后老婆别在家里守着,能多出去转转散散心,活的洒脱些。
听的于心不忍,我的眼角有感动的泪。
我的那位姑奶奶,印象里见过两次,是让我眼前一亮并且喜欢亲近的人:很有气质。一位老人,简单的发型,廉价的衣服,却给人慈祥温暖的感觉,看不出是农民,初见,有养尊处优的大家族人的风范,像电视里斯琴高娃演的那样。
而那位去世的姑爷,长相一般身高一般,没气质言语木讷又佝偻着腰,典型的干了一辈子活的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两人一起出现,我心里觉得太不像两口子了。但就是我看着不相配的两人,几天前,结束了相互扶持一辈子的缘分,而结束语是那么体贴,让当事人落泪,引旁观者唏嘘。
所以说人生两大主题:“吃饱穿暖”和“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前者是绝大多数人都未曾在意的,而后者,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又难以实现的。

偶然认识了一位送报纸的阿姨,五十几岁,说自己工作三十几年,初中毕业十四五岁就被安排进工厂工作,每天三班倒,很辛苦,又什么都不懂,生活按部就班,也就这么过来了。当时大家都在登记工龄,只是羡慕那么久的工龄带来的好福利。
事后想起,这样的人生也是福气。没得选,就安心过眼前的生活,遇到的工作认真做,遇到的事情真心待,也算安适的人生,谁的人生又无遗憾呢?比较起来,不过是有的人计较的少、知足的更多吧?
以前认为父母那代人生于可怕的年代,他们年轻时资源贫乏,物质、精神都不丰富。而今再看看自己的生活环境,选择多、优越性多,可又能怎样呢?伴随生活而来的不确定和不安也一样摆脱不掉。
脆弱的人永远脆弱,坚强的人永远坚强。人生,是注定好了的事。这一刻的奋起、下一刻的萎靡,都是冥冥中不着痕迹的安排,否则,怎么体现造物主的高明?
生活是两眼一抓瞎的,看不清眼前的路,这也是神明仁慈的心意。
看不到眼前的路,人才会底气十足的冲向痛苦,也因为看不到眼前的路,好事照面才可能带来满满的惊喜。若能一路看到尽头,人生就像看过的电影,读过的书——美好不再惊喜,痛苦也匆匆跳过——再怎么精彩,也提不起兴趣了。但我总抱着人生顺水推舟的心态,少了点激情,多了点自作、故意的老成。
人人都要走过大致相似的路,享过大致相似的福,再吃更多大致相似的苦,相互比较追赶大哭大笑拥抱彼此再推开踏两脚,否则不足以填补无意义的时间,不足以放下慌张的心。
人人都要经历爱恨情仇,走过幼稚可笑,看尽人情冷暖,尝过酸涩甘苦,咂摸出其中的滋味,伴着一颗老掉的心,然后走进坟墓。
只是,这个社会总是走的太急,都恨不得一出生就成就满满、一出生就儿孙满堂,一出生就带着一颗世故老化的心从年老回望。
我想我老的那一天,断然不是一个放浪形骸、被人唾骂的人,却很可能是一个低头后悔、被人当谈资嚼在嘴里的怪人。纵然人人生来不同,我总多了些没有出处的自我坚持。无所谓别人的想法,看不见的口水纵然唾在脚后跟上也不知道,大可忽略。
只是害怕会后悔某些事怎么没在来得及的时候去做,甚至后悔的几乎否定整个人生。
人都想有轰轰烈烈的爱情、霸道体贴的友情、站在塔尖的事业——这些加起来是中大奖的人生。若没有鼓起勇气去爱去恨,悔到捶胸顿足,也弥补不了心里的空白。但这个社会,似乎不允许过于自我,所有人都被规矩束缚,每一个被束缚久了的,也都自觉的束缚新进的。

