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江湖海:水稻方阵

本栏目声明:

赞赏所得的一半作为稿酬发放给作者,另一半留作平台经费及出版活动。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水稻方阵

城廓外,平原和山坡

肃立密密的方阵

古来与人类有很深亲缘的水稻

不发一言。青青生长,成熟

最后弯着的身躯

像农夫必有的驼峰

在看不见庄稼的城廓

我看见描眉小姐与纹身汉子

让我想起田中的稗子

谷穗,质朴美丽而不谄媚

与深宫中皇帝,大臣,宫女

完全相异。真实的人民

密密地排在水稻之外

与水稻连为一体,善始善终

1987年

异乡

雨夜,我在异乡

我在泉水中洗过的手

在黑暗中发出光泽

双足迟缓

每一步都被路径缠绕

陌生的花,围着我边开边落

一片混乱无章可循

我翻越一万里高的寂寞

仍不知从哪个位置

献出心中的宝藏

我收集二十多年大山的岩石

赤足泥路,两眼迷茫

不认识天空,不认识道路

身怀宝藏无人知晓

注定在异乡为雨水洗尽

1988年

咒语

咒语和祈愿从河滩生长

天沿烧着的霞

掩藏在夜的后面

霞的后面

是多年前出生的孩子

他们倒地的声音冗长,尖锐

穿过病房厚实的墙

才可到达要到的地方

我一直在房外等待

打量自己发白的指甲

我坐在散着余热的灰烬上

看见枯井一样的眼睛

如黑蝴蝶轻翔

夜后面的霞后面

我看见男人和女人

变成甲虫和蚂蚁的过程

背景和前景都深不可测

1989年

一个呼救符号的死亡

一朵花,一个山坡的伤口

一只鸟,不鸣或者鸣叫

活成我的情人

伫立夜中的清愁乡女

时代的石头碎为沙漠

有一朵花就够了

有一只鸟就够了

一朵花,开在隐秘的伤口

一只鸟,在伤口上欢歌

这是溶雪的日子

内心仇恨善爱角力的日子

自由是一种囚牢

我步履信风

成为无情的情种

忘记脸,眼睛与色彩

我漫步山径

忘记水,季节与天空

以不经意的手势

留住花和鸟

圣化这平凡的事物

1989年

作者简介:江湖海,曾用笔名银波,男,中国作协会员,广东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惠州市作协副主席,文学创作二级。1979年起发表诗歌。诗作入选数十种选本。出版诗集10部,散文随笔集6部。现居广东惠州。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