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亡友》//作者:方舟//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悼亡友》

作者:方舟

主播:天高云淡

————————————

序∴

是日,重读个人文集《水手与岸》中长诗二首,一为《川江船夫曲》,乃为三走长江三峡所作。另为这首《悼亡友》一诗,是为悼念我早年一位挚交文友小说家陈伯建而作。他是在1989年6月1日服毒自杀的,那日南京水佐岗机械专科学校的小山坡上,伯建面对阳光,却心存忧虑,倍感绝望,仿佛预见到什么,竟义无返顾地走向了死亡!他的离去令我唏嘘不已,于是凄然写下这首诗作,另附两幅即兴泼墨的山水,以示对友人及那些血祭中华的莘莘学子们的永久怀念!

————————————

盛年伤远逝,大作可长生。

一一一摘自俞律先生为陈伯建追悼会题写挽联

很难相信

你竟用自己的手

结束了自己富有创造性的生命

往日的戏语

真的成为事实

你借平时积攒的安眠药片

解脱了病痛

却未能解脱死神的纠缠

在那片向阳的小山坡上

寻得一片永久的宁静

伯建,你就这样走了

你走的如此匆匆

竟未能招呼一声

只把我的名字留在你的遗言里

我幸运我竟成为你走时的一份希望

我是在你走后的次日得知讯息的

当时我正陪妻儿步入世俗的商场

依着柜台,我目光走神

茫然的目光似在向所有的人发问

你们又凭什么活着

凭什么,伯建

命运又凭什么偏偏要将你的青春夺去

我在自责自己

为何不再次陪你去户外走走

领略一下春色正浓的六月

结识你已有八个年头

八年呵,等于经历了整整一个抗战

可你却总是在与病魔抗争

你在你构思的情节里

注释了一个青年作家的顽強

你在你捕捉的细节中

显现出一个知识分子的独立和自由

于你《车站》的站牌下

我读到一个等待与徘徊的倩影

从你小说《冲》的呼喚声中

我听见一句发自你內心的真诚之独白

是的,我们都有过水手的经历

因为水手我们结识了杰克、伦敦,

马克、吐温和越南的胡志明主席

不同的是你是在负重的驳船

我是在那艘400匹马力的长江448拖轮上

背景同是伟大的母亲长江

我知道你承受的要比我更多

再坚强的人也很难经得起

命运多舛的侵袭呵

况乎这航道上又满是急流险滩和礁盘

伯建呀

你我是在方格稿纸上延续生命的人

彼此尝够了文学创作的艰辛

但我们不曾退怯过

既使是在他人纷纷弃笔从商

官运亨通之时

我们也未曾辍过手中的笔

因为我们知道

仕途一时荣

文章千古好呵

因为我们掂量出艺术与金钱的各自价值

然而就在我用心血自费为英年早逝的

诗人海子、骆一禾出书之际

一个活生生的灵魂

——我的文学兄长

最终未能超越那无数居有杀伤力的方格

在我生命的时钟上

敲响最沉重的音锤

死是需要有勇气的

你用你最绝决的手段

将生命推向了极致

推向了我此刻的笔

无以企及的辉煌

还能说什么呢

面对你做出的选择

我该用怎样的诗句

来阐释这一死亡现象

又该用怎样的论据

来验证你再生的理想

只是在整理完你的遗稿时

我才意识到这铅一般沉重的文字

再次让我承担起一种使命

伯建,我知道

为了战胜病魔

你已用尽了精力

且付出了全部的智慧

我依稀记得那次我们去看《魂断蓝桥》电影

你问我是几排几座

此刻,我仍能听见你在黑暗的远处呼喊

而当我正要举手召喚你时

你却永久地躺在南郊慧觉寺公墓的4排5号的灵位上

你躺着,静静地

可是在看我怎样继续操练在人生的舞台上

又是如何将生命的极限去超越

记得那次在古林公园的草坪上

你仰面朝天

发出你对人生的全部慨叹

你将我的手握在手中

你说 这是一双女性的手

寄托了人类未来的希望

而我却真的希望

它是一双女性纤细的手

能给你带去一片慰藉且

牵引你走向生命的尽头

还知晓我们邂逅的两位天津新村的少女么

那一刻我发现你是那般天真

还顽皮地将彼此的名字

写进了两对纯真的瞳孔

最后一次与你对谈

是在雨中的察哈尔路上

你自雨中穿越而来

我从风里匆匆而去

不曾想这是上帝赐予的最后一次机会

沒有屋宇

是我选择了萨家湾邮局

你却又因了人声噪杂

将场景更换成咐近的工商银行

那天下午彼此又都说了些什么

伯建,我都说了些什么呢

可曾有一丁点儿触伤你的言辞

我将那本我编的《青年自荐诗选》诗集送你

还为你留下我乔迁的新址和电话

你说你要来叩我的门的

可你终究没来

沒来也罢了

你却果敢地叩响了死神的大门

此时,我佇在你的灵堂前

欲哭不能,欲呼不已

泪水只能无声地流进心里

伯建,为能再看上你一眼

忐忑不安的我

竟伴随躺有你身躯的手推车

步进那条悠静的黑色长廊

几乎接近那个令人憎恶的火化炉膛

你走了,不曾留下什么

在你的遗物中

我见到两件珍贵的东西

一把锃亮的剃须刀

一支黑色的白金钢笔

哦,剃须刀

它足以证明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黑色钢笔

是你一个青年作家的锋利武器

——象征着你的独立和索求

让我在你的墓前鞠三个躬吧

让我再一次用心与你默默对语

真想就这样栽倒在你的墓前

用我的头颅撞开你的墓碑

令墓中走出一个复活的你

我们可以再一次去东郊春游

再一次去参加我们自由的文学沙龙

去和平咖啡厅品味人生的苦涩

去江边路追溯我们风浪人生的轶事

让烟花三月的瘦西湖再次走来两位金陵怪客

令玄武湖的秋波里溅响彼此的小说与诗歌

不!这一切都已被无情地打个粉碎

现在你已静静地躺下了

正在地狱抑或天堂之间思索

你丢下了我,伯建

你就这样忍心地离开了我

离开了做大学教师的父母和众多读者

此刻,你准是在看孤独无助的周俊

是如何坚守自己的文学阵地

且用手中的笔向所有的诗人大声急呼

一一给我顶住、

真正的艺术必须在平静中坚守

只有守住才意映着一切呵

作者简介

周俊,笔名:方舟。北漂中的南京人。生长于秦淮河边和扬子江畔。插过队做过水手各三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当代诗人,作家,画家兼编剧,现为自由撰稿人。北京对话艺术轩堂主。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光//作者:方舟//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

《那拉堤,是我梦中草原上的处女地》//作者:方舟//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主播简介

天高云淡,一名地质行业的退休人员,热爱朗诵与歌唱,希望用真诚自然的声音,用有限的余生,读出生活的无限美好。偶有拙作发于微刋

如果您喜欢她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她以往的精品佳作

组诗//作者:竹子//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

狼的本性//作者:刘孟志//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欢迎你投稿,投稿要求:诗、文,必须是“原创首发”。可发裸诗(文),亦可诗文配带朗诵音频。投稿可加编辑微信:13847658853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