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雪语 (文/苗相田 诵/李海霞)| 第 5 8 1 期

雪语
作者| 苗相田·朗诵| 李海霞编辑:园园
风在北窗外呜呜地叫,我这才觉得冬天真的来了,这才想到了暖气,想到了火炉,想到了雪,想到了过去的一个个冬天,想到了温暖的童年。
但是,童年被隔住了,隔在了彼岸,我想,今生是再也回不去了。那也是个下雪的日子,我走在村子的小路上,树上全是花,白皑皑的,没有鸟,天底下没有声音,世界上全是素色,我觉得日子停住了,就是那么一瞬,永远铭在了我记忆的最深层,后来的生活中时常会浮现那个世界,尤其在下雪的天气,今天也是。
我想,童年的纯洁也许就像那个无声白色的世界,没有喧嚣,没有干扰,似乎天地都是为我准备的,我正在主宰一切,不,是一切都不需要主宰。
但是,风终于来了,雪从树上下来,那里露出或黑或乌的枝丫,人开始出现,从不同方向进发。我也被裹挟进去,后来的后来,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个世界,我想,那也许就是一个梦,但是那个梦再也没有回访。
另一个童年却经常来访,那时我喜欢睡在老家的土炕上,夜静时,月亮从高窗上照进来,弱弱的光就落在屋梁上,可能是后半夜了,人们都在梦里,我醒着,听外面的风,有点儿微微地担心,但不晓得到底担心什么。知道是冬天,没有火炉,炕是滚烫的,但是嘶嘶的风还是把寒气打在我的脸上,我用被子蒙了头,这时,院外的黄狗开始在梦中轻吠,我突然安下心来,那声音哑哑的,时高时低,或有或无,好像嘴里含着一块糖,多少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听到,那吠声,远远地传来,轻轻地打着招呼,溅出一个个过往。
雪花终于落下来,不,是雪珠。簌簌地洒在园子里,我想,冬天总会如期而至,看到雪,我就激动,想做诗,但每次总是失败,我不知道到底是雪激发我了的热情,还是覆盖了我的灵感,但是,我喜欢雪天,就像喜欢着童年。今天的雪来得似乎有些突然,大家都没有准备好,她却早已弥漫了世界,笼罩了乡村。风也来助,潇潇地吹,我又看到了银色的世界,虽没有童年的安静,但玉粒银颗的铺设,总让人心灵暂时干净起来,似乎是一次大清洁,从灵魂到灵魂。刷新的那怕是一瞬,但至少有过。所以,我总会在雪来时,倚窗静立,似乎在迎接一个个久违的客人。
雪越来越大,外面的世界交给了夜,但路灯下的飞舞全是雪蛾,暖屋望向外面的高冷,却是另一种味道,不读书,也不思考,停在安静里就行,我知道,雪是最能清洁的,我想把日子过成诗,但总是俗气太浓,一切都沉重起来,最后,不但忘记了当初,还把现在忘了,甚至把自己都忘了。日子有时候像瀑布,飞流直下;有时候却像檐雨,一滴一滴;有时候像雪花,慢慢地起舞。我喜欢慢生活,也试过,但总不行。
雪还是停住了,似乎有些遗憾,我有时傻想雪能无休无止地下下去,下下去,下得天地连接在一起。但后来被自己笑醒了,原来那是一个梦,我想人生总还是要做梦的,其实人生真的就是一帘梦,读诗时,日子过在古代那个江南水乡,柔橹声声。微醺时,把日子过成神仙,飘飘欲飞。他们都骂我是个痴人,其实准确地表达是个傻子,他们刚开始说时,我极不情愿,但现在竟觉得那是在赞美。
写了一堆文字,回头一看,像是些疯话,是不是有人又说我是疯子呢?呵呵,疯不疯的,有什么要紧?
作者简介
苗相田,生于1970年1月,男,汉族,甘肃环县人,现为环县一中语文教师。曾在《黄河文学》、《散文》、《杂文月刊》、《飞天》、《诗刊》、《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学习》、《作文之路》和《新作文》等杂志上发表作品数十篇。已出版长篇报告文学《师魂》和散文集《休闲小品》。教学攻略之《高考语文复习速成》、长篇小说《晴雨蓝朵》、中篇小说《绝颜红药》和散文集《西窗小语》已在网上签约试读。

主播风采
李海霞,教育追梦人,相信幸福就像香水,洒给别人也一定会感染自己。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