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随笔】罗敬: 我的青春年少

罗敬: 我的青春年少
目光聚焦开学季,给老师,给同学,给孩子们,给往昔的校园时光。我的校园回忆录,真实记下了那段难忘的青春年少的懵懂岁月。
——题记
小学六年级上学期,我连像样的书包都没有,更别说算盘之类的“高档”文具了。一到冬天,我就心有余悸,缺衣少食,视牙刷牙膏为稀罕之物,拥有一双棉袜棉鞋是我童年最大的奢望。冰寒料峭之时只有硬挺挺地挨冻,老是巴望着春天早一点儿降临。
天不遂人愿,苦难一直如影随行地陪伴我。不久,我患上了一种神经衰弱的病症。爸带我遍访赤脚游医,还心急如焚地多次敲打我的脑门,说一些我没出息之类的话,我的精神世界恍恍惚惚起来。为了解决生理问题,我做过针灸,喝过苦得叩问灵魂的中药,收效甚微,我为此懊恼不已,开始怀疑自己的慧根是否先天不足。
我们17班的班主任刘老师可以作证。她个子很矮,走起路来干净利索,她有一双似鹰样儿的眼睛十分犀利,仿佛能看穿你的内心在想什么。我呆若木鸡地站在她办公桌前。她跟我爸说,这孩子最近是挺不精神的,学习状态不佳,那么大的一个“赢”字睁大眼睛写很多遍都写不来,不是白痴又是什么,不信你看,他细小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家里还有一弟一妹,我妈经常悄悄地把米汤留给我喝。我感觉自己渐渐长高了一点点,静下心来想要为家里分担一些家务活。就这样,天不亮就被父母叫醒去电厂捡拾拖出的煤陀。虽然活儿很脏很累,但一想到能贴补家用,我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休学吧,不然,一个好好的孩子给毁了。”我生平第一次知道,我在这个刘老师眼中,居然也是个“好好的孩子!”,而且她也担心我给“毁了”。她曾无数次地让我请家长,叫我妈把我带回家。如今我已经不知道她怎么就这么容不下我,我虽然糊涂、拖拉,经常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成绩不好,天生胆小懦弱,但也不至于恶贯满盈啊!那种被人遗弃厌恶之感,是我人际关系里最初的晦影。
六年级下学期,我终于和自己的内心达成协议,我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好的孩子”。我爸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的那点强势,那些讥言,架不住我恒定已久的决心。单单从表面上看我,怎么看,怎么都像没爹的小孩一样。那件泛黄了的肩上贴着两处补丁的上衣,时常裹住我瘦小的身躯,但一大截手腕露在了外面,捡煤时省去了许多麻烦。春去秋往,我凭着这件衣服斗严寒战酷暑。夏日里,我拿它当披风抵挡烈阳,冬日里,我拿它当被褥抵御冰寒。自觉有些凄凉的观感,但在我那美好的憧憬面前都烟消云散了,浑浑噩噩的我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迈进了常德市二中。
进入初中,我被分到了六班。班里的优等生个个你追我赶、生龙活虎,上课时全情投入、鸦雀无声。名列前茅的始终有钟著辉、龚玉华、毛献平这三人的名字,给我留下难忘印象的就是七一厂的子弟张碧波和永丰村的梅运文,由后进转先进,神奇地挺进班级前5名,深深地震憾到我那颗脆弱的心灵,内心十分渴望加入他们的行列之中,那将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啊!

我所在的地区百分之九十的近郊都没有通电,这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困扰,相反,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煤油灯的气味,它那摇曳多姿的火苗,如同河流里的灯塔,照亮出我书里的文字,感觉特别的芳香。譬如看《故事会》,如痴如醉,被书中的陈年旧事所吸引。谁的儿子媳妇不孝顺,谁当年曾经与谁缔结婚约,却被不可思议的原因拆散,以及谁家的女儿去城里看电影,路上被人强暴。施暴者是那一带出了名的流氓,数日后,他暴尸公路边,公安来调查,人人一问摇头三不知,看似云淡风轻的一桩命案,居然被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给破获了……
自从生活与阅读零距离接触以后,我深信,精神之渊、文字之美的意境早已超乎我的想象。在过去,无论是看《伊索寓言》还是看《红与黑》,我的阅读都如隔岸观火,看个片段观个精彩。现在,阅读让我感受到异国他乡真实存在的生活,让我一边看,一边遥生向往之心。

我看的小说很杂,比如罗广斌的《红岩》,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沈从文的《边城》,曹雪芹的《红楼梦》,路遥的《人生》,托翁的《安娜.卡列尼娜》,罗贯中的《水浒全传》等等,文学这座大观园可真不一般呀!

