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50)|| 理野:诗的灵魂之世情

讲座
诗的灵魂之世情
文/理野
我的诗,一般不会凭空捏造。这与个人喜好、侧重有关。并非自我恭维文风。在我觉得,世间百态、万事万物皆可入诗,感觉我再活十七八辈子,也写不完实,故而想写虚的也无暇。而这世间百态、万事万物的作品,则就是世情篇章。我写的诗,大部分都可归类于世情。单看咱们千古诗词聚贤庄诗词元宵节同题专刊里我写的一首诗。
  七绝·有感于元宵节起源。
  不止高跷跳大神,彩灯狮舞旱船巡。
  岂知各显其能夜,未见真仙吕洞宾。
  元宵节的起源的传说很多,我所取则是“平吕”事件。
汉高祖死后,当然了,皇帝死亡应该叫驾崩。刘邦死亡之后,吕后的儿子刘盈继位,为汉惠帝,生性优柔寡断,不适合做皇帝,不过他生在那份儿上了,即便很白痴,皇帝也是他的。这叫天经地义。吕后由此专权,变成了吕氏天下。朝中一些老臣十分着急,气氛,但都怕脑袋搬家,敢怒不敢言。因为据说吕后很厉害,残暴无比。吕后死后。一帮老臣自然要蠢蠢欲动。吕氏家族则恐慌不安,在朝中肯定要遭到排挤。故而先下手为强,密谋策划,要直接夺取刘氏江山。结果走露风声,被刘囊与老将周勃、陈平一举歼灭。平息了叛乱。拥戴刘邦第二子刘恒为帝。就是历史上的汉文帝。
  汉文帝深感龙椅得坐不能白坐,把平息吕氏之乱这日,也即正月十五,定为与民同乐日。京城家家张灯结彩,以示庆祝。从此,正月十五便成了一个普天同乐的节日——闹元宵。
而针对吕氏家族而言,这不是一个好日子。我记得古人写过一首与我的诗的内容差一半含量的诗。记不太清了。主旨说的是,元宵节,为吕氏家族的悲祖日。我则借其意,而融入了世情。
  
高跷,只是民间一种传统娱乐项目,我这里给比作了跳大神。其实也形象,穿上古装,画上脸谱,一串一蹦的,的确与跳大神相去无几。而彩灯,只是一种装饰,象征着吉祥和美,但不实用。而舞狮子的毕竟不是真狮子,旱船,亦然。这所有物事,突出了一个字“假”。所以转句之意,首先点出了“各显其能”,这就使人们自然想到了那句话: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收合借吕洞宾之姓吕,而呼应元宵节之起源故事。姓吕,就不应该出来闹元宵,在家悲祖呢!而吕洞宾,毕竟是公认的真仙。而对应前边写过的假“神”。这就映射了如今世上的好多假货。
  
别的不多说。这就叫世情诗。而什么叫世情?由此也就得出了结论。
世上的种种情形,世态人情——就叫世情。比如:时代风气。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时序》:“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以及:世俗之情,晋陶潜《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诗:“诗书敦宿好,林园无世情。”再就是:世态人情:清李玉《人兽关·窘谒》:“岳丈,岳丈,就是世情冷煖,也不该这样待我。”还有,势利:唐施肩吾《及第后过扬子江》诗:“江神也世情,为我风色好。”世人、时人也是:文选·陆机<文赋>》:“练世情之常尤,识前修之所淑。”
  其实,这个世界上,已经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未来将会发生的,林林总总,都可以归类于“世情”。而组成部分,也是千千万万,数都数不清,但也无外乎三大类,一者,人生,二者,世态,三者,人生与世态。其实这三大类也是水乳交融的。比如写杂文,写散文,写小说,或者诗词歌赋,写人生,必然会联系到世态。写世态,也会糅合进去人生。仅差侧重于左或右而已。
我们常说世态炎凉,世界本身有态度吗?有姿态吗?可以说:没有。之所以说世态炎凉,还是缘于这个世界上有了人这种不是东西的东西。世界上的气候的冷与暖,对人来说真的无所谓。而人给人制造的冷与暖,为决定因素。文天祥在《杜架阁》诗里写道:“世态炎凉甚,交情贵贱分。”世态炎凉之甚,从哪里可以看出来呢,从交情上就可以看出来,因为分贵贱。说什么友谊呀,说什么真情呀,都是天方夜谭,交往,也要门当户对。
  只有门当户对,其间如果有缘,才会交往,继而,产生情愫。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这个道理。
才列举的可以说这两句名言,轻易间就会引起人的共鸣。缘于我们都生长在这个世界上。古代人与现代人,穿装打扮有差异,而人的天性、本性,是大同小异的。文天祥无疑是写的他那个时代的世态炎凉,慢说今天的我们共鸣,即使往后再推五百年、五千年,那个时代里的人,也会共鸣。因为文天祥是结合人的本质来说这句话的。人,什么本质呢?在你我他的抉择上,没有一个不偏向自己。
白居易有这样的句子:“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心反复间。”他说行路难,不在于有山难以攀登,不在于有水无桥难以跋涉,而在于人心反复无常。从而道明,人的心,是善变的。他指的是道路上所遇之人,未必有什么过深的交情。而纳兰这句“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则就说的是情人了。意思是说如今轻易地变了心,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按其原词而言,其间的“故人”,指的是情人。我们按字面看说,故人也一样。

