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随笔】余志权: 小 酒

小 酒
文/余志权

无事小酒是兄弟,
有事小酒是朋友。

经常在一起小酒的弟兄,就是那么二三个:周国定、匡玉义。原来还有小兄弟江国华。国华自从胃有了点毛病,这几年,就邀得少了。偶尔约他一次,也是他看我们喝。殊不知,兄弟小酒相聚,喝的喝,喝的不喝,兄弟间自然就有了酒的距离,好象一群不合拍的人唱歌,总是跑调,没有高潮。喝酒的人爱的是同饮。
玉义的酒量好。他善快饮,且不认真酒的香型。酒席上,他是带领型人物,干杯总是一马当先,豪气十足。只是回到家忌人啰嗦。他老婆出于关心,啰嗦一次,就被他“镇压”一次。
一个平时蛮听老婆招呼的人,酒前,酒后,判若二人。生活没有完美。凡是男人,总有难言的地方,久而久之,表达是迟早的。
男人酒后的行为是诗性的,说是行为艺术,也不为夸张。任何人的解读都是不错的。
我的酒量远不如玉义。我却有喝败他的历史。那时国定在专技科办会务。我们一起就餐小酒。最后,我们赌酒。四两一杯的白酒,第一杯我先喝。第二杯,玉义先喝。第三杯,我又先喝。我喝完了,玉义却跑了,再也不见人影。
从此,我们小酒,玉义对我关怀有加。这有点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志愿军援朝抗美。半个世纪过去了,美国不管再强大,从不对中国言战。
国定喝酒比玉义讲究。他既看人,又看酒。他爱酱酒,喝半斤八两没事。
有一次他酒后到局里开会,听领导讲话不对他的味口,就小声起来。领导要他上台来讲。他果真起身要上台。身边的同事急忙把他控制住,才没成行。
事后我想,那天应该让他上台去讲一讲。一个人的酒话就是一个人的心理话。大家经常听领导讲话,有谁能听到一个人在台上的心理话的呢?应该是千载难逢。上台既使讲错了,肯定也会比领导讲话好听。酒后吐真言。真言总比领导的套话空话实在。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小酒经常,机会却没有复制。
机关工作经历告诉我:国定那天幸好没让他上台去。现实中的人,都已习惯听大话官话。尽管大家喜欢实话,果真一个有真言的人上台说话,大家肯定不自在,接受不了,说不定还会把他当精神病人。古人有叶公好龙。其实,今人没几个不是叶公。人类进化了几千年,这点没改变。
藏了好几年的两瓶文君酒,去年我们仨喝了一个。最近玉义问我,文君还在不在。我知道这瓶酒藏不住了。
好酒是被人惦记的。

找汉友,最好用原始方式上门“拜访”。运气好,肯定能找到人。他好象落后在上个世纪。现代通讯对他似乎是个摆设。你给他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没人接。如果在乡里隔老远喊他三声,就能判断他在不在。在城里不行,叫喊是不文明,使不得。
有人说他是神仙。
他从西藏下山回内地,还是海喝,喝一次醉一次。我听他酒后喃喃:西藏喝二碗没事,回来喝二碗怎就不行。他没弄清青稞酒与常德酒的酒精度数相去甚远。
我第一次酒醉打吊针,就是和他在一起。一次在澧县,他帮我办事。他要他的哥儿们请客。我们俩都喝得在宾馆叫医生来吊水。他是有意喝醉。我陪他醉。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发问。朋友兄弟间是没必要了解的,最忌讳的是问这问那。交往就是了解。
人的一切都是正常的。
后来,汉友病发作疼痛不己,动手术取胆结石。他的护理是小兄弟国华。他一直到出院我没看见有家里的人。这应该是,汉友几十年经营的那个家,已不值得他依赖、依靠了。即使有病,宁愿隐瞒。
男人和女人缘分不足了,即使同居一个屋檐下,也是形同陌路;既使婚姻存在,也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同盟。一个欠爱的房子,就是别墅,也难称家。
婚姻不一定是缘分的存在。有缘不一定有婚姻。
他想另谋出路。
男人是最恋家的,也喜爱生活在向往中。当现实与他的努力所在极不对称时,男人是最无语的。有时小酒醉一下,是对现实的一种不配合,一种主动消极,一种对男人自身有限的清醒。
男人是追求幸福的。但结果往往是谈不上幸福的。像沈从文、老舍、艾青这些大文人莫不如此,何况一般的人。尤其是老舍,家里还多一点温暖,他就应该不会自沉太平湖。
男人和女人的世界,不是努力就有好的。
再后来,汉友不喝酒了,人也变了个模样。


为德斌兄所邀,我们参加五粮液文化之旅,到四川去喝酒。
5月11日至16日,我们在长江的起点——宜宾二江会合的江边喝酒,在五粮液酒厂喝酒。中、晚餐且餐餐都是五粮液。这是人生中少有的奢侈。
五粮液文化博览馆进门有四个字特别醒目:天地人酒。
我在这四个字前站立了良久。
人生是没有自我的。人生活在草原,就会成为草原的一部分;生活在高山,就会成为高山的一部分;生活在河边、就会成为河的一部分;生活在女人身边,就会成为女人的一部分;生活在酒边,人品就成为酒品。
有酒缘的人,最高境界是人酒合一。
德斌兄有这样的境界。他倡导喝好酒。
他说,好酒与人一样,永远都是值得投资的。
我时时仰望。


家武不喝酒。
超云不喝酒。
碧如不喝酒。
他们的生活不需要酒,
把自己应喝的酒调剂给了他人。
我没有做到。

昨夜梦中小酒,喜遇一佳人,且畅饮不醉。
这是我大半辈子以来,唯一一次与女人小酒。特记之。
2018.6.3

作者简介:余志权,常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退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