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从群众崇拜到闭门狂欢

感谢您关注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微信:CZJ690430
投稿必须是首发稿件

温馨告知
第二十二期(纸刊)思归客杂志正紧张而有序的组稿中。请朋友们积极投稿,相片,简介,稿件直接发思归微信:CZJ690430即可。请朋友们相互转告,过期不候!
马克翠II《陪你一起看风景》
红飞燕II《夜舞春宵》
刘增香(微信名塞北鸿雁)的作品
因不是首发稿件,平台删除,请注意投稿一定首发稿件才行!
诗歌,从群众崇拜到闭门狂欢
说到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盛况,评论家徐敬亚在题为《八十年代:那一场诗的疾风暴雨》一文中,有这样的表述:至1989年止,巨大的诗歌潮流,持续了整整10年。对于今天,那是艺术奇观。10年,诗、人、事、文,均无以计数……10年,若干万人的青春式裹挟与参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文学活动超过它的规模与时间。
那是诗歌的年代,那是诗歌的黄金年代。
那时民众对诗人的热爱,丝毫不亚于现在年轻人对明星的崇拜。
海子可以身无分文 从南走到北
1980年代初,因为诗歌,北岛、舒婷、顾城们的声名超过了他们的诗歌本身,像今天的年轻人疯狂追捧韩寒郭敬明般,在当时,北岛舒婷们就是那个时代最闪耀的明星。这批人都是那个时代的先行者,民众对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
“那年头,海子可以从南走到北,又从白走到黑。在他的流浪岁月中,可以身上没有一分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据说他走进昌平的一家饭馆,开门见山说自己没钱,但可以给老板背诗,换顿饭吃。老板说诗他听不懂,但他可以管诗人吃饭。”资深媒体出版人张立宪在著作中这样回忆,并感慨当年那种全民爱诗的时代是多么令人怀念。
一场诗歌朗诵会999个座位 来了2000人
“幸存者诗人俱乐部”成立于1988年7月,是以唐晓渡、杨炼、芒克三人的名义发起,邀请十几位诗人参加,包括多多、江河、海子、西川、骆一禾、黑大春、雪迪、大仙、刑天等。
俱乐部成立后举办过两场朗诵会。一场在1988年7月底,地点是当时尚在东便门的三味书屋。那次除了诗人,还来了不少艺术界的朋友,包括还没来得及成大名的姜文,场面相当热烈;不过,比起第二年4月2日的“首届幸存者诗歌艺术节”来,可就小巫见大巫了。那次是在中戏小剧场,只有999个座位,却来了2000多人。
顾城家的大门时时被扣响 来的是全国各地的“崇拜者”
顾城的父亲也曾写过文章讲述他眼里的顾城,顾城的父亲顾工也是一位诗人,却没有顾城的“风光”。他说顾城能够招引来来自全国各地的“崇拜者”。有男有女,有大学生,有待业者,有工人、农民、教师、干部……
就因为这一批“崇拜者”,他写道:“我们家不太结实的门扇时时被扣响、捶响,弄得全家都一惊一乍。一开门,常常是成群结队的一大帮,忙着掏证件,掏名片,掏介绍信;当然,绝大多数什么也不掏。”
他们进门就争辩:“顾城,我们分好几派,有派说你写的《远和近》是爱情诗,有派却说是讽喻诗,还有派……”
“顾城,你那首《弧线》可真够绕的,在我们大学的毕业论文中有人论述……”天天这么搅和,这么纷争,弄得顾城写不成诗了,他父亲也写不成诗。
顾工说,他的诗总在全国各个报刊的舒适的位置上舒适地安憩,也从来没有引起这么多年轻的挑战者和好事者。
30年后的今天,诗歌还在,“诗星”更多。然而,再没有群众来追星,连诗人也向“诗星”吐口水。因为,今天的诗歌集会,诗不在场,听到的是铜板响,看到的是“让我摸摸乳房就走” . . . . .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会长曹志杰先生继《心之语》后的第二本诗集《醉语》已经出版,欢迎订购
(另注:《心之语》还有少量存货,欢迎选购)
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编者寄语
古韵、现代诗词,简短散文,题材不限,必须原创首发,作品图文并茂,文笔精美,优先采用,请自行校对,一经发出,恕不更改,文责自负!文章足够优秀,还可以刊登《思归客》诗刊,成为思归客特邀作家,或者可以推荐加入洛阳诗词学会会员。
注:思归个人诗集还有少量存货(三十六一本,微信红包即可),含快递费。
总顾问:胡社桥
主编:诗人思归
副主编:晓雨
编辑:康乃馨
责编:曹志逊
图片来源:网络
主管单位:洛阳诗词学会
承办:华夏思归客诗词学会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箱。
投稿微信:CZJ690430
版权归 华夏思归客所有
主编:思归
关注微信公众号!
每天都有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喜欢,快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洛阳偃师市国际商贸城生态石材电视背景墙旗舰店。
电话:1384997805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