人的身世不同,家境不同,对于世界的看法以及感知感悟,就会有所差异。以致方岳有诗句这样说:“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只二三。”这句子不知道会令多少代的多少人共鸣!写的太好了。而返回去说,就算是这“只二三”,也会应验白居易和纳兰性德所说的。也就是说,这“二三”也不能保住跟你一辈子“可与语”。
  人随着人生路的慢慢加长,随着年龄的增长,之前的看法、感知、感悟,以及所作所为,会渐渐变得令自己也感到可笑和无奈,缘于留有遗憾,缘于人日趋成熟。
打个比方,一周岁的孩子,他只要能走两步,大人夸赞,他自己也会笑得天真烂漫,感到无比自豪。但还是这个孩子,到二十岁,他绝不会再缘于自己会走两步而感到自豪。这就是成熟与未成熟的区别。那么二十岁成熟了吗?好多二十岁搞对象的女子,在家庭不同意的情况下,执意去爱,出走。但当到了四十岁回头再想当时父母所说的话,才知道自己当时出走的做法是何等幼稚。再回想一番已经生活了二十年的男人当时的花言巧语,虽然人生不可以再重来,毕竟心,也就凉了半截。
  从两个例子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人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年龄段一个变化,由不成熟,在一步步走向成熟。相当于上楼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任何一段人生路上,可能都能遇到有共同语言者,都能几乎陪伴这一段人生路。但下一段人生路,却就未必还是伴侣。加之人,又都是偏向自己的。我们这样一分析,也就等于给白居易和纳兰的说法找到了答案。
都道河深海深,但能测量,唯独,人心难测。而世态炎凉,就是缘于这一颗颗的人心,各自藏匿在各自的身体里。故而好多世情诗,写的就是对于人情、人心、人性的探索。古人给我们留下来的这方面的名句、格言、谚语,太多太多了:
  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门前拴上高头马,不是亲来也是亲;
  门前放根讨饭棍,亲戚故友不上门;
  世人结交需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
  入山不怕伤人虎,只怕人情两面刀;
  知事少时烦恼少,识人多处是非多;
  …………
  这样的句子虽然罗列不尽。但是每一句,都可入“人性”之三分。

任何人都可以不去爱,不去贪,不去追求名利,都可以洒脱、淡定,甚至可以修道、炼丹。但是无论如何选择自己的归宿,你总离不开这个世界,你总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总会影响着你的生活。也就是说,世情这个话题,它比爱情还具有普遍性和现实性。
  谚语说的好:和尚不说鬼,袋里没有米。出家人六根清净,虽然不娶媳妇,也不可能找尼姑(据说如今的出家人娶媳妇了,而且都很漂亮——这也能改革?),但也得吃饭,不吃饭就会作古。吃哪儿的饭?佛祖不会供给,只能吃世间的饭。世态的炎凉,也直接牵扯到他的吃饭问题。他如果到了《西游记》的祭赛国,估计饭吃不到嘴里,也就归西了。只缘那个国王变态,见到头上不长毛而亮光亮光刺眼的人就杀。所以说,世态炎凉,影响和牵扯到所有活着的生物。
如果能写好世情诗,无形中就会使得读者加深了对于人的了解,从而对于走好接下来的人生路,大有帮助。
而这类诗,其实如果用心,也不难出佳句,而且很轻易就可以引起人的共鸣。因为,大家都是人,人,最了解人,至少人都了解自己。人做旁观者的时候,就是丝毫不牵扯利益而看别人的时候,也即鲁迅先生所说的看客。都很“正义”(当然了,只若牵扯到自己,一切一切就都扫地出门了)和公平,人人心中有杆秤,说的就是这杆秤。所以看法基本是想通的。仅差有的人能组合出好句子来,有的人信手涂鸦都涂不成。是我心中之所想,又非我之所能道出,看了这样的句子,自然就会共鸣。
  才谈的是揭示人性、人心方面的话题。单就这层面的句子,可以直写,直接揭示、抨击、入木三分,都没有问题。而如果牵扯到大气候,就得设法藏锋。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老杜的句子;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这也是老杜的句子。自从貂虎横行后,十室金钱九室空——这是袁宏道的词句。前人留下来的这类句子很多。无疑写的是世态、世情,可能也是真实之展现。
我这一辈子去过多少地方,至少没有去过古代。不知道古代是不是有皇帝昭告天下允许这样直截了当地写出来。不过我感觉我们写这类素材的话,不能这样不加雕饰。
  人生在世,崇尚和追求爱情、美好、自由、神圣、高洁,这都值得赞誉。在生命里,甚至比生命还上讲究。但是,如果失去了生命,所有一切,都将成为零。
  所以我说,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还是:人身安全。

