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理论型画家,用作品印证画论,沈颢绘《山水册》

沈颢是明末苏州画家,他擅画彩墨山水,画风清新唯美。同时他还是一位美术理论家,他写过一部《画麈》,讲述山水画创作理论。
沈颢是董其昌南北宗论的支持者,他自己也以文人画家自居。沈颢在创作中喜欢简化笔墨构图,让作品看上去雅致隽永。
这套《山水册》正好能够体现他的创作理论。
沈颢觉得,好的作品是磨练出来的。就像胸中藏有千卷书,自然知道怎么写文章。画画也是如此,朝夕练笔,总有一天能够明白怎样画画。
沈颢自己喜欢在作品中表现出“荒寒”的味道。荒寒意味着清冷,清冷意味着孤独,说到底,就是元代画家作品中那种隐居避世的情怀。
沈颢为了避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窘迫,他在色彩上下足了功夫。画中常常用花青、赭石辅以墨色,营造出一个充满孤独感的山水空间。
画家为什么都喜欢孤独感。这一点恐怕是受到了诗人的影响。李白说过,“古来圣贤皆寂寞”,这种寂寞代表着文人傲骨。
明末文人特别尊敬“硬骨头”的人,沈颢深受影响也不足为怪。要表现高冷脱俗,很难用直接描绘的办法,只能采用“迂回手段”,从侧面入手进行烘托,找到与之有关的因素在作品中放大。
在构图上,沈颢特别喜欢黄公望的观点,每一幅画都要留有“天地”。所谓天地,就是画面上下都有留白,不能让作品看上去“拥挤不堪”。
从这套山水册页就能看出来,沈颢不仅喜欢留白,还喜欢用淡墨幻化出各种烟云雾气,让作品看上去仙气飘飘。既雅致,又有仙气儿,这就是沈颢喜欢的创作模式。
他的这种模式,很容易吸引文人群体的关注。对于艺术作品而言,始终都会面临一个问题,这件作品的观众是谁?
对于沈颢来讲,他面对的观众是文人士大夫阶层,这就导致他在创作中,要抓住文人群体对美的要求。他可以尝试引导观众,但他不能脱离观众。
所以他在画圣洁雪山的时候,一定要露出一抹红色。这抹红色代表着他对观众群体的尊重。毕竟没有人会想要孤寂到老,再孤独的人也会渴望人生中偶尔出现希望。
按照沈颢自己的观点,他不是靠才华取胜的画家。他属于传统画家,他画一幅作品之前,必须做到胸有成竹。
在创作中不能总想着有什么神来之笔,要老老实实地锤炼技法。既然是神来之笔,那一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技法成熟了,画中雅逸妙趣自然会像水到渠成一般出现。
沈颢的这个观点十分重要。自从宋代有了文人墨戏的说法,一个“戏”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游戏,儿戏,而忘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创作。
某种程度上,沈颢的绘画理论比他的画作更加精彩。他的观点对于搞创作的人来讲,几乎都是至理名言。
看着他画的《山水册》,再看看他写的《画麈》,一定会受益良多。
拓展阅读
写生佳作,陆治绘《端阳即景》个性十足,敢于试错,倪元璐绘《秋山云雨》注重展示技术实力,关思绘《秋岭松壑》秀润唯美,古香古色,蓝瑛绘《青山放舟》景中有情,赵左绘《山水册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