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江脉〡挂在云边的梯田【乡土情】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莫江脉,壮族,广西环江县人,热爱写作。作品散见于《广西日报》、《广西法治日报》、《三月三》、《河池日报》、《河池文艺圈》等报刊媒体。

挂在云边的梯田

?莫江脉

春风吹动绵绵的思绪。我倚靠着小屋的窗台,独自仰望北方的天空,山头飘来的那几朵白云,仿佛让我看到了故乡,看到了层层叠叠的梯田……

云贵高原南麓,九万大山腹地。我的故乡安躺在大山的深处,祖祖辈辈开垦的那片梯田,紧紧地镶在黑土高坡的边上,远远望去,有的笼在云里、有的罩在雾里……一块块、一层层,宛如一道道天梯直挂云边。登上梯田的顶层,“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意境油然而生。

记得年少的那段时光,每次到梯田参加劳作的时候,我们时常被飘在梯田顶上的朵朵白云迷住了。我和村里的伙伴们常常避着大人的视线,两个一伙,三个一群,沿着陡峻的坡势,爬到梯田的最顶层,去追捉那片云朵。可是,当我们爬到坡顶的时候,讨厌的山风却把那些飘浮的云朵吹走了,我们追云的计划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破产”,由此也经常遭到大人们的逗笑。

阳春三月,柳绿燕飞。春风把沉睡一冬的梯田吹醒,冻结的泥土在一场场春雨中柔软出生机。或远或近的那些小草,感谢着春雨的滋润,用力地钻出了地面,一抹抹绿色渐渐点缀着沉默的梯田。

春雨过后,梯田喝足了水,老牛吃饱了小草。父亲也丢下手中的烟头,背上蓑衣,戴上斗笠,牵着牛绳,卷起裤脚,拖着犁耙……在一条条瘦长田块里,挥着鞭子驱赶着老牛翻滚着深黑的泥浪。老牛的铃铛和父亲的吆喝,打破了梯田的寂静。牛叫声、吆喝声、鸟鸣声……响彻整个高坡。

耕耘过后的梯田,被注入潺潺的泉水,高低错落的每一块梯田,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梯田和水交融的灵性被显露无疑。从高处望去,一块块梯田勾勒出一条条优美的曲线,或交叉或平行,似少女的裙脚一般灵秀,如绸缎一般的细腻,招惹着人们欣赏的目光。飞在天边的几只白鹭,不停地“呱—呱—呱”欢叫,它浑身洁白的羽毛,紧贴着水面低空飞翔,双脚踏着清波滑翔而去,仿佛在向我们传达着春的音讯。

故乡的气候偏冷。一般都在农历四月下旬才开始插秧。村里流传这句农谚说:“秧好一半禾,苗好七分收”。在父亲的心里,他是最懂得秧苗是多么的关键,他把优良的稻种用净水浸泡几天,等到稻种悄悄露出幼芽的时候,便把它们撒在先前已打垄的秧田里,然后静待稻种的发育。在等待的那些日子,父亲一天也闲不着,在早晨或黄昏的时光里,都徘徊在秧苗的边上。他一边吧哒吧哒地抽吸着旱烟,一边仔细地看护着秧苗的长大。

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父亲育下的秧苗一天一天地变绿变壮。此时,母亲和左邻右舍的姐妹们组成互助组,纷纷下田拔秧插田了。她们挑着青油油的秧苗,一路欢笑地把秧苗移栽到坡上的梯田里。

我家分得一亩多的梯田,从坡脚数到坡顶大约有二十多块,零零散散地躺落在陡峻的边坡上。母亲和她的姐妹们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把全屯梯田插秧的活儿做完。有着春风春雨的滋润,幼嫩的秧苗很快扎稳了脚跟,移栽受蔫的秧叶很快地返青,远望整个梯田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绿波。