由于我是家中老大,肩负的责任更多。初中升高中的那年暑假,我自告奋勇地到汉寿建筑公司驻常德的工地上打临工,兴高采烈地拿到了每天3元的工资。2个月下来,血泡变着花样陆陆续续绽放在我手上,我不觉得苦,因为我收获到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工钱和更为结实的肩膀,还有那盼望已久的棉鞋和袜子。

读高中时我被分到了93班,就是我常说的“九三学社”。新的语文老师姓彭,对我十分友善。他很快发现我善于表达,喜欢写描述景物的句子,尤其长于动作描写,这对害怕作文的中学生来说是罕见的。老师把我的作文在班上念,有次他帮隔壁班的语文老师代课,还拿到那个班里去念。这之后,我第一次升“官”了,成为九三学社的语文课代表。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爱上了写作。学校每年举行的体育运动会,我是全年级写通讯稿最多的一个。看似愚钝的我却时刻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收集学校发出的那些海量信息,似乎只是一种“高大上”的行为,这种习惯早早地融入我的大脑,加上自己沐浴着彭老师的知遇之恩,动辄触及到了“好好的孩子”的真身。
我的青春,我不能做主。偶尔遇见班上的班花,感觉似仙女下凡,美乎高哉,视如满树的桃花,夭夭灼灼,触目惊心。至于惊心的程度,说出来不怕笑死你,即便班花离我百米开外,我的脸上也有胜似桃花的感觉,不过,那桃花开在我的脸上是滚烫的、鲜嫩的,距离班花越近,脸红的程度越深,心更加跳得厉害,那种感觉令人六神无主,以至于眩晕在眼神相交的那一瞬间。
我惊诧于班上谈情说爱的同学,他们勇猛高大、外表帅气,譬如欧阳、正清之类,美女自然踏歌而行。我没有资本没有底气,不敢心驰神往,更不敢表露心迹。心想,这世间桃花无主,自说自话,忽然胡乱那么一开,就开得如梦似幻,惊心动魄,这这这,这么棘手,不好拿捏,我该如何应对如何是好呢?

疾雨如鞭,校园里时常瞬间积满了水,水花互相追打,有作恶的快意。即使终于雨停,也不意味着重获自由。学校的园丁聂老头带着我们进入桔园,时而剪枝摘果、时而挖坑施肥,风雨无阻,鞋子踩在园地上,不一会儿就会沾上重重的一大坨,走不上三五步,不忍于人鞋分离,拖得你步履蹒跚,咫尺成天涯。
高二下学期,政治、历史、地理副科期末统考结果出炉了,我的单科成绩首次超越了学霸童朝晖,成功的喜悦让我无语言表。彭老师让我谈谈写作文的经验,我站在课堂上,不知道说什么好,也许说了一些要多看书多记名言警句之类,但我知道那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重点强调的是,在九三学社这段经历并不是奇幻的漂流,而是打通了我和世界之间的最后一里路,我像是穿越了漫长混沌的甬道,终于找到了有光亮的出口,光线涌泄进来,周围变得透亮,我看得见也听得清,我很想对同学们说,我在九三学社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什么了。而写作对于我而言,就是想对人说些有意义的事情啊!
每当我回忆这份青春年少的懵懂岁月,心中总有一股力量被激活,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威力无穷。这些年来,我遇到许多问题都不会心灰意冷,总能让自己鼓起勇气迎难而上。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我写了很多字,有报为证有书可鉴。
困苦是一本难得的教科书,写作是一切励志者的庇护所。一部《聊斋》为古典文学树起了一座丰碑,我神往蒲松龄已多时了。“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毫无预兆、歪打正着,与我最喜欢的这件事相遇,虽然青春年少离我愈发遥远,但我并不遗憾,因为赋予我的东西已经足够让我支撑光明的未来。 (于2017年8月18日)

公 告
所谓伊人,在河之洲——
登高举,而望白鳞。
白鳞洲文艺平台和高举阁文艺平台为诗人楚天之云主持,热心文艺和宣传,乐于推介作家诗人、新人新作。欢迎文艺家、文艺爱好者们赐稿。
【投稿要求】
1、新诗5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2、古诗词10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3、散文2篇左右,2千字内,配作者照片、简介;
4、书法绘画摄影10幅左右,配作者创作谈或者相关评论,配作者照片简介;
5、小说请赐小小说,一篇字数在两千字内。
6、收稿邮箱:516068737@qq.com
【稿费结算】
1、文章发表后第十天结。低于20元不发稿费,高于20元作者稿费为赞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
2、稿费结后,零星赞赏不再发放,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3、作者请主动加主编微信chutianzhiyun73,领取稿费,自发表后一月不领取,视为赞助平台。
4、奖励:发表第七天阅读量达到400,奖励红包8元;达到800及其以上,奖励红包18元。

主编:楚天之云手机:13762667910
2018.07.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