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典雅,运用装饰性技法描绘岁月静好,顾善有绘《山水册页》

在西方用装饰艺术来形容建筑的观赏性大于实用性,在我国古代也有装饰艺术,只不过常常用来形容绘画作品重视构图美感,忽视作品气韵。其实对于一些关于艺术鉴赏的话题没有标准答案,比如这套明末画家顾善有画的《山水册页》就带有明显的装饰性特征,这样的画作看上去赏心悦目,画中的意趣也很高雅,没有什么不好的。由此可见,只要是顶尖级的画家,无论采用什么样的创作手法,都能画出优秀的作品。看这套册页还能发现,清代乾嘉年间的京江画派,就有学习顾善有的痕迹。
顾善有是明末画家,他的年纪比董其昌大一些,传说董其昌青年时曾经跟他学过绘画。他和董其昌都是松江人,董其昌成名之后,有人将董其昌所代表的艺术流派称之为松江画派,有人为了讲述方便,也把顾善有放到了松江画派。从绘画风格而言,顾善有的画风更像明末蓝瑛,跟董其昌相去甚远。顾善有和蓝瑛一样,在创作中都很重视装饰性效果,讲通俗一些就是,作品怎么好看就怎么画。
从明末画家的整体风格来看,像顾善有这样创作有点吃力不讨好。从明代中期开始,元四家的作品被捧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尤其是倪瓒的画风更成为门风清正的标志。在这种情况下,画家们纷纷画一些“不知所谓”的作品,为了表现高洁落寞的情感,往往画一些旷野草庐,寒山瘦水。殊不知,元代画家的寂寞孤独是发自肺腑的,明代画家的模仿属于“为赋新词强说愁”,空洞乏味的作品大量出现,让山水画的创作走入了死胡同。其实艺术创作的根本功能是表情达意,情感都是虚伪的,技法再强大也不能感动人。
顾善有的出现扭转了这种“变态”的创作习惯,他通过作品大张旗鼓地表达,艺术作品的形式只是表面现象,衡量作品的标准还要看创作技法和真挚情感。顾善有画这套《山水册页》运用彩墨技法进行创作,回归唐宋古典面貌,赋予山水明快柔美的特点,让画中景色宛如人间仙境。
顾善有在创作中强调了一点,作品注重装饰性,一样可以画出古朴高雅的味道。边角构图,大江东逝,一帆小船飘荡在江中。远处黛色的山景与近处红绿相间的大树,运用留白的手法,强化疏密对比,让作品风格贴近元代画家的雅逸格调。这样的作品,从内在气质上是符合文人画风格的,但在表现形式上看起来更有生命力。
顾善有的传世作品不多,偶然现世的作品还以山水册页为主。看了这套作品就会发现,艺术创作不应该总是表现那些“玄之又玄”的复杂情绪,质朴单纯地表现岁月静好也是一个不错的主题。
拓展阅读
从诗词中获取创作灵感,画清新唯美佳作,吴湖帆绘《红荷》山居养性陶冶情操,清代画家翟大坤绘《空山雨过》设色妍美,用笔精细,清代著名画家沈铨绘《花鸟册页》五帧写意笔法描绘勃勃生机,艺术大师吴昌硕绘《掇英图册》枯笔淡墨描绘世外桃源,清代戴本孝绘《清溪闲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