院子里有几个小孩,三四岁五六岁,每天看着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笑脸,时不时的就心生羡慕。一块果冻就满足,得不到就可以大哭,哭忘了就继续笑继续玩儿。好像时间是永久的,父母是永久的,玩具是永久的,果冻是永久的,巫师永远可怕,但好人永远会胜利,结局永远都是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嘴角挂着笑,手里还捏着半块糖。
现实是果冻有可能不干净,父母会老去,巫师无处不在还看不见,而好人又不确定会不会出现。有一天妈妈会在你的怀里一睡不醒,而你手里的糖,早不知道落là到哪个角落被老鼠吃掉了。
人人都是一个故事,各不相同,一样沉重。
一样平淡无奇。
尽管如此,每天看着太阳照亮这个世界,还是有不知何来的冲动,想跳下床,去拥抱下一个人。
识别了生活的真面目,但仍然热爱生活,才是真的勇士。
所以,即使你觉得不公平,即使你觉得生活荒唐,但你还要给自己找更多的理由去发现风景,因为,你是自我生活中最珍贵的存在,因为生活不会再来一次。
生活的唯一公平就是人人都只活一次,富贵贫穷,时间过去就不会倒退,时间碾过所有人,让一切灰飞烟灭。

想起电话里姑奶奶隐约的哭声,似乎在说什么又听不清楚,心里很替老人家遗憾:同床共枕度过一辈子的人死了,从现在,直到死亡,都要一个人默默品过,多活一秒,多一秒的煎熬。这样的未来,旁人想想都不自觉的要后退一步。
但想想老人家一生,品过人生百般况味, 看过痛苦幸福的真实面目,这样的一辈子,又不知道是多少人羡慕而又不可得的。
是不是,人生就该这样过?
我太过年轻,答案需要我一生去寻找。
作者简介
宫钺,心中遇见,未知世界,堪喜亦堪悲。世界之大,我似孑孓。做自己的小生意,过自己的小人生。

主播风采
杨星泽,身居斗室,总想出发。自认有再多想法也抵不过人间七件事,忙忙碌碌是为日常。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文稿审核:刘 燕
音频审核:王艺伟 张晓英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环县“吾师·吾校·吾家”教育主题
征文大赛
知识改变命运,
教育丰盈人生。
挖掘教育感人动情事,
引导社会重教尚学风。

“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为学必重于尊师”……陶行知宽容的“四块糖”,皮尔·保罗的“妙手回春”……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历来为世人所崇敬。师,教育事业的播火者。
远有“岳母刺字”“孟母三迁”“欧母画荻”“陶母截发”……近有“宋氏三姐妹”“九如巷张家四才女”……父母,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孩子的第一所学校。家,教育事业的襁褓地。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到北大到哈佛;私塾、书院、学校,文明之火,延绵不绝。古时,受教育是少数贵族的特权;如今,受教育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校,教育事业的大舞台。
你是否曾当过捣蛋鬼,是谁做了你心灵的修补师?你又是否曾被列入后进生,又是谁的不离不弃,让你从“学渣”逆袭成“学霸”?……校园里的青葱时光,家庭中的温馨成长,老师陪伴的求学历程,自己苦读的难忘岁月……请你撷取关于教育的美好记忆,给人生添一抹亮色,为未来树一块路标。
01征文对象及稿件要求
征文不限对象,不限体裁,诗歌30行内,其他3000字内,特别优秀者可放宽行数或字数。旧作新作均可,但须未在微信公众号原创首发过,否则须在原公众号删除后才可参赛。
02征文时间
即日起至2019年11月15日
03征文投稿电子邮箱
179681861@qq.com,征文投稿时需有作者简介及个人照片,刊发时用,备注手机号码,方便联系。
04征文评选规则
征文作品以文章质量为主评定奖项,征文阅读量及网络投票数据作为重要参考。
05颁奖仪式
征文结束后,将举行颁奖仪式,座谈颁奖,具体时间待定。
◆◆◆ ◆◆
我们将对征文作品进行梳理筛选,组成评审小组,通过评审,选出一批生动感人、励志向上、传播正能量的好文章,在环江夜听微信公众号上开设专栏展示,并编辑成册,作为环县教育发展的文献资料,长久封存!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