梯田砂土混合的土质和清净偏凉的泉水,它们共同“催化”生成美味的田螺。在大人们忙碌插秧的时候,我们娃仔的也闲不着,卷起裤脚,提着水桶,忙着捉摸田螺去了。半天的功夫,能摸到一个小桶的田螺便是寻常的事。我们找来了一条棍子,常常两个一伙地把桶抬回家里,把田螺放进缸里,让它们吐水排泥。在屯里人把插秧的活儿全部做完的时候,也就到了端午节,小小的田螺就成了山里人过节的一道美食。母亲长满老茧的双手,在当天又得忙着给家人上了一顿美味的田螺宴。

在梯田的坳口上挺拔着一颗苍老的松树,像一位刚强的铁人撑着一把大伞子,给劳作的人们憩息纳凉。骄阳火辣的七月天,是禾苗施肥的时候,到梯田送肥,需挑担行走六七里的路程。特别是还要爬过又高又远的“勾羊”坡,天还未亮村里送肥的人们就出发了,排成了长长的挑担队伍,构成了山村夏日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年的暑假,正是劳动繁忙的时候,向梯田送肥是我们都要参加的“劳动功课”。我挑着五六十斤重的农家肥,加入到送肥的队伍里,迈开匆忙的脚步向梯田“进发”。当太阳爬过山顶的时候,大伙就要踏上如同蜀道的“勾羊”坡,汗水哗哗地下流,在气喘喘的那一时刻,担子终于挑到了坡顶,身上的力气好像全被抽光了。那棵枝繁叶茂的松树,正好遮住火辣辣的太阳光,我与送肥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放下肩上的担子,坐到老松树下边的石板上,沐浴着吹来的微风,顿时让人心旷神怡,疲劳消失得一干二净。我们远眺着梯田那边“嗷嗷待哺”的禾苗,又迈开脚步用力挑担向田里送肥去了。在雨水润泽的夏季,梯田的禾苗喝足了营养,它随风扭动着肥厚的腰肢,抽出了稻穗……

尤其是梯田上,村民种着一种名为“红豹梗”的香米,红色硕大的颗粒,长着红细的绒毛,在秋阳的照射下,层层叠叠的梯田仿佛被染成了红色的天梯。远望梯田风吹滚滚的稻浪,沁人心脾的稻香,满眼都是丰收的稻子。“一粒米,十滴汗”,我们盼望着秋风来了,那金黄饱满的稻穗,沉甸甸地垂下头、笑弯了腰。乡亲们辛苦的付出,此时每个人的心里都洋溢着说不尽的喜悦……

我是农民的儿子,这些祖祖辈辈筚路蓝缕开垦出来的梯田,它在我的内心总是沉甸甸的,让我怀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情愫!

END

向下滑动浏览往期佳作

名家作品回顾

韦俊海.+

扎西才让

李约热
红日
牙韩彰
鬼子

— 散文实力 —

颜晓丹《密码》彭昌伶《石不能言最可人》宋先周《姐姐是一只褪毛的大鸟》潘莹宇《在金城江与老河池尘封岁月里晃荡》剑书《巴杰》顾小秋散文五题黄格《水声灯影里的新地标》蒙卫东《老平房和旧邻居》西骆《顺着汗水的流向》莫景春《蛙祭》孟爱堂《紫荆花开》罗传锋《心河》寒云《风把什么吹走》羊狼《背上有座湖》卢致明 《天涯沦落人》展爷 《罗城姑妈》

左丹 《一方水土》

韦奇宁《登圣堂山》

桐雨《母性的光芒》

瑶鹰 《飘过红水河的雅玛山花》

陆云帅《闺中美女峰》

韦奇平 《南瓜·陀螺·霜降节》

黄坚《胸有田园稻米香》

蓝瑞柠《京华琐记》

十月《在砚池边上》

巴雷河《飘在纳料上空的炊烟》

观察·延伸阅读

●蓝永秀:没有休止符的进行曲

●林秋妮:腊肉飘香

●韦静宁:红树林

●蓝永秀:我的脱贫侧记

●陈伟:孤独如狗

团队〡老四/张天德/西北/审国颂/韦嘉奇

本平台发布全国各地作者原创诗歌、散文、散文诗等优秀作品。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4304775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