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浅浅火出诗歌圈,让人痛惜

最近有个诗人很火,火得让你莫名其妙,让你猝不及防,那便是陕西青年诗人:贾浅浅。
说起贾浅浅,你可能不知道,但是你绝对知道她的父亲:贾平凹。
在中国文坛,贾平凹可谓是泰斗级的人物,他靠一部部实力文本夯实了在中国文坛的地位,成为家喻户晓倍受读者喜欢的好作家。
俗话说:上阵父子兵。如果中国文坛也能谱写大仲马与小仲马式的文坛佳话,那当然是让人喜闻乐见的好事。
只是贾浅浅的走红可能有点出人意料。
缘起是贾浅浅出了一本诗集,出了诗集不免要宣传,靠着贾平凹老师在文坛的影响力,出版社拉来了西川、欧阳江河、张清华等知名教授、诗人为贾浅浅的诗集《第一百个夜晚》站台。为人站台,当然要说好话,这几位老师又是业界数一无二的“名嘴”,吹捧的时候当然不遗余力,倾情投入。
贾浅浅诗歌分享会现场比如张清华教授就这样评价贾浅浅,“有的人可能写了一辈子也未曾像她这样天然靠近诗歌本身”。这样的论调其实是老生常谈,用在任何一个写作者都合适,同时这话里也蕴含了这样的潜台词,任何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像女儿一样亲近她父亲。实际上,这样的评语说不上虚情假意,但也谈不上真心实意,顶多算是逢场作戏。但互联网让说出的话成为板上的钉,你说了,有人当真了,也有人记住了。吹捧得厉害,就引起了一些不像张清华教授这样能亲近贾平凹的评论家注意。一个叫唐小林的评论家就此在《文学自由谈》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文章深挖了贾浅浅参加“青春诗会”等在诗坛如鱼得水的经历,又指出了贾浅浅诗歌某些方面的硬伤,一时间引起了众多文青共鸣,得到了大量转发。文学自由谈评论贾浅浅诗歌的文章大家本来就对二代们垄断社会资源就深恶痛绝,偏偏众多二代们爱表现,想实现人生价值,经常弄一些雷声大、闪电凶的举动,而文艺是阶层固化的最后一道防线。文青们再懦弱,再尊重贾平凹老师,遇到这种突破底线的行为还是要抵制的,于是战火很快被点燃,关于贾浅浅诗歌的讨论铺天盖地,贾浅浅一下子从诗歌圈火到了圈外面。贾浅浅的诗是好是坏,我就不再评价了,以现在自媒体的发达程度,感兴趣的自可以搜来读,我相信读者自有公论。
网上关于贾浅浅诗歌的讨论这几年一直是传统出版行业的寒冬,而诗歌更是小众中的小众。很多诗人写了一辈子,连发表的机会都没有,更多的诗人出了诗集后却无人问津。但每隔五至十年,不甘寂寞的诗坛也会来一次造星运动。一,诗歌是语言的炼金石,是文字的核心和根骨。二,不管生活如何,人们对诗意的追求永远都在。因此,在经历一段时间沉寂之后,好像得到上苍的呼唤一样,诗歌创作者总会以某种形式重回大众视野。这一次是贾浅浅。这是继余秀华之后,再度“走上社会”的女诗人。从2015年余秀华走红距今,堪堪五个年头。符合大众对“诗歌”饥饿感的心理间隔周期。只不过,对于真心热爱诗歌的人来说却不免觉得难堪。因为,这一次,诗歌不是以正面形象示人,而是在类似于某种权力、资本、家族、二代的名头下燃起的硝烟。本来,在疫情肆虐这种特殊时期,诗歌应该起到净化人心,慰藉灵魂的作用,但却掀起了这样一场闹剧。让人为贾平凹老师的名声惋惜,更为当代诗歌痛惜。我相信张清华、西川、欧阳江河是懂诗的。之所以胡言乱语,只会甜言蜜语,无底线吹捧,完全是被人情世故捆绑了,没有当初喜欢诗歌时的那份真诚,把诗歌当作捞取名利和人际交往的工具,没有了初入诗坛时纯粹的初心。文艺评论要实事求是,否则就是一种脱裤子行为,是对诗歌的伤害。是不会被人们允许的。当代诗歌之所以越走越窄,除了与诗歌创作者故步自封,脱离现实,争名夺利,拉山头划圈子的江湖习气有关,更与评论家的缺席与失位密不可分。少数人说了算的思维永远行不通。诗人最终还要接受民众的大考。永远不要低估大众的审美能力,是好是坏普通读者最有发言权,所有愚弄读者的行为最终只能自食其果。而当代诗歌,已经无法经受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贾浅浅的翻车事件再一次给那些挖空心思打造“诗二代”的作协家长们敲响了警钟,诗人是自己靠作品走出来的,实事求是一点吧,切勿再拔苗助长了。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