我干了一辈子电工,天天跟电老虎打交道,触电五六次,由于我的皮肤比较敏感,在汗毛挨着电老虎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因此没有出现什么不测。三十多年与电老虎面对面,只有一次是在夏天,天热,手上都是汗水,手上的寒毛玩忽职守,电老虎用虎尾巴将我干倒。因此我深有感触,电老虎这屁股绝对摸不得。
  无论谁,存在着,一切都至少有希望,一旦灭亡了,那就是,青山依旧在,别人有柴烧。而世态炎凉,恰恰也包括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故而有关敏感话题,尽量少去涉及。如果实在手痒痒,也要藏锋。

在藏锋方面,大家有机会可以多看看李贺的诗。他的诗乍看之下,几乎都是景象。而其实里边包含着世情世态。像王安石的《梅》,何等纯的一首诗,而却含有他的仕途写照,只是在不了解他身世的情况下,一眼难以看透而已。王安石可是一级干部呀,他为何还要藏锋呢?因为他是王安石。
  世界,乃由所有生物和非生物组成;而世态、世情,则是单独人类的所有身心动作的体现。诗人也好,准诗人也罢,无疑都在这世情中。世态的炎凉,直接影响着生活的喜怒哀乐。可以说在行文一列所有素材中,就切身利益而言,波及面大小而言,世情,无疑独占鳌头。故而,有关这方面的名句、格言、谚语,数量也就最大。

冯梦龙,也应该算是看破红尘的一代名流,他的三言两拍的那些小短篇里,好多这类世情谚语或格言。对世情感兴趣的,可以再回头看看他的三言两拍。而红楼里的好了歌,也是世情一列之绝唱。
  关心人类,也就等于关心人自己。而如果我们用心关注世界上的千姿百态,那么大千世界也会回报许多可以入诗的素材,就不至于因苦无素材写诗填词而烦恼。而无论揭示大千世界阴暗、丑陋的一面,还是赞美仁善、弘扬美德,其实都是对人类和对自己负责,而且都充满正能量。有害的事物不在世界上消除,人类何以美好?而首先,要有人提出来。比如环境污染,四年治理,大见成效。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所见所闻,都有所感所悟。我们出发于善良和美好,用心写出来,对自己,对他人,对环境,对社会,对国家,对人类,就等于是在做贡献,也就等于是在美好一列,锦上添花。
  ——2018年3月19日于太行山下陋室。
理野,本名:王庆生。1962年生于沧州,常住(邯郸)太行山下。历任《烟雨红尘》《杨柳青文学网》《江南文苑》等数大网站编辑、主编、总编、管理员、顾问。现任湖南《楚风》杂志编辑部副主任兼诗词、小说编辑。尤喜诗词、小说,擅长杂文。网络、纸媒发表有各类题材文字数百篇,获奖无数次;呕心沥血三十多年,五易其稿,著200余万言长篇小说《寒情蹀血七色梦》。豪侠使气,剑胆琴心;挚爱文字如对知音,尤其对于突破大众化文学情有独钟。半生执着,一世无悔。
作者简介

稿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532065617@qq.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45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专辑链接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未按说明发朋友圈则不予发放),领取稿费请加归燕微信确认。
长按二维码加归燕
千古诗词聚贤庄管理团队
顾 问:竹溪浣墨、李东亚、拈花一笑、流云飞鹤、茗香书屋、梦 痕、四明山里人、黄 劲
总 监: 九条命
庄 主: 理 野
总 管: 归 燕
编 委:析城山、六角水、马大囧、庆 伟
群管部主管:贾小熠(一群)
鸽 子(二群)
群管理:肩上蝶、若 曦、虚 竹、遇上你是我的缘、空谷幽兰
往期回顾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44期 || 南景文:春节组诗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45期 || 汤隆兴:绝句(9首)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46期 || 邓志健:诗词(10首)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47期 || 萧兰成:诗词(10首)千古诗词聚贤庄·第448期 || 鸽子:诗词(10首)苹果手机打赏通道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转账
备注打赏人微名和作者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